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起帆

HYPEBEAST CN编辑 SABUKARU编辑 529D实验室主编之一 前摩登天空ZERO编辑 Pornhub中文译者

在伊朗,每年要斷掉多少根男性生殖器?

這是一篇捂著下體寫出來的文章

全球有一半的男性生殖器都是在伊朗斷的,而這些命運多舛的陰莖的祖籍將近一半都是克爾曼沙赫,不知道的還以為它們的持有者在給當地兩性生殖醫院沖KPI。

根據2017年的一份調查報告顯示:伊朗各地醫院過去三年內接收到的“陰莖骨折”病例總共有987例,平均每天就有一根生殖器遭遇不測,克爾曼沙赫省的斷雞率最高,其他地區的稍低,政府將其歸咎於當地落後的性教育。

“Taqaandan” (在庫爾德語中為“the Click”的意思)是這駭人數據的始作俑者,這是一種在當地男性中出現人傳人現象的硬核玩法,步驟是在勃起時,抓住陰莖根部,用力掰陰莖的前端,直到聽到清脆的哢噠聲…

據過來人說,一開始會有一絲疼痛,大部分人信誓旦旦說這並不會太嚴重,痛著痛著就不痛了,但這種說法的真實性還有待考究,畢竟只有謊言才拼命鼓吹,唯恐別人不相信,敢於求證的結果可能是淪為下一個躺在病床上的倒黴蛋。

在克爾曼沙赫的一家醫院接收過的172名“Taqaandan”受害者中,有40%的患者說他們這樣做因為這是一種真男人的習慣,就是掰著玩兒,也有部分說是為了中斷勃起或不想要的欲望。

“勃起被認為是可恥的,即使它們是自然的,許多男人使用這種彎曲和破裂的技術來使勃起消失,可能是他們想避免在親人面前尷尬,也有些是出於宗教信仰的自我約束,掐滅自己犯罪的念頭”,一位不願意透露姓名的網友說。

這似乎還成為了一種言傳身教的傳統習俗,一從伊朗搬到德國的兄弟在reddit上尋求親密關系建議,因為妻子在他不願意教他們六歲的孩子庫爾德文化中常見的“Taqaandan”這件事情上頗有微詞。

“我告訴她,這不是德國佬會做的事,我打小就不喜歡這玩意兒,我受了很多傷,我的陰莖實際上是向一側彎曲的,我已經給她看了我的醫療報告,說這很危險,但她仍然聯合親戚向我施壓。”

除此之外,還有一些對女性生殖器解剖模型稍有涉獵的中東哥們兒,特地把自己生殖器掰彎,企圖能更好地刺激伴侶的G點,以緩解一夫多妻製度帶來的壓力,結果沒控製好力度,只好捂著下部被白車送進ICU。

就像Tik Tok上病毒傳播的作死挑戰,沒人知道“Taqaandan”是怎麽火起來的,但唯一可以確認的是,有四分之一的患者表示 “Taqaandan”的沈浸式ASMR哢噠聲令人愉悅,動聽程度堪比掰手指關節,這樣的描述讓每個帶把兒的硬漢都想嘗試一下。

“這種爆裂聲來自於白膜的撕裂,這層白膜是貫穿尿道的纖維包膜,它的撕裂會導致勃起功能的突然喪失,導致血液溢出,在皮膚下出血,在撕裂的地方形成了茄子般的顏色。”泌尿外科網站urologyhealth.org解釋道。

除了顏色,白膜撕裂也會導致患者的陰莖腫脹成茄子形狀,於是有些對自己尺寸不太滿意的中東哥們兒把“Taqaandan”挪用成了褲襠男子氣概的增益開關,aka邪典陰莖增大術…

克爾曼沙赫之外, “陰莖骨折”最常見的原因是陰莖從陰道中滑出並撞擊恥骨聯合或會陰,伊朗60%的病例發生在雙方同意的性行為期間,並且更有可能發生在女方處於主導地位的情況下,專家聲稱小狗式和女上式是風險最高的兩種體位。

處於某種特定壓力下進行性行為也是“陰莖骨折”的常見誘因,在遭受這種相對罕見的傷害的患者大多都不敢聯系自己家人,因為有婚外情和在不尋常地點進行性交的占據絕大比例。

根據2011年發表在《性醫學雜誌》上的一項研究顯示:在16名出現急性陰莖骨折的患者中,7人有婚外情,2人在汽車後座,2人在衛生間,3人在工作時發生性關系,1人在電梯裏。

勇於破格在很多時候都算不上一件好事兒,我不希望接下來一段時間裏在社會新聞頭條或搞笑論壇置頂上出現這篇文章讀者的身影,畢竟強扭的瓜不甜,硬掰的雞兒進醫院。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9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