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撒列

追求自由的灵魂

飞鸽传书——后疫情中读罗马书(4)

罗1:13

弟兄们,我不愿意你们不知道,我屡次定意往你们那里去,要在你们中间得些果子,如同在其余的外邦人中一样;只是到如今仍有阻隔。

“阻隔”大概是我们在疫情期间最多感受到的一种状态,虽然中国大陆已经大部分恢复了正常的状态,但是各类的“阻隔”仍然像核反应堆里的石墨一样阻碍限制着链式反应。

比如,你到一个地方,进入时需要扫描健康码,如果你不巧这几天去了外地,你就得特别标记后才能通过验证。同样,对于一些单位的人员,要出去外地一般都要通过特别审批才行,更不用说去国外了。所以,虽然我们日常的生活已经大部分恢复,对于我这样不用不经常出门,透过网络就可以连接的人而言,大概不会感受到很大影响,那些需要经常出门的还是会感受到“后疫情”时代留下的种种痕迹。

“阻隔”并非一定是坏事,它可以催生出新生事物。就像保罗,不能马上到罗马去传福音,但是这逼得他写下罗马书给我们,否则的话,我们今天就是去新约中最重要的一卷书信了。“阻隔”并非是问题的关键,关键是我们里面的动机和持续不断的呼召,无论是否有疫情的影响,有什么是我们不会放弃停止的呢?

在过去这段时间里,网络被大大使用并开发出很多新的功能,这都是因为疫情而来的发展机遇。在线教育有了新的发展阶段,未来,线上和线下的融合贯通将成为主要的渠道。那么,福音的传播,门徒的训练也可以透过网络来完成吗?这是上帝在这个时代给我们发出的问题。

很显然,在通讯交通不发达的时代,保罗借着书信来牧养外地的信徒,不单是那个时代的信徒,也包括今天的我们。在马丁路德时代,印刷术的普及,使得更多的平信徒可以获得圣经或真理的信息,这极大促进了宗教改革的推进。一种变革,无论是内在的心灵抑或社会的变革,首先源自一种信息的传播和广泛接受而来的共鸣,那么,我们有理由相信在今天的时代,福音的信息可以借着网络更有效的传播出去。挑战是,在众多的资讯中,福音的信息如何能够引起我们的注意或重视,更何况在中国你还要经常面对被封号、屏蔽的情况。

前几天,很多主内的公号遭受了新一轮的“封杀”,大概是当局感受到疫情期间,宗教信息借着疫情有了更加广泛的传播,以我所在的教会而言,我们透过网络可以服事到很多外地的肢体,也可以透过网络将原来的课程更多的传播和分享出去。这都是在没有网络的情况下无法想象的。

信息的价值在于其传递性,就如同一篇论文的价值可以从引用的数量上显明出来。同样,即使我们现在在网上的福音信息仍然十分微弱,也不断遭受屏蔽和封杀,但是只要不断的有人去传递,能够不断带来影响力,那么这些信息就会在时间中被筛选出来,而成为历史的沉淀,而那些大量的垃圾资讯都经不起时间考验而被淘汰。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