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起帆

前摩登天空ZERO亚文化编辑 529D实验室主编之一 Pornhub中文译区扛把子 我岛App内容负责人

朝 鲜 纹 身 有 多 狠?

發布於
鸭绿江之外,纹身是朝鲜人植根在皮肤表层下以墨水形式存在的意识形态

鸭绿江之外,纹身是朝鲜人植根在皮肤表层下以墨水形式存在的意识形态。

跟团游无法深入一个地方最 local 的 G 点,就算花几千块钱置换来了朝鲜三夜四天的观光权,也只能触达最浅层的文化剖面,即便你已下榻最高级的羊角岛酒店。

纹身是其他国家青年表达态度的惯用伎俩,在这个诡秘国家的 urban dictionary 中,比起自我表达的形式,纹身更像是一种政治宣传工具。

朝鲜的纹身大多只寄生在军队里或者是退役军人的身上,一般是发泄对“美帝国主义”的敌意、宣扬无所畏惧的口号之类的政治内容,有很多词语可供选择,比如:保卫祖国!胜利!战斗!

“我父亲和叔叔都有纹身。他们的胳膊上纹着‘以一敌百’,因为他们曾在战斗中杀死一百个敌人。” 2007年从朝鲜抵达韩国的 Kim Shin-woo 说。

“看中国的武打片儿时觉得演员身上的纹身太有样儿了,于是我就去纹了。”,今年44岁的脱北者 Yong Cheol-kim 说,他身上纹有剑、群岛、坦克、鹰和大海。

然而将金家的肖像纹在身上是不被允许的,平民将神圣的“金XX”私自留在自己的皮肤上,无论是出于什么意图,都无疑是一种冒犯权威的行径。

“如果你身上出现了金氏家族相关的东西,等待你的只有子弹”,31岁的脱北者 Byoung Ho-park 说。

倡导和平的纹身在当地同样坐拥大量拥趸,象征和平的鸽子、朝鲜半岛的轮廓是每个朝鲜纹身师傅信手拈来的爆款图样。

“革命纹身在朝鲜是可以接受的,但象征和平的纹身也很盛行,我在电视台活动指导局工作时看到过10个人纹着同样的纹身”,脱北者 Jang Hae-Sung 说,他曾在朝鲜电视台工作。

一个朝鲜导游的纹身,图是朝鲜半岛,上面写着 “reunification” (统一)

当然,并不是所有的纹身都是带有明确的政治取向的,熊和龙都是最近流行起来的纹身趋势,关于宇宙的符号和汉字也十分常见,有些朝鲜男人甚至把裸体女性纹在了身上。

和用纹身记录功勋、传达爱国意志的男人不一样,一个拥有纹身的朝鲜女人通常会被认为是来自一个不好的家庭。所以在她们身上,你顶多能看到去美容院纹的韩式半永久。

朝鲜的时尚杂志

《中国胳膊》提到七八十年代纹身还是黑恶势力外在表现那会儿,社会硬茬们都是先拿圆珠笔画好图案,在针尖缠上线以防止针尖刺入皮肤过多,然后蘸上墨水就往胳膊扎。

类似的,朝鲜纹身师也面临着专业纹身工具匮乏的窘境,迫不得已只能用最 old skool 的手针技术扎图——用缝纫针代替纹身针,将其浸入单一颜色的墨水照着手稿开扎。

“墨水和医用棉签过去都是从在日本人那边拿货的,但日本对朝鲜的制裁出台后,进口就结束了,现在很多物资只能从中朝边境进入”,2000年代中期叛逃的 Sun East-hyun 说。

在纹身设备获得渠道日渐收紧的情况下,原本就不温不火的朝鲜纹身市场变得更加萎靡,纹身在平民生活中变得不那么普遍了,在军队中却依旧大受欢迎。

一个老外给朝鲜小孩展示自己的纹身

其实纹身在朝鲜早就不是什么新鲜事物了,在朝鲜王朝初期,很多沿海地区的渔民也会在身上刺上三叶草或四叶草,用以寄托迎来好运及抵制恶魔的寓意。

后来,纹身逐渐变成了王朝的一种惩罚手段,除了是对罪犯施加的刑法外,很多贵族也会选择为仆人留下标志的印记,以防止他们有逃脱的机会。

一名朝鲜人身上的纹身

对于外面的世界来说,似乎那些脱北者是唯一的资讯门户,只有从他们叙述的细枝末节中,我们才有机会管窥这个信息百慕大最纯正最真实的亚文化场景。

一名脱北者在韩国洗纹身,在韩国,朝鲜人往往会因为纹身而遭受歧视

残死乐队 Red War 、隐匿在家中的纹身工作室、平壤建筑物上的涂鸦、在黑市里摩挲传递的U盘…由于朝鲜严防死守的信息壁垒,关于这些魔幻的都市暗涌的真实性我们无从求证。

但可以肯定的是,无论在什么地域或时代,这些存在于地下的活动绝大多数终究逃不过下沉的终局,不过当它们浮露在主流社会当中时,或许能成为反噬权威的一股力量。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