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起帆

SABUKARU中文编辑 529D实验室主编之一 前摩登天空ZERO编辑 Pornhub中文译者

幫人做心肺復蘇術時我該聽什麽歌單?

神曰如果某件事物存在,則它一定有與之相對應的歌單

外賣點單可以將就,音樂歌單不能寒磣,中文歌、流行大俗曲可以適當出現,但絕不允許單曲循環,底線是別把元旦前後要分享到社交網絡的年度聽歌報告弄臟。

聽感早已被Z世代摒棄,優越感才是判斷一首歌能否加進私藏歌單的第一要義,所以你極有可能從一位00後的嘴裏聽到類似“很慶幸我的聽歌體驗是從Hyperpop開始的,而不是Hip-Hop之流”之類的論調。

為了迎合新青年的消費習慣,歌單編輯們都盡量避免“小眾”、“寶藏”這種前綴出現, “全網最火”、“評論10W+”更是行業大忌,“新聲”、“Indie”等帶有後現代氣質的詞匯是當代歌單命名的首選。

但真正前衛的歌單編輯都已回歸音樂的實用屬性,呈現在實踐上則是將一首歌的功能效用發揮到淋漓盡致,貫徹落實到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乃至是CPR(心肺復蘇術)都有自己的專屬BGM歌單。

Spotify上名為“Song to do CPR to”的歌單,裏面塞滿了BPM(即每分鐘多少拍)在100左右的歌曲,剛好符合CPR每分鐘勻速按壓100-120下的規則,要對患者實施CPR時,打開歌單隨機播放一首都是現成的節拍器。

歌單中Bee Gees的《Stayin‘ Alive》因為其標準的BPM以及討巧的名字從眾多競品中脫穎而出,被許多國家地區的心臟協會選為CPR教育的培訓歌曲。

如果你英語四級都沒過覺得這些歌不能邊按邊唱不夠帶勁兒,中國胸痛中心總部還貼心地為我們挑選了《最炫民族風》、《王妃》、《運動員進行曲》等更在地、更貼合國情、且滿足特定BPM的歌兒。

除了CPR,性愛歌單也是Spotify上的熱門分類,美國一項針對大學生的調查顯示,由於臀部運動和其他身體機能的因素,大部分大學生認為最助性的歌曲BPM應該在80或130。

當然,想要Hardcore點兒的可以考慮PMV(porn music video)裏的爆燃EDM,堪比《太鼓達人》裏魔王難度的背景音樂無疑能給你帶來一次性愛上的狂野Rave體驗。

不過個人建議不要選擇像X Japan長達29分鐘的《Art of Life》那樣太長的歌兒,畢竟沒有一個男人願意背負自個兒的持久力還比不上一首歌的恥辱。

在拉屎歌單這方面,不同流派的歌單編輯們產生了不可調和的分歧,一派篤定自己的科學立場,一派主張進行心理療法。

名字帶有“Brown Note”(褐色音符)的歌單由聲稱能導致人類由於共振而失去對腸道控製的次聲頻率組成,雖然已被科學證偽,但還是有不少網友認為這是比馬應龍還管用的催便利器。

而另一種歌單則采用與排泄相關的歌名進行心理暗示,從《Help》到《Feels Like Death》,再到《It’s Coming Down》…完美演繹了一次人類進行新陳代謝進程的心理活動,但最終效果還得取決於聽眾自我催眠的能力。

有些歌單還被玩成了喝酒遊戲,這類歌單被好比音頻版俄羅斯輪盤賭,歌單裏面有五首一樣的歌,一首是別的歌,這首歌被隱喻成左輪手槍裏的子彈,將播放模式設置為隨機播放,一人在歌單裏切一次歌,誰切歌抽到子彈歌誰就喝…

最後一個不得不提的歌單類型其實在國內也並不罕見——將歌單編輯功能用作公眾號排版工具,他們為了追求極致的視覺傳達而舍棄了聽覺上的連貫性,通過對曲庫中不同歌曲的排列組合,呈現出高度情景化的獨白。

譬如:在壽司店點單;《Can I》《Order》《SUSHI ROLLS》(我可以下單壽司卷嗎?);《Wait a Minute!》(稍等一下!);《scrap that》(算了),《i》《Just》《Want》《edamame》(我只想要水煮鹹味毛豆),《Hand It Over》(快點上菜)。

又譬如:做一道數學題;《505》《Plus》《747》《Equals》《1252》(505加上747等於1252)。

即便上面提及的大部分歌單的意義可能僅止步在可笑的鬧劇,但同時這也是一種變相的警醒,習慣於被個性推薦算法圈養的我們在聽歌這件事兒上或多或少失去了digging的精神。

在聽歌軟件上主動搜索你感興趣的一切,有趣的玩意兒就在那等你臨幸。神曰如果某件事物存在,則它一定有與之相對應的歌單,如果沒有,那為它量身定做的歌單的出現只是時間的問題。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