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惠菁

作家。居住在台北。著有散文集《你不相信的事》、《給冥王星》、《比霧更深的地方》,小說集《末日早晨》等。

什麼樣的真相值得付出生命?

發布於
《深入絕境:戰地記者瑪麗.柯爾文的生與死》書介

(寫在閭丘露薇導讀《深入絕境:戰地記者瑪麗.柯爾文的生與死》」網上讀書會之前)

今天下午16:00,有一場「什麼樣的真相值得付出生命?——閭丘露薇導讀《深入絕境:戰地記者瑪麗.柯爾文的生與死》」網上讀書會。這場非常難得,請到閭丘露薇來談這本書。

閭丘露薇是伊拉克戰爭時唯一在現場直播的華人女記者,現在是香港浸會大學新聞系助理教授。我會為請她從自己的經驗出發,多為我們談談戰地記者的經驗,以及她從這些個人經驗中看到的瑪麗.柯爾文這個人、這本傳記。「戰地記者」這份職業,對我們大部分人而言幾乎是螢幕上的存在,在今天這個動動手指就能轉發遠方消息(或假消息)的時代,我們幾乎忘了,真正的新聞常常是要冒險取得的。戰地記者們有什麼專業和信念,會做怎樣的判斷?像瑪麗.柯爾文這樣的記者,他所處的時代,和我們有什麼不同?

在《深入絕境》這本書中,作者提到:瑪麗.柯爾文成長的時代,是記者可以是英雄的時代。瑪麗.柯爾文生於1956年的美國,在1970年代,美國發生了多件新聞記者揭漏醜聞的事件:1971年,《華盛頓郵報》曝光五角大廈文件,揭露美國政府的不當越戰決策(即梅莉.史翠普主演電影《郵戰》的背景)。次年,調查報導記者希莫爾‧赫許揭露美國士兵殺害越南村莊三百名平民的美萊村屠殺事件。之後是水門事件醜聞,揭發者是《華郵》的兩位記者,尼克森因而下臺,這個故事也在柯爾文大三時拍成電影,由達斯汀.霍夫曼與勞勃.瑞福主演。

當時記者與美國文化圈有反體制的性格。瑪麗.柯爾文剛進入新聞界時,在合眾國際社的啟蒙導師之一(也是一度的戀人)是盧西恩.卡爾,他是「垮掉的一代」傑克.凱魯亞克和艾倫.金斯堡的朋友。傳聞凱魯亞克的《在路上》就是寫在卡爾給他的一捲合眾國際社稿紙上的。

傳記中描寫的瑪麗.柯爾文,有種波希米亞風格,經常珍珠項鍊搭配寬鬆襯衫和牛仔褲,經常派對喝酒。不過她加入的外派記者圈子,也是一個充滿傳奇人物的世界。她在1985年擔任合眾國際社巴黎分社主任,短短一年任期中專訪了格達費。1986年她成為《週日泰晤士報》的記者,這個職位的前任是經常報導北愛爾蘭、中東、中美洲衝突的大衛.布朗迪(David Blundy),布朗迪三年後在薩爾瓦多死於槍手槍下。更早的前任還有柯爾文的偶像,瑪莎.蓋爾霍恩的好友薇吉尼亞.考勒斯(Virginia Cowles),二戰期間的《週日泰晤士報》特派記者。同報社還有尼可拉斯‧托馬林,他派駐越南時揭露美軍濫殺平民,1973年死於中東贖罪日戰爭。

這些是瑪麗.柯爾文作為新聞界新人時,那個圈子中赫赫有名的大前輩。她如何成長為其中的一員,而且是佼佼者。她做了什麼選擇,最後犧牲生命。

我自己在讀這本書時,會覺得,那似乎是一個「黃金時代」。報社和電視台仍然有充足的預算,願意送記者去現場採訪。記者也有使命感,冒生命危險去把新聞傳送出來。台灣近年非常熟悉的電影,講韓國光州事件的《計程車司機》,也是基於一位記者採訪的真人真事,突破封鎖線將新聞向外傳遞。

今天的世界,仍然需要記者。我們仍然有那樣的新聞嗎,我們距離現場,距離真相有多遠?

這些是我今天下午想問閭丘露薇的問題。

一起來吧!

(如錯過今天講座,可於下週之後衛城臉書上觀看錄影。)

《深入絕境:戰地記者瑪麗.柯爾文的生與死》購書連結

博客來   https://tinyurl.com/9vcb227

誠品線上  https://tinyurl.com/5ynt4xf5

共和國網路 https://tinyurl.com/t56ak68v

讀冊生活  https://tinyurl.com/b43xshnc

金石堂   https://tinyurl.com/2mfhuz9x

MOMO  https://tinyurl.com/kb4ynwb2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