絲絨兔子

經濟學入門仔 / 夾縫中的人 / 美與詩意的追求者。

嘿,胖子

第一次一個人只背上包就去了另一個城市。耳機里放著胖子的音樂,安靜沙啞的男聲。我隨著音樂節奏慢慢地走,彷彿整個世界都是我的。從未感覺自己如此鮮活如此青春。深呼吸望著灰白的天空,儘管吸入的都是帝都的霧霾,我卻有種說不出的快活。
翻出七年前的舊文。喔好幼稚喔我!我怎麼好意思再翻出來發呢!
只是為了記錄一下吧。這場說走就走的小旅行,是我愛上冬野的起點。這次以後,我便對他的聲音上癮,聽他的每一個現場,在他的聲音裡尋找保護與溫暖。


其實,對胖子的愛,還遠遠沒有達到值得為他跑去另一個城市只為了聽他一場演唱會的地步。

可是我用十分鐘做了決定訂了票。沒猶豫,就出發了。鬼使神差的。

可一旦踏上了路途的第一步,此行的一切原因和意義似乎又都明瞭了。第一次一個人只背上包就去了另一個城市。耳機里放著胖子的音樂,安靜沙啞的男聲。我隨著音樂節奏慢慢地走,彷彿整個世界都是我的。從未感覺自己如此鮮活如此青春。深呼吸望著灰白的天空,儘管吸入的都是帝都的霧霾,我卻有種說不出的快活。第一次見到雙層的火車。我對著它興奮的拍照的時候,彷彿聽見後面的爺們說『這有什麼好拍的啊,山炮。快點走別堵道。』我居然回頭一笑。因為我是如此的快活啊,彷彿小鳥第一次飛出籠子翱翔在天空中那樣。(或許該說一句,我顯然不是第一次,當然,也沒有牢籠。)在火車上發呆想昨晚。當初天真爛漫的姑娘們啊,經過不同的道路成長為不同的樣子,可我沒有因此而少愛你們一點點。我只是仍舊像十二歲時一樣,希望自己會一直是現在的這個樣子。

下火車直奔青旅,幾乎是一見面就愛上了這個地方。老闆是個可愛的胖子,比我今晚去看的胖子瘦一點點。很親切,剛見一晚就好像認識了很久。帶著大家開心的聊天玩桌游,天黑之後下樓接每一個來夜歸的女孩子。可惜以後不知何時還能再來天津。不知還有沒有機會再來這個地方。(順手幫可愛的胖子老闆打個廣告:旅捨叫天津hi自由青年旅捨,歡迎去天津的小夥伴去找他玩耍^_^)這次還認識了一個在天津上學的小夥伴。她說第一眼看見我背著背包和相機出現在門口,就覺得,這姑娘真棒。我默默因為這句話開心了N久。我出發去看演唱會的時候,胖子老闆正準備出門買菜做飯。真遺憾只住一晚,錯過了這樣溫暖的時光。

急匆匆出了門。急匆匆奔向一場與純淨聲音的邂逅。

嘿胖子。就這樣與你相遇了嗎。突如其來的興奮感在等待你上台的幾分鐘內悄悄的來襲。平時躲在耳機里陪我走過小半個北京,翻過大半本教材的男聲真真切切的變成百米開外的抱著吉他彈唱的男孩。生活是這樣子啊。給你打擊的同時也從不忘給你驚喜。跟你唱著我愛的歌的兩個小時,是我這個月最幸福的兩小時。你簡簡單單的站在台上,穿黑色T恤,麥克風上掛著一條黃色的毛巾用來擦汗。你留著小鬍子,憨憨的笑著。沒有舞台效果,沒有燈光變化,沒有炫酷的出場方式。沒有大屏幕,沒有華麗的音響設備,沒有龐大的伴唱隊伍。你帶幾個樂手伴奏,幾台音響,一個人或安靜或瘋狂的唱啊唱,卻給了我們如此盛大的禮物。

嘿胖子。見到你真好。總覺得你離我更近一些。你從小長到大的地方——安和橋。而我現在在附近上課自習,耳中灌滿你的歌聲,走過滿是樹蔭的柏油馬路。每一次去安河橋北車站坐地鐵的時候,耳邊總會不知不覺的響起熟悉的旋律。讓我再看你一遍。從南到北。那座已經不在的橋,承載了你整個童年時光的橋。輕輕的和它說再見吧。每一次我讀你專輯扉頁的文字,或者認認真真聽這首歌的時候,都會悄悄紅了眼眶。你有太多堅持和稜角,讓我愛不釋手,想起來就忍不住微笑。

現在想來,我愛上的人,大抵都是這個樣子吧。至於北京這個城市,並沒有讓我十分喜愛。仔細想來,老城的韻味和紅牆黃瓦都十分對我的口味,依舊固執說不愛的原因,大概是因為,這裡沒有我愛的那個人啊。還好這個城市有你,還能給我一絲溫暖安慰。

不知道在這裡僅剩的幾年時光,有沒有足夠的運氣,在地鐵里,在大街上,在偶然路過的酒吧里,一抬頭看見你。我一定走過去,拍拍你的肩膀。對你微笑著說——嘿,胖子。你好。再見。

ps.科普一下,因為我相信大多數人都不知道胖子是誰。他叫宋冬野,是一個搞獨立創作的民謠歌手。他廣為人知的兩首歌是《董小姐》和《斑馬斑馬》,都是因為選秀節目走紅。而他,是一個值得你安安靜靜聽他每一首歌的人。


2014/10/13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