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里讀行

本來環遊世界,當下遨遊書海

讀《槍炮、病菌與鋼鐵》

發布於

終於讀完 Jared Diamond 的大作《槍炮、病菌與鋼鐵》。近年來有關人類宏觀歷史的專著很多,諸如《人類簡史》、《極簡人類史》等,《槍炮、病菌與鋼鐵》可說是較早期的一本,於1997年出版,更獲得當年的普立茲獎,所以觀點很有點似曾相識。

《槍炮、病菌與鋼鐵》的主要命題,是“為什麼美洲會被歐洲殖民,而非相反?”;更準確的說,則是“為什麼先進文明出現於歐亞大陸,而非美洲或非洲?”。此問題尤其適用於非洲,畢竟現在公認人類誕生於東非大裂谷(坦桑尼亞到埃塞俄比亞)一帶,故當地人類理應有最長時間發展出先進文明。

東非大裂谷

最初期的答案,是白人的智商比黑人更高,所以白人最先發展出機械槍炮,得以橫行天下。以前的人類學家甚至認為黑人是未完全進化的人類。但經過不同測試,以至基因檢定,世界上不同種族的人們雖然面貌膚色有些分別,但內裡的基因和智商基本相同,所以無從推斷出以上結論。

Jared Diamond 的說法,是文明發展基本與人種無關,而是受地理和環境因素影響-- 歐亞大陸總面積最大,可供馴化的動植物品種(如野麥、野牛)最多,所以最早發展出農業。農作物的豐收不但令人口倍增,更令人們從四處搜獵轉為定居,甚至有餘力供養非勞動人口-- 工匠、祭司和統治者,最終令大型社會(城市/國家)出現於中東一帶,進而發展出文字、技術等種種先進社會的標誌。而且由於歐亞大陸呈東西走向,各處氣候相近,有助農業文明和技術迅速傳播,最終令槍炮與鋼鐵最先出現於歐亞大陸。

相對的,撇除人類較遲抵達的美洲和澳洲不談,非洲雖然最早出現人類,但由於大陸呈南北向,氣候差異甚大,而且可供馴化種類相對較少(斑馬、犀牛、長頸鹿等都無法被馴化),所以農業文明遲遲未出現,直至歐洲人殖民非洲時,仍然有不少非洲人處於小型農業,甚至原始社會的狀態。

不過相比起美洲的原居民,例如阿茲特克人和印加人而言,非洲人可說已是幸運得多。由於歐亞大陸人口和畜牧比較密集的緣故,大量病菌自動物處(蝙蝠?)傳入人類,導致瘟疫頻生。經過幾千年的基因挑選,歐亞人對這些病菌早已習以為常,大多擁有抗體;但當歐洲殖民者進入美洲大陸時,未有抗體的美洲人便在這些病菌前大批大批的倒下,令曾經擁有二千萬人口的印加帝國迅速崩潰,歐洲殖民者坐享其成。到了現在,相比大多非洲國家仍然由黑人當家作主,美洲原住民已經所餘無幾,美洲居民大多為白人後裔。

Jared Diamond 花了書裡的大部分內容闡述為何先進文明誕生於歐亞大陸,而非美洲或非洲;但在書中的結語部分,他卻突然嘗試用半章的篇幅解釋為何資本主義和現代文明誕生於歐洲,而非比之早熟的西亞(中東)和東亞(中國)。Jared Diamond 的解釋是,相比起歐洲國家因為分裂成眾多國度而鼓勵商業競爭和進步,西亞土地早已在過度灌溉中沙漠化而變得荒蕪,而東亞則因為地理的關係(海岸線、山脈分佈、河川走向)而令當地容易趨向統一,而統一的帝國往往不鼓勵創新、探索和競爭。雖然這觀點因為篇幅過短而未得詳細闡述,但卻足以令人反思-- 尤其想到中國思想的頂峰,是統一以前的春秋戰國;中國科技的頂峰,是處於半分裂狀態的宋朝;而大一統的明清兩代在鄭和下西洋後便長期處於鎖國狀態,從此與其他文明脫節……

當然,正如 Jared Diamond 也有提及,歷史(及一眾社會科學)與科學的不同之處,在於歷史無法做實驗,無法複製結果,也無法根據理論準確預測未來。所以歷史學家的學說往往言人人殊,皆因從不同角度解釋皆言之成理。人類歷史只有一次,這一次由歐洲人殖民澳非美亞;但是否代表如果歷史重複一百次,每次都是此結果,或出現此結果的概率較高?這真的很難說。

但我們研讀歷史,正正希望能透過分析歷史背後的規律,來了解現今的世界,觀察未來的趨勢,甚至改變歷史。這野心雖然龐大,但卻不是從未發生過-- 當年馬克思研判人類歷史,預測總有一日工人階級會發動革命來重新分配社會利益。他的預測雖然沒有完全實現,但卻令資本階級警惕,從而制定出更公平的福利政策,這可說是第一代大歷史研究影響歷史的例子。現今瘟疫盛行,人心惶惶,恐怕全球化因此而絕。但從歷史的角度看,既然環球貿易是受到利益所驅動,除非在外地生產比本地成本更高,否則國際貿易不會輕易消失。至於各國在瘟疫後會否“去中國化”,香港又在其中處於什麼位置,這倒是值得我們思考的。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