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et

經濟學入門仔 / 夾縫中的人 / 美與詩意的追求者。

一天。

這一天,我彷彿飄在我的生活之外。


早上睜開眼睛,武漢封城。

我不知道該怎樣描述我的心情。我知道這種強力措施是必要的,但我還是感受到無法形容也無法釐清的難過。

或許是昨天看到一些消息說武漢城內物資短缺,醫療資源無法滿足病人需求,導致城內的病人無法得到有效救治。很快又有一些消息跳出來「闢謠」,說這是謠言,是恐慌民心的消息。

從牆外回到牆內,我又開始霧濛濛看不清楚。

轉頭打開微博看(被篩選過的)風向。

其中一個投票是「你覺得武漢封城對嗎?」。我看到的時候,大概三千個人選了「當然不對」,七萬個人選了「當然對」。

或許是對的吧。但,我在想的是,這些人怎麼就可以這樣輕易地「當然」。


早餐時討論起這個。於是我的早餐不歡而散。

我不是不能理解我的父母,他們是循著怎樣的脈絡,成為今時今日「絕對信任官媒聲音」的擁躉。但,我總是盲目地覺得,如果你是一個有一點點同理心的人,如果你能接收到一點點來自武漢城內的聲音,你都不應該為這一條政策舉手相慶。
(你可以同意 但你總要心懷愧疚吧)(要怎樣才說得出口讚嘆呢)

我不知道他們是怎樣理所當然地稱讚共產黨的強力,怎樣用一種彷似國家加持的絕對正確的信心蔑視地貶低我的情緒反應,更不知道這樣是不是代表我的爸爸媽媽是自私的、沒有同理心的、平時我遇到會討厭鄙視的那類人。

我要怎麼接受這件事呢?
我的媽媽軟軟的又香香的,我好愛她。我的媽媽很愛我,她願意為我付出她的一切。我的爸爸做菜很好吃。雖然他自大固執講話又討厭,但是他是有在思考,也有在成長的中年人。在我眼裡這些都很難得。

我想要愛他們,想要認同他們,那是我認同自己的基石。

但我要怎麼愛他們,怎麼認同他們,又怎麼認同我自己?


抵抗過這個。還有更多的在前面等著我。

「如果可以」

如果我的政府可以不只以穩定為第一目標,如果我的政府真的做到了像它說的那樣信息透明,那事情會不會好很多?

如果。如果。如果。

如果我的國家允許他的國民自由說話。如果我的國家肯聽取意見。如果我可以全心全意地熱愛我的國家。

如果。如果。如果。


但沒有如果。

現在我的國家爆發了這樣的疫情,我的人民在受難。
(不 那不是你的人民)(但那是一個一個活生生的人)(你沒有辦法不在意)

還有台灣人和香港人的惡意。
(要怎樣面對 那是我那麼愛的地方)(但他們不愛你 醒醒吧)

質疑跟詢問是最溫柔的等級了。還有更多的盼望極權崩落的黑色螞蟻,希望這一場大病燒死共黨的所有擁躉才好。

我理解你的憤怒,我理解你的失落。
但那裡,也有我的媽媽啊。


要怎樣自處呢,在月牙的兩端蕩來蕩去。

我找不到自己的家了。
(你早就失去它了)


所以我一整天都沒有做事。
(這是藉口)(你不要再給自己找藉口)

沈溺在沒有營業的台劇跟垃圾話裡讓自己不去想它。
(但還是沒辦法入睡)(睡前要先清空腦子)

明天,就要迎來新的一年了——————
(歡樂喜慶熱鬧的新年)

登入發表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