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粉红”、性少数和民族主义

亲自发言
回覆
Alfred1871@Alfred1871

首先,calm down。其次,可能我水平有限,就仅对民族主义这一层面的中国性少数这个群体做了一点浅层分析,但我实在好奇您提及的留学生国族政治认同、lgbt白左的“伪善”社会运动、Cosmopolitan的幼稚空想(我的观感总结,或许有些偏颇)等等这些观点下,您觉得如何在中国民族主义狂热中建立普世价值化的性少数群体是“现实的、可操作的、非空想的”?

亲自发言

感谢您的拜读。社会运动理想状态当然是从主义理论到实践操作,“在地化”也是所有民主化运动必不可少的。但相比您提到的“左派内部价值观差异、利益问题站队…”,我觉得面对中国大陆的严峻现状(言论管控、体系式的“爱国”教育等等),先从思想层面先建立个人的权利意识乃至“宪政”观念,是当前看来较为实际能做的事,因为我的文章也主要是在批评向民族主义低头的性少数。利维坦巨兽的毁灭始于人们意识到他是巨兽之时。您谈及的真正的政治体实践,我也在学习之中,还望多多指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