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7 篇作品累積創作 3476 

活在風俗民情裡的女性情思

River

粽子,是娘家寄來的。大大的一串,趕在端午節前夕送達。今年因為家裡長輩已經圓滿功課,按照習俗,不能包粽子,一般都是親戚送來。我常覺得一個女人最大的身分流動,應該就是結婚了。從娘家到婆家,從女兒到太太、媳婦、妯娌、或許後來成了孩子的媽媽。就像一株植物移植到另一盆的土壤裡,適應新的環境...

愛我所是,非你所願

River

從小,奶奶就重男輕女,她常在我面前說:「生女孩最不值得!結婚後就是別人的!還幫別人賺錢!」幽怨的表情像鬼魅飄過,冷冷地….而這些語言如同符咒,牢牢貼在我的意識深處。那是一張無法撕下的標籤,從此,我老覺得自己生錯性別、愧對爸媽!(學生時代把兼家教的錢補貼家裡開銷。

聽見也聽懂子宮的敘事

River

坐看雲起,樹影婆娑,彷彿我和子宮共舞,在愛裡……

情誼不老~~千山萬水,送妳一程

River

生與死,看似透明,卻在措手不及下,明明朗朗照見那躲不過的面目

人我小劇場

River

當犧牲、忍耐與努力工作成為眾人口中的美德,甚至被認為理所當然時......

花‧鳥巢‧子宮

River

流蘇的嫩葉濃蔭深處,正孕著新生命;在宇宙的共時性中,看到自己的心生命也在重生....

《阿嬤的大腳丫》

River

我的母親有一雙男人般的腳,又大又寬又厚。這樣的大腳,在母親那個年代是完全不符合她婆婆的審美標準。因此,從小我就聽過好幾回奶奶這麼說:「妳媽的腳真難看!」 母親的大腳是有原因的。小時候外婆就不在了,當值少女階段的母親,就得挑著鳳梨,走長長的山路到市集去販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