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起帆

前摩登天空ZERO亚文化编辑 529D实验室主编之一 Pornhub中文译区扛把子 我岛App内容负责人

為陰莖完整而戰的包皮活動家

他們偏激的思想和他們骯臟的包皮垢一樣,難以根除。

在我還在為自己的包皮是否過長又是否要割掉而猶豫的時候,一場關於包皮的戰爭正在大洋彼岸愈演愈烈,那些不願讓多余的嬌嫩肌膚和生殖器本體離散的包皮活動家通過抗議行動捍衛下體的完整性。

這群自稱為完整主義者(intactivists,“intact”和“activist”的組合)的哥們多年來一直試圖廢除割包皮這種“不人道”的行為,完整主義的第一條規則是永遠不要說“包皮環切術”這種中性的醫學術語,而是統一用“男性生殖器切割”和“生殖器切割”之類血淋淋的描述,後者旨在援引殘忍的女性割禮。

“世界衛生組織將女性割禮定義為‘包括所有涉及為非醫學原因,部分或全部切除女性外生殖器,或對女性生殖器官造成其它傷害的程序’,在撒哈拉以南、北非及中東等地區,許多族群將殘割女性生殖器視為傳統習俗的一部分,目前已知有27個國家境內具有這種風俗。”

雖然完整主義運動存在已久,但近幾年確實得到了一些大的推動,包括網飛在17年上映的圍繞美國包皮環切術展開討論的紀錄片《American Circumcision》, Howard Stern和Andrew Yang等公眾人物宣布自己屬於完整主義者陣營也給運動的發展踩了一腳油。

完整主義組織最成功的策略是無處不在地高強度沖浪,潛伏在互聯網的各個陰暗角落,對支持包皮環切術的聲音或言論群起而攻之,指責作者鼓勵切割生殖器,並兜售割包皮就是截肢、是一種殘忍殘忍和卑鄙的虐待形式的論調。

在聚焦網絡的同時,他們也從未遺忘線下的力量,組織成員會聚集在街角或在醫療會議外進行遊行,穿著胯部有紅色血跡的純白衣服,揮舞著印有“包皮盜賊”、“沒有人想要更少的陰莖”、“包皮驕傲”等標語。

“對兒童、男孩和女孩進行生殖器切割是 21 世紀的主要人權問題,遭受外陰殘割的兒童是受害者,遭受了嚴重的身體和心理傷害”,美國唯一的反對割包皮的街頭抗議組織Bloodstained Men的創始人 Brother K說。

性不安全感和對父母的怨恨是完整主義者最常用的武器,他們會告訴你,當你還是一個手無寸鐵的孩子時,你的父母殘害了你,侵犯了你的人權和身體完整性;包皮是任何性接觸所帶來的大部分快樂的原因,沒了包皮會嚴重降低你的性快感。

盡管包皮環切術是世界上最常見的手術之一,全球有三分之一的陰莖都和過長的包皮分道揚鑣了。父母可能出於各種原因選擇給孩子做包皮環切術:美觀、衛生,還有宗教上的原因,伊斯蘭教和猶太教都有割禮的習俗,根據猶太人的傳統,割禮象征著與上帝的契約。

包皮和宗教的曖昧關系也讓完整主義運動被另類右翼收編,成為反猶太主義、伊斯蘭恐懼癥、厭女癥和謬誤信息的溫床。

“愚蠢的猶太人通過這種邪惡的儀式將他們的孩子獻給了惡魔”,Facebook上的一位用戶寫道,另一位用戶甚至說割禮導致了大屠殺。

除了將“包皮環切術”重新定義為“男性生殖器切割”,部分完整主義者還試圖為那些緬懷失去包皮的人們提供非手術再生陰莖包皮的方法,通過包皮牽引裝置拉伸陰莖的剩余皮膚以刺激皮膚生長來實現包皮再生效果。

“我們不是第一個這樣做的人,古希臘的男性運動員參與奧運會等體育賽事時,包皮是陽剛之氣的象征,龜頭暴露是不被接受的,所以包皮過短的男性會在陰莖末端系上kynodesme(皮革條),保證頭部被皮膚覆蓋,隨著時間的推移包皮會自動恢復”,一個專註於包皮修復的網站上寫道。

在完整主義者在互聯網上瘋狂叫囂的同時,一部分為割包皮自由而戰的無包皮男性也在與之對抗,他們聚集在名為“揭穿完整主義”的subreddit下,科普割包皮的好處,旨在根除割了包皮的男人就是不完整的這一想法。

作為個人和公共健康問題,包皮環切術顯然符合男性的最佳利益。但這些包皮活動家就像反疫苗陰謀論者一樣,拒絕一切不符合他們憤怒的、受害的正統觀點的科學。他們偏激的思想和他們骯臟的包皮垢一樣,難以根除。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