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惠菁

作家。居住在台北。著有散文集《你不相信的事》、《給冥王星》、《比霧更深的地方》,小說集《末日早晨》等。

不要輕易放掉那份煩躁

發布於
日劇《半徑五米》:「不要輕易放掉那份煩躁,其中或許有只有你寫得出來的報導。」

被 Jialing Lee 推薦看了一個日劇《半徑五米》。確實很有意思。女主角前田風未香工作的地方是一家週刊,分成兩個部門(「一折」和「二折」)。一折專報聳動的大新聞(醜聞、緋聞),記者採訪時往往要跟蹤、偷拍、埋伏。二折則偏生活和專題,看重的是能否以別出心裁的角度,寫出令人共鳴的題材(日常生活環境半徑五米內的事)。

可想而知,雜誌主要的銷售由一折在帶動。一折的組長也有種氣焰極高的自豪,但是其人價值觀卻是令人難以領教地刻板,非常地異男,對新聞的判斷和標題下法幾乎都從人性本惡出發。二折則步調和一折完全不同,成員也非常古怪而特別。故事就從年輕的女記者風未香,跑砸了藝人緋聞,被從一折調動到二折開始。

風未香的調動,看起來像是因爲失敗,其實是「身體很誠實」的結果。她意外發現,某位聲勢正好的年輕偶像男藝人,愛上了大他三十歲的女星。對週刊而言這是個大發現,組長派她和攝影去跟拍,準備寫成封面故事。但她也在內部討論中發現,寫出「忘年戀」還無法滿足組長。在組長眼裡,男藝人對大自己三十歲的女星不可能真心的,一定是利用,至少要寫出這種程度的聳動。風未香雖然不被說服,先默默吞忍下來,但之後跟蹤時卻親眼目睹男藝人捧著花束,迫不及待的戀愛表情,而把無線電(和下巴一起)掉在地上,被藝人發現。後者知道被跟拍了,提早公開戀情,破解了週刊的獨家。

發生這件事後,風未香被調到二折。一開始抱著失敗的心情。但其實她非常適合二折,也漸漸建立了敏感度和自信。那個敏感度,在一折不但不會被看重,還會被扭曲(注意到了戀情,卻不能寫成戀情,要寫成男星對女星的利用),在二折卻被看重而漸漸發揮出來。

故事到第九集,一折與二折在同一個新聞上交錯了。一折的男記者山邊(也是風未香交往中的男友),和風未香同時注意到一個新聞:有一家新創企業標到了政府的案子,開發育兒app,但是進度不如預期,app始終處於停用狀態。風未香是從育兒需求角度、新創企業女CEO有何動機開始追這個新聞,山邊則是從其中必有醜聞的預設開始追。一時,兩個方向、兩種敘事都有可能,彷彿一家週刊在自我競爭觀點。而一折的角度應該是佔有先天的優勢,因為,只要能證明事有蹊蹺、暗示有檯面下交易,就是大眾容易理解的角度。但二折的角度,要成為一篇值得一讀的報導,還少了什麼,還要再看到更多才行。

最後她確實看到了。這一集的故事中,風未香看到男友為一折寫的報導角度,感到不對勁,感到煩躁,就像當時原本她要報導的是忘年之戀,卻幾乎要被一折組長切去手腳,放進錯誤的分類裡一樣。她不認為山邊所寫的版本是故事的真相,她找了更多的線索,讓原本不願開口的人開了口。結果寫出的故事,其中有更多的人性,足以令山邊放棄自己正在寫的那個版本的報導。

這一集的金句是:「不要輕易放掉那份煩躁,其中或許有只有你寫得出來的報導。」

在事物現有規則和分類方式中煩躁的人,不要輕易放掉那份煩躁。也不要期待「一折」來接受自己。正因為有落差,才會有那煩躁。不放掉煩躁的方式,是繼續去追出事物更大的輪廓,更深的意義。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