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雪堂

寒雪是考驗也是恩賜,醉與不醉皆是人生,盼與君同醉,逍遙夢蝶。

重拾文筆

發布於
三個月前,創作的慾望突然像寒冬過後的向日葵種子般,朝著太陽奔放茁壯,我忽然透悟了”不惑”的真諦。不再顧忌形式,不再關切文體,不再疑惑一切外在阻礙寫作的因素,我只想讓靈魂狂舞在文字的伴奏下。

在五月初開始決定加入馬特市重拾文筆前,曾經停了非常一段長的時間沒有寫任何東西,當時在情感和思想上處於枯竭的階段,所以寫不出東西來。就像是處於廣闊的沙漠中,沒有綠洲源泉,硬要去栽種,就只能面臨枯萎的命運。

寫作慾望的消失除了生命在沙漠中蹣跚徘徊,培養不出美麗的曼陀羅外,文學之死的困惑也讓我在思考文學本質和未來可能形式的漩渦中掙扎而無法跳出。還記得年少時曾有”讀書破萬卷,下筆如有神”輕狂筆觸,自以為風流地可以信手捻來各式文章,引經據典,談尼采、叔本華、福婁拜、托爾斯泰、海明威、米蘭昆德拉、老莊、蘇辛、李杜、老舍、張愛玲….。然而數十年後,這些偉大的人類文化遺產在我的生命中開始逐一消失。就像結繩記事是一種美,但已漸漸成為考古學家才讀得懂的符號,最終可能只會淪為存放在AI記憶體裡的一個小區塊。

當然,寫作多多少少會透漏自己的心境,這也是有時會不敢下筆之因。雖然內心深知最珍貴美麗的就是”赤裸裸”,將自己一點點無助,一縷縷哀傷,一絲絲喜樂、一團團苦悶以及一陣陣迷惘毫不隱瞞地呈現出來。但就像習慣要穿衣般,下筆時還是會再三斟酌,遮遮掩掩,最後終覺得不美而放棄。

 人生的有趣就在旅途中會突然遇到一些轉折,記得以前一位國學老師曾將孔子的四十不惑解讀成”不去疑惑”而不是”沒有疑惑”,當時雖然理解,但感受沒有那麼深刻。然而,三個月前,創作的慾望突然像寒冬過後的向日葵種子般,朝著太陽奔放茁壯,我忽然透悟了”不惑”的真諦。不再顧忌形式,不再關切文體,不再疑惑一切外在阻礙寫作的因素,我只想讓靈魂狂舞在文字的伴奏下。想像莊子的逍遙以及佛陀的悟道,拋卻所有的心緒淬鍊以及苦思沉澱。雖然”雜念”曾阻止我前進,但它是生命中所不可或缺以及最真實的,我在它的洗禮下掙扎、困惑、淚流滿面而徬徨無措,這一切都是寒冬埋藏一切所化成的養分。


醉雪堂會是一個追求逍遙的殿堂,希望你能每月用一小杯的咖啡參與贊助,讓這個殿堂發揚光大。

贊助連結:https://liker.land/lopalo6688/civic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文學之死

9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