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no

夢想成為瘋子的凡人,IT低級代工白領。 喜自言自語、閱讀、作夢,以及有規律的事。

Marino 的夢筆記 | 我做過的特殊的夢

愛麗絲夢遊仙境,圖文不符

雖然想分享近期的夢,但最近太愛賴床了夢境都記不住。
幸好我大學有一段時間熱衷記錄夢境,也算是有些話可說。

選幾個有趣的夢,整理一下分享給大家。


一、

「我」和一群人一同隨著某老伯走上一間木屋准備面試,氣氛有點死氣沉沉。
我們一路走到了頂樓,因為我中途大聲跳上階梯,木屋裡的面試官取消我的面試資格,馬上就被趕出木屋。
我沒所謂地離開了。

後來聽聞木屋的組織殘忍對待當時和我同行的被選中者,同時禁止消息的流出。
我和其他關心這件事的人在木屋附近住了下來,留意著木屋的動靜。
我偶然看見幾個和我有一面之緣的被選者,帶著哀傷的眼神,把寫上信息的紙飛機從木屋窗口投擲下來。
我衝動地奔跑到街上,把紙飛機接下來收好再退回基地。

沒過多久,一群看起來來自那間木屋的神秘男人衝進房間,想收回我藏著的紙飛機。
不願意所以隱藏在桌下的我只能看著同伴被神秘人打至吐血,沒法還手。
也沒攻擊落在我身上。

大概是不忍心同伴被打,我鬆口交出手上的紙飛機。
神秘人打開了紙飛機閱讀著。

「這些紙飛機也沒法證明什麼吧?就不能讓我留著嗎?」我低聲請求著。
但動作異常溫柔的神秘人還是把所有紙飛機收走。

我望著冷酷的神秘人,以及因我的任性而受傷的同伴們。
外面半空飛舞著的紙飛機越來趣多,火光熊熊,神秘人在攻擊在木屋裡反抗的被選者,和破壞著落在地上的紙飛機。

而我只能無助地站在原地。


二、

某天新聞報導傳來海嘯警報,我注視著衛星雲圖,正當以為危機解除的時侯,幾層樓高的海湖湧現。
我本打算爬出窗外,但被母親阻止,只好坐在高架床上層看著水位上漲。
直到水差不多接近我所在的層數。

水從窗外湧進來,我不想海水倒溢所以關窗,但水壓還是打碎了玻璃。
因手指感到痛楚,我就自行夾出了插在手指的玻璃碎片。

迫不得而,我和母親一起爬上兩層避水。
我發現珍惜的畫簿被海水濕透,生氣地罵:「為什麼我家要住這樣低層!」

雖然明知我們沒法決定。


三、

莫名要上醫學課,課題是用念力(?)吸取他人的脾臟來補助己身。
我遲到,穿過包圍病床的同學們,看著穿白袍的老師示範。

老師在試驗品(人)的腹上插進一支金屬棒,說著;「要等到試驗品體溫夠冷,才容易成功。」

我心想:自己沒經驗要怎樣成功呢?……嗯?……為什麼讀電腦的要上醫學課呢???


四、

這是一個有兩個宇宙的世界。

我們偶然進入了另一個宇宙,發現那個宇宙雖然相似,但質量比我家鄉的宇宙低,牛奶還沒有蛋白質(?
因為某種原因,兩個宇宙打起了海戰。

經過一番爭鬥雙方達成了和解,決定讓兩個宇宙各自發展,另一個宇宙的少年作出了如下宣言。
「既然我們的世界總有一天會完備,總有一天我們的牛奶會有蛋白質,你們也不需要可憐我們,就讓我們的世界自己成長下去吧!」


五、

『我』是某個任務小隊的一員,我們通過一個機器進入靜止的時間——一切事物也凍結在瞬間的空間,執行任務。
任務大概是潛入一個歐陸式的機密建築做些什麼吧?前輩在途中一直在說教,我就左顧右盼著凝結在半空的一切,感到十分好奇。

沒過多久,任務完成了。
我們回到了起點,打算開動機器讓時間重新流動,卻發現機器被破壞了——最重要的元件碎了,其他部份倒是原好如初。
來不及發現這情況的不合理,恐懼就已襲來:「難道我們就要留在這個永恆的瞬間,絕望的死去嗎?」

討論之後,我們決定散開,看看附近有什麼相關的線索。
我和另一個隊友探索途中,卻遇上了一群全身都是綠色的軍人(請想象那些綠色的玩具軍隊放大版),用塑膠子彈追殺我們。我和同伴在大理石柱間狼狽逃脫。

我們逃到了地下室之類的地方檢查傷勢之時,我發現同伴身上,被塑膠子彈打中的小腿流露出不自然的紫黑色。

我望向同伴的臉,只見他低頭喃喃:「啊,這個情況,我也不想活了。」
一面失去生氣,生無可戀的樣子。

我猜想是子彈的原故,正在驚慌中想著解救的方法,忽爾眼前一黑——
再睜眼時,已是天花板,單調卻明亮的景色。

我心頭一鬆,深吐了一口氣。
內心卻有一絲內疚。


有趣又多少有點Logic 的夢是少數,更多數的夢是重複迷路、奔跑、信仰一躍後在空中飄浮。
最近比較多的是夢見回到中學的某一天,但自己沒有好好准備課業的可怕情況。
或是預演第二天會發生的事的夢。

無論如何,願意看到這裡的你,願你今晚有個好夢。
喜歡我珍藏的夢境的話,歡迎拍拍手支持一下:)

社区活动:我做过的特殊的梦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