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et

經濟學入門仔 / 夾縫中的人 / 美與詩意的追求者。

祈求風和雨/吹我返故鄉的某處

時間一天一天溜走,世界和我一直在改變。我本來已經放棄說些什麼。

但,我城今晚大雪紛飛,我突然不想睡覺。


我太久沒回鄉,熱帶潮濕的海風叫我快要忘記這熟悉的寒冷氣味。我離開了太久,台灣又太好太暖,有時我會倦怠地想要永遠蜷在那個飄落的小島上。人在一個地方待久了容易習慣,習慣那裡的日子,不記得自己是從哪裡出發。直到下飛機的一刻,我踏入零下二十度冷冽的陽光中,感嘆這才是我的身體屬於的地方。


今年冬天,我家裡的老房子拆遷。那是我爸爸媽媽結婚的地方,是我出生的地方。但其實我幾乎沒有什麼特殊的記憶,只隱隱約約記得在那低矮的平房中,我咿咿呀呀地學著牆上貼好的古詩,絲毫不知道那些文字是怎樣的意思。

還不到四歲的時候,爸爸媽媽就帶我搬離了那裡。這生命的起點在我的記憶中佔據的比例是那樣短少,在越走越遠的路上我幾乎從未回頭看。

直到這個拆遷的冬天,曾經飄落各地的鄰里,都紛紛返回同一個小小的屋子,辦理拆遷賠償的手續、準備文件⋯⋯這些曾經都在那個小小的窄巷中生長出的生命在這漫長的分離後又重新有了短暫相聚的由頭。

那些人我早已不識,見面除了客套地笑笑以外,也別無它事。爸爸跟他們漫不經心地敘著舊,我在旁邊安靜地聽。

「你們就好了啊,女兒飛了這麼遠。」我訝異地意識到這些在我心中理所當然的路,居然被旁人如此地羨慕著。

「有一些人,這一輩子都窩在那個平房中,沒離開過這裡。」而這些被我當作理所當然的幸運,又是有一些人終其一生都沒能得到的。

那些口音,那些樸素地真誠的回憶,提醒我,我是從這裡生長的千萬顆種子中的一顆。我不喜歡這樣的比較,但有的時候,想像在歷史上的某一點,在對此時此刻的狀態懵懵懂懂的過去某時,那些曾經交織在一起的生命自彼時起,越走越遠,差異越來越大,反而會生出某種特別的、難以言說的感慨。

我已決意不再回來。我像一條藤蔓一樣慢慢爬遠,未來還要去到更遙遠的地方。


我不知道未來在哪裡。我不知道我會不會飛到很高以後突然跌落。

但這個寒冷的北方小城,卻永遠有一扇門是為我開著的。那些曾經生活過的軌跡,也像絲一樣永恆地纏繞在我的生命中。



你叫我幫你譯一首德國歌詞/並沒有說是為什麼事
那首歌說向外面世界奔馳/渴望那一天將至
祈求風和雨/吹我到理想的遠處/故土沒法跟隨我意願
但為什麼終於/穿過海灣來到老遠/卻很想返回我的屋邨
你叫我幫你譯一首德國歌詞/像在訴說著你心願
拍拖 出國 交友 工作 生兒/難道不是為逃避寂寞不斷?
祈求風和雨/吹我返故鄉的某處/異國沒法消除我睏倦
但為什麼終於/返到故鄉鞋都未轉/卻很想離去我的屋邨
但為什麼終於/穿過海灣來到老遠/卻很想返回我的屋邨


登入發表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