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起帆

前摩登天空ZERO亚文化编辑 529D实验室主编之一 Pornhub中文译区扛把子 我岛App内容负责人

被你嫌棄的魔術貼鞋要復古回潮了?

發布於
每一代人都嘲笑陳舊的時尚,卻虔誠的追隨新的時尚。

沒人知道魔術貼鞋是怎麽被潮流圈開除席位的,就像一場蓄謀已久的和平演變,你甚至都看不到類似“還在穿魔術貼鞋?別讓過氣單品毀掉了你的好品位”之類的文章,無疑是潮流編輯都想不起的過氣選題。

“穿魔術貼小白鞋會覺得幼稚嗎”、“成人穿魔術貼的鞋會怪嗎”,那些已經入手了魔術貼鞋卻又害怕他人審視不敢上腳的用戶在知乎上惴惴不安的提問,是魔術貼鞋已經淪為時尚棄兒強有力的論據。

關於魔術貼鞋是從什麽時候變得不酷的這件事兒,或許遠古到谷歌搜索指數能無法告訴我們答案,但曾幾何時,魔術貼的出現至少在一段時間內被認為是現代奇跡,並永久改變了時尚的進程。

1941年,瑞士電氣工程師George de Mestral意外地得到了發明魔術貼的靈感——掛在他家狗身上難以甩掉的牛蒡果實,他對此進行了十余年的研究,制造出了尼龍材質的魔術貼,並在1995年為此申請了專利。

“這是新的緊固裝置,我打字的時候它就在我得桌面上,我已經把玩它好幾天了,打開又閉合打開又閉合,毫無疑問,這可能比 25 年前的拉鏈更具革命性,它預示著歷史上最具革命性的緊固裝置之一”,1958年,專欄作者Sylvia Porter為魔術貼寫下了測評。

快速、方便、易開合的屬性讓魔術貼迅速占領了軍隊、消防員、運動員等特殊職業的服裝市場,甚至是1969年阿姆斯特朗在月球上行走時,NASA為他準備的太空服上也用上了魔術貼。

從實用層面切入,魔術貼的風潮也蔓延到了時尚圈,包括Pierre Cardin和Paco Rabanne在內的頂級時裝設計師,都曾將魔術貼運用到時尚單品的打造,其中最著名的莫過於太空時代設計師André Courrèges,他設計的那雙帶有魔術貼的白色靴子成為了時尚史中永垂不朽的經典設計。

讓我們聚焦回魔術貼鞋本身,Puma在1968年推出了跑鞋Brush Spike,在前掌有68根4毫米的細小釘子,實現最大的牽引力的同時有效地減少了阻力,但最亮眼的還是它采用了太空時代的設計——魔術貼。

“這是一款好看的鞋子,我看到第一眼就立刻就喜歡上了它”,前奧運選手Lee Evans在2019年告訴《體育畫報》。

其他大型鞋企緊隨其後,Adidas和Reebok也推出了不少魔術貼鞋,到了八十年代,美國的每個孩子似乎都擁有一雙這種帶有數根魔術貼的奇妙之物,同時魔術貼鞋也成為了不方便系鞋帶的殘障人士的必備鞋款。

可能正因如此,魔術貼開始不被成人社會所接受,最主要的原因大概還是魔術貼加鞋的組合,很容易就會令人聯想起隔壁小屁孩腳下踩的那雙會發光的波鞋,抑或是你去年雙十一買給爸媽的足力健。

直到2013年Normcore風格的崛起,以及隨後的Gorpcore,這些實用的鞋款才重新殺了回來,被時尚界所接受,而且還一舉成名。

曾經被認為是不酷的魔術貼涼鞋品牌Teva通過與Opening Ceremony和Derek Lam的聯名合作,成為了弄潮兒們必備的單品之一。

Chloe以及Hermès的2022春夏系列中也出現了魔術貼涼鞋的身影,以至於VOGUE還為此寫了一篇標題為《醜鞋風潮卷土重來》的文章,副標題是“穿著你最好的魔術貼(是的,魔術貼!)老爹涼鞋步入 2022 年夏天”。

可似乎魔術貼鞋的復古回潮只停留在了涼鞋領域,這並不是說沒有其他的品牌試圖重塑魔術貼鞋的雄風,17年,LeBron James和NIKE合作推出了一系列魔術貼球鞋,去年Adidas重新發布了Stan Smith OG Velcro,法國時尚品牌Veja也作出了嘗試,但都反響平平。

至少在目前看來,魔術貼鞋上細小地帶鉤刺毛還不足以粘住潮流的趨勢,還是遊離在主流審美之外的玩意兒,它們仍然被視為是兒童和老年人的東西,而不是正常成年人選購鞋子時“合法”選擇。

但無論如何,每一代人都嘲笑陳舊的時尚,卻虔誠的追隨新的時尚。對於那些只會被所謂的潮流牽著鼻子走的hypebeasts,不能理解你為何穿著“難看”的魔術貼鞋的懷疑論者,用力翻個白眼就好。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