Danielson在童話王國丹麥

喜歡旅行, 因家境貧窮,從不敢相信自己可以到國外旅行,甚至有天會住在國外。到夏威夷唸書的機會開拓了我人生視野和生活經驗。 從台灣到夏威夷﹐奧蘭多﹐紐約﹐Danielson 遇見了麥先生, 與他許下了下半輩子相知相守的誓言, 哥本哈根成了我第三個家。在這裡以平實的文字分享我人生的生活與愛情故事。

對香港的回憶 - 東方之珠只能留在過去 (Part 2):

發布於
遇見在丹麥認識的朋友們

有緣千里來相會

在此次的香港行中,竟然那麼剛好的遇見了兩位初到丹麥時認識的朋友們,一位也是遠嫁丹麥的台灣太太,另一位是當年在哥本哈根市政廳參加麥先生與 Danielson 公證婚禮,來自香港的交換學生,人在異鄉遇到舊識真的會有一種特別的歡喜,心中只覺得世界那麼大,但世界卻又是如此的小。

2006 年 10 月 9 號的夢魘

我無法入境廣州

當結束了短暫的香港行後,我們再次搭乘九廣鐵路回廣州 (因為從香港到廣州,所以改稱九廣鐵路),抵達廣州火車站時,麥先生沒有問題的順利進入中國邊境,因為他有多次簽證,而 Danieson 卻被攔了下來,這時才知道原來 Danielson 的中國簽證是單次簽 (這不是很矛盾嗎? 全世界沒有任何一個國家的公民需要簽證入境自己國家,既然中國不斷強調台灣是中國不可分割的國土,但台灣民眾卻又需要簽證才能入境)。而且我在要去香港前特別到學校問過我的身份狀況是否進出中國和香港間沒有問題,學校也說沒有問題,因為我是 "中國台灣" 的學生,結果就這樣,我 GG 了。

最扯的是,廣州車站就設有外國人臨時辦理簽證處,但 Danielson 怎麼樣就是無法在那裡當場辦理加簽,原因當然就是我不是外國人,但我又無法像中國人免簽入境,最終就是需要回到香港辦理簽證後才能再次入境中國, 我只好隔著櫃檯把公寓鑰匙丟給麥先生,讓他自己先回我的學生宿舍。當下真的有一種裡外不是人的感覺,原來台灣人在中國就是一個無國籍的狀態。

當我要搭上回港的火車時,公安問我發生什麼事,知道事情原委時,很不客氣的公安居然直接說了 "又一個笨蛋" (沒錯,那位公安就是這麼不避諱的直接很大聲的說我是個笨蛋),原來在 Danielson 前面也是有一位台灣女生沒有簽證無法入境而被送回香港。就這樣,2020 年 10 月 9 號對 Danielson 來說,真的是個悲劇的日子,香港簽證本上同一天蓋了三次章 (出境,入境再出境)。就算是方便的一日生活圈,也沒必要像動力火車歌詞裡那樣 "忠孝東路走九遍" 吧!! 真的是超級無奈的。不過因為人在中國的土地上,不得不低頭,否則誰知道下一秒你還會不會在這個地球上存在著?

等我抵達香港,直奔機場櫃檯找服務人員幫忙辦理簽證時,櫃檯人員告訴我,他們櫃檯已經要關了,所以即使現在辦理也要等到明天了,我焦急的詢問有沒有其他辦法可以幫忙一下,對方說只能用急件辦辦看了,當下當然毫不考慮的說 OK,即使要加錢都無所謂,否則可是還要出機場去找飯店過夜,而香港的飯店價錢可是驚人,還好那位承辦人員很客氣,幫了 Danielson 一個大忙,心裡真的是超級感恩的。

大約半小時後,我的簽證下來了,但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從香港回廣州的最後一班火車已經結束了 (真的是晴天霹靂啊!!),我只好沒有選擇地搭公車一路從香港顛簸回廣州,公車可是要花上比火車久很多的時間,中間進入香港與中國邊界時,就會有公安上來檢查證件,等我回到廣州火車站時,已經是凌晨快三點了,回到公寓時,真的是累翻了,那次的經驗也是讓我有此生應該不會想再到中國想法的第一次燃點。

第二次讓我真的不想再到中國的燃點發生在 Danielson 去出入境管理局 (移民局) 辦理進澳門簽證的時候,當時的我不知道台灣護照可以免簽進澳門,因為有了廣州入境被拒的經驗,這次我就決定要直接去出入境管理局問清楚。

我當時問了裡面的工作人員,如果我想去澳門,我需要在哪裡辦簽證? 那位 "同志" (沒錯,當地稱呼辦公人員為同志,第一次聽到我以為是台灣所謂的 "同志") 問我,我是持什麼護照的,我說台灣,他又問了一次 "哪裡?",我說台灣,他當下發火把我的護照丟在地上,並說了一句 "沒有這種東西",我當下傻眼,啊我就只有一本台灣護照,我也沒有中國護照,那不然你是要我怎麼回答?

那位同志的態度再次燃起我此生應該不會想再次拜訪中國的念頭,而且那個想法更是堅定了,當下我只有一個想法,原來這就是所謂 "泱泱大國" 的風範,我無語了。

三度來香港

香港,我又回來了

萬萬沒想到,事隔兩個多月後,Danielson 在聖誕節前夕竟然有機會再次踏上香港的土地,這次是因為 Danielson 在夏威夷唸大學時的香港室友結婚,這樣的人生大日子,而我人又在不遠的廣州,怎能有人不到的任何藉口呢? 於是乎,我再次搭著火車到香港參加室友婚禮。從大學畢業後就沒機會見到這位室友,很開心趁著他完成終身大事的日子,有機會再次遇見他,而且當年唸大學時有很多香港的同學們,剛好也趁著這次機會,似乎來個小型的大學同學會。

巧遇桃園朋友

再次上演他鄉遇故知

在同學的婚禮上,除了遇見幾年不見,當時在夏威夷唸書的一些香港同學外,讓 Danielson最驚喜的是遇見了一位在桃園的老朋友,當年認識她時,她還只是個小學二,三年級的小女孩(真的是歲月催人老啊!),後來他們移民到紐蘭去,沒想到再次見面竟然是在香港,而且她已經是位亭亭玉立的美女了。

為什麼會在香港遇到她,那是因為她當時也當了教會全部時間傳教士,剛好被召喚到香港服務,而最後一個地方剛好就在 Danielson 大學香港室友參加聚會的支會服務,當她叫我名字時,我差點認不出來她來,而且她當時再一個星期就要結束傳教士的生活了,當下的偶遇真的是太令人開心了。這個世界真的也太小了吧,沒想到在香港 "他鄉遇故知" 的戲碼也在 Danielson 身上再次上演,而且還不只一次,只能說 "緣份" 真的是件很奇妙的事情。真的感謝大學室友的邀請,讓我有機會再次見到多年不見來自同家鄉的好友。

他鄉遇故知戲碼尚未結束

香港他鄉遇故知戲碼還沒結束,就在隔天聖誕夜當天,Danielson 又在銅鑼灣遇見了另一位 2005 年在哥本哈根當交換學生的美籍華裔學生,說真的,可以再更巧一點吧 (幾乎要大聲唱出世界真是小小小這首兒歌了) 但說也奇怪,怎麼感覺人到了異鄉後,反而比在台灣更容易遇見熟識的朋友呢?

聖誕烤肉趴

大學同學聚會慶聖誕

當年無法回哥本哈根與在丹麥的家人共渡聖誕節,也無法回台灣與家人朋友們聚會,那麼既然人剛好在香港,而在大學室友婚禮上又遇見了許多當年一起在夏威夷唸大學的同學們,於是 Danielson 就被熱情的同學邀請到某位同學家裡參加聖誕烤肉聚餐,使 Danielson 一個人在香港的聖誕節不至於太孤單,那年的聖誕節也成了一個難忘的聖誕節。

香港真的不是只有高樓大廈

原來香港也有自然山水

同學的家在屬於比較郊區的地方,來到同學家之前,印象裡的香港真的就只是個熱鬧繁華的都市,比台北更擁擠的高樓大廈建築遍滿香港島,真的不知道原來香港也有這麼美的自然山水,也不敢相信香港有這樣淳樸美麗的小鎮,這真的是打破了 Danielson 對香港既有的主觀印象,也讓我開了眼界,原來旅遊它真的是一本最好的教科書,也難怪我們會說 "讀萬捲書不如行萬里路"。

風華不再的香港

只能回憶的香港

近年來,因為中國政府沒有遵守保有香港五十年不變得民主生活價值,讓香港人開始對自己所生活的那塊土地感到不安,而從雨傘學運,反送中抗議遊行,到最近的港版國安法通過,更是讓香港這顆 "東方之珠" 漸漸黯淡了,也讓香港昔日的榮景不再,更讓香港失去了最重要的民主與自由,今後台灣人民連轉機應該都不太會選擇經過香港,這也讓台港之間過去各方面的頻繁交流可能會從此切斷。

雖然已經很久沒有去香港,也可能不會再有機會去香港,但 Danielson 很慶幸自己在過去有機會拜訪香港三次,從此也只能把這些對香港的殘破記憶留在回憶裡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