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起帆

SABUKARU中文编辑 529D实验室主编之一 前摩登天空ZERO编辑 Pornhub中文译者

“尸体论斤称”是手办圈的穷逼乐

一场无声的肢解,不见血的惨烈

在淘宝键入“手办尸体”你将打破ACG圈修罗场的结界,那是一场无声的肢解,不见血的惨烈。

局外人看到论斤称的宝贝标题加上不经滤镜修饰的尸横遍野,会产生自己误闯了Dark Web红房子的错觉。

只有精明的手办爱好者才知道, “尸体论斤称”代表着帕雷托最优的状态,是在吃紧的预算下触达极致快乐的唯一解决方案。

由正版厂商淘汰的瑕疵散货流通到市场上,再由卖家明码标价在电商平台出售,生产商、零售商以及最终消费者组成的完整尸体供应链路串联了无数手办圈内人的淘金野望。

有人入手三斤就收麾了两斤半老婆,也不乏用五十块钱开出市值几百有资格伫立在宜家399顶层的猿人路飞这样的捡漏操作。

或许这是一种幸存者误差,少数的幸运儿在评论区和社交网站po出买家秀分享自己的喜悦,但更多买家则是选择默默吃瘪,只能怪自己点儿背无法脱欧入非。

买手办尸体的体验无异于一场俄罗斯轮盘赌,卖家注明的“不退不换”堵住了买家最后一条出路,直到从小区快递柜取出沉甸甸的纸箱开棺验尸之前,你都无法预知箱子里装的是品相完好的尖货还是一堆不可燃垃圾。

买到铁拐李鸣人和被缴械的张飞还勉强值个回票价,连出十几条辨不清主人是谁的腿或神秘的身体部位才叫血亏。

“真!废料。不值得买,这两个大屁股得有一斤吧?这几十个雷姆屁股也有一斤了,没有一个零件可以用,基本上全是雷姆残件。”

“买了4斤手办尸体。里面有一堆这些玩意,有没有懂行的知道这些是啥啊?”

河有两岸,事有两面,半斤重的桩子在一些人眼中是上当,在另外一些人眼中反而是值当。

五六十一斤的兴许能拼凑出几个全尸,十块钱一斤的无疑是实打实的碎尸残骸,是魔改大拿和先锋艺术家才有胆量踏足的领域。

每个手办尸体玩家都是转世弗兰肯斯坦,他们从手办坟场中精挑细选出可用的尸块,再用妙手回春的技艺将之拼成人型。

颠覆、破坏和反传统的解构就是分解结构再进行创新和重组,运用分崩离析的零件碎片重新拼接而成的手办作品,可以理解为是对后现代主义的一种致敬。

同人不同命,同伞不同柄,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数个雷姆首级被诨号为接头霸王的玩家实验性地镶嵌到各种来路不明的残肢上,反倒呈现出了风格迥异的韵味。

没有局限是正道,因为它指向了无限,既定的客观条件并不是事情成功的必要条件,在材料有限的情况下发挥小巧思是行业翘楚勇于破格的体现,口罩的遮掩给人留下了无尽的遐想空间。

浪漫的本质是不确定性,接纳不确定性,利用不确定性,就连达芬奇本本人也从未想到自己的维特鲁威人有一天会和《一拳超人》和《究极超人R》来了次跨时代三方联名。

当和颜悦色无效的时候,便可采用暴力,人畜无害的托马斯简单辅以被些许墨水浸染的断肢残腿仿佛一场低成本的静态cult片儿,从另一个纬度诠释了什么叫真正的行尸走肉。

艺术作品的完成不是物理状态演历的完成,它需要意义的赋予才可完成,艺术家莫臻如将因为损坏被人丢弃的手办尸体收集起来浸泡在福尔马林中,模仿一种冷静科学的方式削弱它们的物品感, 同时又将其变为了另一种物品——标本。

“我希望通过标本的观看方式重新观看手办这样一种亚文化产物。这样,它仿佛不再是玩具,而是一种类似人类的生物,在冷静残酷的玻璃器皿中,它们仿佛静静述说着自己作为生物的故事。”

这件作品可能为我们提供了一次自我审视的机会,作为人类,我们可以用金钱换取玩物,在消费主义的裹挟下人们变得不再惜物,坏了就舍弃,出新的就替换。

手办的意义在于是人对于可望不可及的虚拟事物的一种情感寄托。物品是死的,但它们所承载的情感却无比鲜活,我想这也是“手办尸体”不被称为“手办零件”的缘由。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