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起帆

前摩登天空ZERO亚文化编辑 529D实验室主编之一 Pornhub中文译区扛把子 我岛App内容负责人

NFT狂潮背後的流水線美工

那些真正創作藝術品的藝術家們沒有太多機會參與到NFT布道者所承諾的財富積累或所有權。

當“NFT”這個詞匯從科技媒體的報道下放到抖音短視頻的標題時,你就應該意識到大多NFT藝術品已經和藝術扯不上關系了,你朋友圈出現的越來越多自稱為NFT藝術家的哥們兒也側面印證了這一點。

無聊猿(BAYC)在Web3的世界裏聲名大噪的同時,還有數以萬計的卡通像素猴子以低廉的售價在區塊鏈上掛著,無人問津,其實這些數量龐大的所謂NFT藝術品的玩意兒,背後都藏著一群瘋狂做圖的美工。

你在自由職業平臺Fiverr上搜索“NFT”,大概能幫你匹配到50000個願意接活兒的“藝術家”,豐儉由人,從5美元一張的像素圖像到上萬美元的3D建模,這些勤勞的流水線美工是很多NFT發行商敲開財富自由大門的第一步。

頭像圖片是Fiverr上成交量最大的NFT作品,因為只要拿到幾十組可以模塊化拼裝的元素,譬如發型、眼睛、配飾、衣服、背景,你就可以通過排列組合創造出無數個頭像NFT,均攤下來,一張的成本可能沒幾毛錢。

來自斯裏蘭卡的藝術家Supuni Suriyarachchi在Fiverr主要提供兩項業務,一個是為兒童書籍畫插畫,另一個就是做NFT,收費都在500美元到2500美元之間,但一本書的工時需要幾周,而完成一個NFT系列連三天都不用。

19歲的波蘭藝術家Maciej Tomczyk在Fiverr已經畫了六個月的NFT,他基本每天都在超負荷運轉,工作十幾個小時,連續一個星期,但他一兩天的收入就能頂上過去一個月的收入。

“這是一個充滿了未知數的領域,你的技能可能在第二天就派不上用場了,所以你必須全力以赴,這樣你就可以盡可能多地賺錢,因為你明天可能就沒有工作了。”

很少有單純畫圖的乙方會知道自己的作品被賣給了誰,賣了多少錢,因為很少客戶會和他們跟進結果,但項目最終售價會有極大的波動。Stefan以2500美元的價格制作了一個NFT系列,在銷售開始的頭幾天就創造了近100000美元的交易量。

然而,其他項目永遠不會售罄,甚至根本不會推出。

既然這領域有利可圖,那麽這些為別人打工的藝術家為什麽不砍掉中間商,自己上架NFT呢?畢竟所有NFT交易平臺都是可以免費註冊及上架的。答案繞不開一個詞——營銷。

“我知道如何制作藝術品,而且有想做的項目,但我並不了解 NFT 的營銷,實際上很難找到一個可以信任的團隊,因為有很多騙子,很多人會拿走你的作品然後自己賣掉。”

標榜著去中心化的NFT產業鏈本質上還是離不開中心化的運作,無論是平臺方還是發行商。

單張售價高達數百萬美元的CryptoPunks本質上就是一堆像素頭像,就連沒學過ps的小學生都能做出來,但絕大部分更精美的作品的交易額甚至連它的零頭都夠不著。

在這個由Twitter/Discord趨勢驅動的領域,營銷通常被認為是一個關鍵的差異化因素,往往比實際的藝術更重要,只要牽扯到買賣交易,就離不開背後縝密的資本運作邏輯。

“並不是每個人都能僅僅因為自己是一名藝術家就能做出成功的NFT,你必須有一個市場平臺來吸引人們的興趣,提高產品的價值或使其產生價值。擁有這實力的人往往都是資本家。”

在Web3、元宇宙、區塊鏈的討論裏,人們吹噓NFT能解決讓藝術家獲得報酬、權力下放以及誰能從作品中受益等問題,但在現象的背後,那些真正創作藝術品的藝術家們沒有太多機會參與到NFT布道者所承諾的財富積累或所有權。

新技術的出現並沒有改變他們的現狀,仍然是零工,用每一份工作的交付換取固有的報酬,僅此而已。無論NFT是泡沫,還是將無限期存在的創新,Fiverr的NFT美工們普遍反應,與幾個月前相比,市場沒有那麽好了,他們不得不降低報價,適應需求下降。

如果你是野心勃勃像進軍NFT領域的藝術家,你可以嘗試找個類似Opensea的平臺上架自己的作品,但別對這玩意兒抱有太大的希望,如果你是想賺點快錢的投機者,看了這篇文章之後還是打消不了念想,那你可以去淘寶花個18塊錢買套NFT制作教學。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