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起帆

SABUKARU中文编辑 529D实验室主编之一 前摩登天空ZERO编辑 Pornhub中文译者

我幹了一件可能會被微信封殺的事情

在既定的不合理的秩序下不反抗就意味著同謀,於是我做了一個叫「Hoome」的App

我認識很多狠人朋友,但有一個朋友始終排在我狠人榜的第一順位,我和他的微信聊天記錄最後一句是他發的一句話:「幹,老子今天註銷微信了,有事電聯」,估計是群發的,遺憾的是我沒存他的手機號…

在每個人都把自己的關系鏈和吃喝拉撒都交給微信的現在,註銷微信意味著選擇即時退出當代社交生活,不用微信在某種層面上約等於在互聯網上成了失蹤人口。

老子不玩了,你們玩個夠

這位朋友的行為也讓我反思了很多。

我們管微信通訊錄裏的聯系人叫做「好友」,但是裏面摻雜著朋友、親人、仇人、老板,甚至還有些忘了從哪裏加來的「好友」,可是我和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好友」,這輩子都不會再出現在同一個聊天框裏。

你有幾個真好友呢?

微信正一步一步蠶食著我們的私人生活,特別是在成為社畜之後,你會被假定24小時時刻在線,在下班時間在十分鐘後內不回工作消息,恨不得把你壓榨成人幹的資本家就會說你態度不端正。

復雜的關系讓我們不再像剛用微信加的都是真好友那會兒,對每一條微信提醒都滿心期待,現在反而變得戰戰兢兢,朋友圈淪為了嘔吐物收納處,滿屏都是刷不完的廣告、精心捏造的人設和矯揉造作的文字。

社交媒體上的每個人都是人設

微信作為一款即時通訊工具,已經背離了其拉近人與人距離的初衷,我們的精力和註意力被來自「偽熟人」的信息底噪瓜分得所剩無幾,真正值得去聯系的好友卻少了交流,無暇顧及。

身邊所有人都在用,而且只用微信,所以逼得我們不得不用微信,即便被壟斷行業的老大哥綁起來施虐,我也沒有權力說不,或者說沒有勇氣像我朋友那樣選擇「社會性自殺」。

你敢嗎?

在既定的不合理的秩序下不反抗就意味著同謀,於是我做了一個叫「Hoome」的App,並寫下了這些文字,你可以視其為一場革命,也可以說是一篇軟廣。

現已上線各大應用市場

Hoome是一個反濾鏡、反駁雜、反壟斷的熟人社交網絡,在這裏你可以重構你的關系鏈,只加真正值得你去保持聯系的朋友,你能看到朋友們最真實的樣子,而不是刻意營造的形象。

丟掉虛假的人設、忘記社交的壓力,在Hoome上,所有人都在實時展示自己最真實的一面,你是,你的朋友也是,當代年輕人的社交關系本該、也理應如此。

真實平等

Hoome上發布圖片動態只能現拍,沒有濾鏡、不能P圖,所有動態會在次日自動銷毀,只有拍下照片才能看到好友們當日的照片。

親密陪伴

Hoome有屏幕小組件功能,你可以將小組件添加在你的手機主屏幕上,好友發布的每一條照片動態都會實時更新在你的小組件上,就像TA們住在你手機裏一樣。

實時互動

在Hoome無需再問朋友「在嗎?在幹嘛?」,你能隨時看到朋友的在線狀態,甚至可以看見對方實時的文字鍵入過程。

Hoome的一切產品設計都是為了還原最純粹最真實的社交關系,所以別帶著玩其他社交軟件那一套去體驗Hoome。

給我真實,要不給我滾

⚠Hoome是生活,真實的生活,沒有濾鏡沒有人設的生活

⚠Hoome是一次向你朋友展現你真實面目的機會

⚠Hoome沒有點贊,也不會讓你出名,想成為網紅請你留在微博、抖音、小紅書

⚠Hoome不加親密好友的體驗等同於買了電腦不插電

⚠Hoome不適合加陌生人和偽熟人,所以別想在這約到炮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