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起帆

SABUKARU中文编辑 529D实验室主编之一 前摩登天空ZERO编辑 Pornhub中文译者

亞逼該逛什麽色情網站?

Alt Porn

真正的亞逼會把自個兒的反主流屬性貫徹落實到下體,打開PornHub按熱度排序這種行徑在極端亞文化圈子裏會遭受鄙夷,惡劣的性質堪比在網易雲聽官方熱單排行榜。

無論你是常駐在電子俱樂部的club kid,還是將朋友圈背景換成牙買加國旗的當代嬉皮,你總能找到垂直於你亞文化子分類的色情網站。

Alt Porn(另類色情)就是亞逼該看的片兒,從選角到背景音樂,再到鏡頭語言,每一處細節都能讓你在滿足生理欲望的同時,徜徉在來自community的人文關懷,甚至能在賢者時間的回味咀嚼中找到一絲身份認同。

在萬維網還沒出現那會兒,幾乎所有色情作品都是以迎合大眾口味的邏輯製作的,光線充足的片場配上豐滿金發大妞,廠商也不傻,既然可以用同樣的成本取悅更多的觀眾,那就沒必要針對細分領域推出叫好不叫座的DVD。

互聯網無疑是推動色情產業的催化劑,當觀眾不再滿足於大廠流水線出品的俗套影像時,Alt Porn以一種抵抗主流色情行業、社會道德和商業慣例的姿態,為全世界的亞文化青年提供了別的可看的東西。

七十年代主流色情片的女演員Annie Sprinkle可以說是Alt Porn的先驅,她在1990年儀式性地邀請觀眾通過窺鏡查看她的私處,這種女權主義的自我賦權無疑顛覆了異性戀色情片的刻板形象。

而第一個明確致力於「亞文化色情」的組織是一本名為「Blue Blood」的雜誌,「Blue Blood」由Amelia G創刊於1992年,該雜誌以色情攝影為特色,展示了反文化群體的風格,包括哥特、朋克、賽博朋克,還有各種身體被改造過的女孩,它的存在即是在挑戰傳統的情色美學。

「在那個時候,說擁有紫色頭發和鼻環的女孩很性感,而不僅僅是一場怪胎秀,這太激進了,我認為 Blue Blood改變了觀念,它拓寬了性感的定義」,Amelia G說。

「Blue Blood」在互聯網誕生早期就被搬到了線上,並於1999年脫胎出兩個獨立的Alt Porn網站——「GothicSluts」和「BarelyEvil」,「GothicSluts」專註於哥特群體的成人內容,而「BarelyEvil」則更像是大雜燴,平民窟朋克、撒旦教、EMO、死亡搖滾等亞文化分支均有涉獵。

「我們網站的女孩們身上貼滿了各種反主流文化標簽,但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喜歡火辣大膽的冒險,她們都是狂野的感官主義者,有破壞人心和法律的狂熱嗜好」,「BarelyEvil」的創始人Forrest Black寫道,同時他也是「Blue Blood」的藝術總監。

而在另一邊廂,有個叫Scott Owens的小夥子正沈浸在鐵克諾和銳舞亞文化中,由於無法找到對味兒的色情作品而感到沮喪,於是在1999年自己著手創建了名為「Raverporn」的Alt Porn網站,目的是想打造一個專屬銳舞亞文化群體的成人網站和社區。

「Raverporn」在不久後改名為「EroticBPM」,討巧的域名吸引了許多熱愛電子音樂的女模特,不過隨著銳舞場景不斷走下坡路和其他亞文化愛好者的湧入,網站逐漸演變成了一種各類小眾文化多元共生的形態。

另外一個不得不提的Alt Porn界扛把子是「SuicideGirls」,這個網站由Selena Mooney和Sean Suhl於2001年創立,成立初衷是讓女性控製自己的性欲如何被描述詮釋。

「SuicideGirls」一詞來自Chuck Palahniuk 的小說《Survivor》,被Selena Mooney挪用成概括那些選擇脫離世俗規範而「社交自殺」的女孩們的代名詞。

被媒體譽為反花花公子先鋒組織的「SuicideGirls」上聚集了一大批哥特、朋克和獨立的女性,這些女孩身上有紋身、穿孔和其他在主流色情作品中不常見的元素。

「作為一個慶祝那些選擇不遵循規範的美麗女性的聚集地,所有局外人可以團結在這裏,因為敢於做自己而受到贊賞」,Selena Mooney說。

在2005年「SuicideGirls」網站刪除了大量涉及束縛、武器和模擬血液的圖片與視頻,以符合當時美國司法部所製定的標準,同年網站的大量模特也因不滿其苛刻的獨家合同離開了「SuicideGirls」,有的甚至自立門戶成了老東家的競爭對手。

但這絲毫不影響「SuicideGirls」成為史上商業層面最成功的Alt Porn網站,直至2015年,「SuicideGirls」每月有超過 500 萬的訪問者,其中 51% 是女性,還推出了電影、遊戲、雜誌等諸多衍生商品。

隨著「SuicideGirls」的成功,越來越多Alt Porn網站開始出現,以反資本自居的亞文化戲劇性地被色情行業的商業體系收編,作為獵奇的營銷噱頭去吸引那些標新立異的年輕人,在市場運作的過程中也難免失去了本該有的精神內核。

就像獨立音樂是主流音樂產業之外的另一種似是而非的選擇,Alt Porn也不是完全獨立的,色情,就跟音樂一樣,現在只能依靠差異來銷售,包括與其本身的差異。

資本就是這樣一個下作的老鴇,再先鋒再激進的亞文化於TA眼裏都只是個可以出去接客賺錢的婊子。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