絲絨兔子

經濟學入門仔 / 夾縫中的人 / 美與詩意的追求者。

四月祭|十四年祭。

我閉上雙眼,掐滅自己所有希冀,問自己,就算一切都是虛無,你早就消散在十四年前的風里,飄到無處,會怎樣。奇跡一般的,答案是,不會怎樣。

說著自己不願直面四一和文華,卻還是固執的寫下了這一標題。

我每一天都在奢望自己更懂你,我想象著從未遇上的你會希望我變成怎樣的樣子,之後自顧自地按照腦內的希冀去選擇與前進。

所以說,我說著一切都為你,其實追根究底,一切都只關於自己。大家沉溺於幻象的時候,其實我內心殘忍地明晰。我總在想,若是真如現代科學所講,死後的世界並不存在,14年前的4月1號18點43分之後,這個世界就真的徹底的失去了你,我們所有的哭喊所有的紀念所有的等待其實只是對著空蕩蕩的一片黑暗,會怎樣。我做不到篤定的對自己說「不不不,Leslie一定聽得見,他一定都明白」,我做不到在自己無法說服自己時仍舊固執地活在幻夢中,於是每一次紀念你,每一次與人群一起喊出MISS U MUCH LESLIE的時候,我都在恍惚又恍惚。

我當然想念你,當然希冀漆黑的夜空中閃爍著你的笑容,希冀你纏繞在風里用輕柔的手拂過你愛人的臉龐,希冀我對飛過的蝴蝶傾訴思念的時候你在聽。但是,我閉上雙眼,掐滅自己所有希冀,問自己,就算一切都是虛無,你早就消散在十四年前的風里,飄到無處,會怎樣。奇跡一般的,答案是,不會怎樣。

你給我帶來的一切依舊是真實存在的,每一次因你而起的思索,每一段因你而起的緣分,所有流連在美妙音樂里的下午,以及全部因你光影而留下的觸動和恍惚。哪怕過完這短暫而漫長的一生之後我不會在天上與你重遇,也沒法當面對你講多謝,我依舊會感謝你來過這世間,留給我如此多的美妙的時刻。

前幾天伴著你的歌聲,用了三個下午的時間,把你的專輯封面畫了下來。說起來這個過程其實有點幼稚,對應著數字編號塗好對應的顏色,毫無技術含量。可是三個下午的時間讓這個無聊的過程變得神奇,你在澳洲沙漠里走過的每一寸土地看過的每一眼風景都變成我手下的色塊,我畫你頭頂的天空你腳下的大地,我畫天地間的草木和天地間的你。你的背影堅定有力量,你獨自一人卻不孤單悲戚,你大步流星走向遠方,你的面前是未知但你無一絲懼色,你的背後是無知的人群等待你的引領。你唱著《我》,做天地間盛放最美的一支血色薔薇。我說不出我有多愛這幅畫面。

張先生,我現在是真的很少為你哭了,哪怕為你落淚也是被感動而不是陷入不能自拔的悲傷。我從心底平靜的接受了我從未擁有過你的這個設定,我因你而得到的一切全部是來自你的恩賜,我不悲傷,我好滿足。今天聽到了一首歌,夕爺的一句歌詞久久地留在我腦中。“不懂你的為你憂愁,明白你的嘆此生值得一游。”我不敢說自己明白你,但是我真的為你一生而自豪。再說的殘忍一點直白一點,就連你最後的選擇也為你帶來無盡的寵愛與懷念,生死也成為你繁華傳奇的一部分,不可剝離的一部分。所以我沒法想象若你還在會怎樣,因為我好怕若你還在我根本不會有機會與你遇上。雖說我願意用遺忘你去換取你平淡退場幸福一生,可是不能不說我遇上你是慶幸的。

以及,以及。今天越來越體會到,你最美的是神情。從前幾日某人深情款款的致敬音樂會,到昨天可怕的機器人全息老張,我一直都在思念你的神情。那樣生動,真摯,充滿了可貴的細節。我會不自覺的為你的小動作而心動,你看似隨意的整理領結,還有你額上緩緩淌下的汗水,和唱至情深處微蹙的眉頭。你一抬眉一垂眼,我心就起波瀾。這些細節是如此動人,你的每一個側面都生動完美。除此以外,它們還在提醒我,我喜歡的是一個真真正正的人,他曾來過這世上,他留下深刻的痕跡,我在看著當時的他,而不是技術人員隨隨便便企圖為我造的夢。想到這里我忍不住開始幻想未來,幻想科技能夠在某一天把你還給我們,哪怕幾分鐘也都好。哪怕不是真正的你,是我們造出的你,無論是機器人還是全息影像亦或是什麼我沒法想象的新科技,但只要足夠像你,夠我們做一個夢,就夠了。

碎碎念講完了,我也困了。張先生,期盼你入我夢。晚安。



於17.04.03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