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看少写

Fully Automated Luxury Gay Space Communism 乱写

迷茫、媒体与民主 | 日记

一段时间没有写点什么,对政治有些乏力感,但是因为两会与香港国安法事情,又想写点政治的东西

我个人无条件支持香港普选特首,实际上我觉得东莞市长也要普选,国家主席也要普选 /……大概我在政治立场上已经患了精神分裂症。

上面Imananotomihsah的评论,看到之后我也是只能叹气,毕竟我在matters上写的第一篇就是关于对香港的民族主义变得无感。我问我自己,我支持香港普选特首吗?支持中国普选吗?我得出的答案应该是:根据宪法来吧。不能说是反对或支持,毕竟香港的基本法便写着要达成普选的目标,人大在2007年也说明2017年便可普选,那还有什么理由不进行普选呢?中国亦同理,宪法中也写出人大由民主选举产生,无理由不去实施。
我之前的一个评论提到twitter上一位一直很亲共的老外,说中央应该给香港推进普选。如果这么亲共的那位都说该给香港普选,他怕是也感觉现在的情势压力了。可惜两会上王晨副委员长有句话 “特别是2019年香港发生“修例风波”以来,反中乱港势力公然鼓吹“港独”、“自决”、“公投”等主张” ,虽然香港没有公投制度,但是把这个列到里面还是说明普选遥遥无期。

到这有人可能会说,我这不就是支持普选嘛,或者问我为什么不支持普选。然而近年来世界发生的事,让我重新思考了到底普选代表着什么,我之前与蔷薇新娘说过,我支持民主的本质,即主权在民,或者说人民当家作主,但是现在所谓的liberal democracy我很难认为是民主的。

我也读了很多“反共”人士,或者民主人士的想法,但我逐渐发现了一点,有些人把民主(liberal democracy)当成了万能药,仿佛只要大家公平的一人一票选举,一切问题便迎刃而解,不知道用这个词会不会过分,但是那就有如同对民主“迷信”一般。我认为最近的一个例子便是张雪忠教授写的《张雪忠致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全体代表的一封信》,里面列举了切实存在的中国社会的问题,包括新冠疫情应对的缺陷造成的灾难,然而张教授一言 “过去七十年,无论是在国家构建方面,还是在社会治理方面,都是一场彻头彻尾的失败。” 但眼看世界,无论政体,一场疫情都凸显出来无数的问题。

新闻自由、言论自由、公民社会,这些因素又是否与民主有联系呢?纽约时报在几周前发出了一篇对台湾当时副总统陈建仁的profile文章,里面对副总统赞不绝口,讲陈建仁白天当副总统,晚上当科学家。我当时便觉得这很可笑,就改了这个

该文借鉴国际深度报道表述方式,从200余万字主流媒体公开报道中精选相关素材、有机整合汇编,集中反映陈建仁副总统作为台湾领袖的为民情怀、使命担当、战略远见和卓越领导力,全景式介绍台湾人民在陈建仁的集中统一领导下,紧急动员、齐心协力,打响疫情防控人民战争、总体战、阻击战的阶段性进展和积极向好态势,彰显民进党领导和台湾民主制度的显著优势,展现台湾积极与国际社会合作、共同维护全球和地区公共卫生安全的巨大努力。

如果有人好奇,这是从新华社《大国战“疫”》稿子里摘出来的,当时就有人回复说,“台湾怎么能跟中国比,台湾是民主的社会啊,根本不一样”,可我当时就很困解,为什么民主的社会要对一位副总统谄媚呢?后来又有人说“因为台湾本身做的就很好啊”,这我同意,台湾这次疫情无疑是成功的,可这就代表要这么毫不保留的赞扬吗?
在3月时,中国决定驱逐NYT、WaPo、WSJ的美籍记者,当时有一位匿名的曾驻华的外媒记者发表一篇中文文章《一个外媒记者的来信》,文章中提到了一个问题 “为什么外媒一直抹黑中国?”,我想象大家在小粉红嘴里经常听到这个,这位记者在文中提到三点,包括驻华记者有些能力差,需要迎合外国读者,但我觉得最重要的是第三点,新闻价值观的差异

换句话说,文章如果都只提正面的,那不是新闻,而是宣传。/…… 西方媒体为什么那么喜欢报道负面现象呢?这听起来也许有点扮清高,但确实有许多记者是希望自己的稿子能够引起正面效应,推动社会进步。

所谓新闻自由,不便是能够报道负面新闻的自由吗?我不清楚中国的新闻价值观到底有没有不一样,但是我是完全支持这种价值观的,可为什么这种价值观到了台湾就荡然无存了呢?难道只是因为台湾“民主”吗?民主难道不应该更加跟从这种新闻价值观吗?有些台湾的朋友可能看了生气,请见谅,但这也不只是台湾,比如说还有韩国

日前韓國「文化體育觀光部」下的「海外文化宣傳院」便就從一月二十日起到四月二十八日為止,分析了全球 42 個國家的 436 個媒體中,當中有關韓國應對武漢肺炎疫情的 5,589 單報導。歸納出韓成功對抗疫情的三大要素:透明、溝通與官民合作。
一条横线与美国民主

不知怎么机缘巧合,一个6年前的Vox视频被我看到了,短短两分钟,Ezra Klein(推荐听一下他的podcast或者书),他呈现了可能是美国民主最令人无力的一面。
一条横线,X轴代表选民对政策的支持度,Y轴代表政策实行的可能性,这条横线代表了,无论选民的观点怎样,那对政策制定者完全没有影响,支持率高的政策并没有更可能实施,支持率低的政策并没有不被实行,选民的声音没有被听到,反而被忽视了。代表对选民的责任只体现在选民投票的那一瞬间,当投票当选后,选民对代表便失去了监督能力,而各种利益团体则可以无时无刻的为自己想要的政策游说。

有人会说,下一次选举把代表投下去就好了,是没错,可是你会知道想要把代表投下去吗?

纽约市每400人就有一个死于COVID-19

这是个让人震惊的数字,然而当你去看纽约州州长Andrew Cuomo的支持率时,你完全不会感觉到,Cuomo客观的来说并没有做的很好,甚至可以说是很烂,可是他能够在电视上装作一位有能力的政客,去说几句安慰的好话,而媒体则需要为Trump的无能造出一个对立面,通过manufactured consent,支持率达到80%以上,甚至被问到想不想要竞选总统。

manufacturing consent


中共常拿 "美國不容許 14 億的生活質量和他們一樣",然而國內的實情是,中共黨內有 10 到 100 萬人,不容許國內 14 億人和他們的生活質量一樣

上面DrunkenMarxist的一个评论,我当时简单回复了一下,但实际上这段话只对了一半。上面语境中的“美国”,指的是美国的统治阶级,如果中国14亿的人的生活质量能够与美国相当,那么中国毫无疑问的会超越美国成为世界霸主,这就损害了美国统治阶级的利益,所以他们不可能让这件事发生,再加上统治阶级为了维护在自己国内的利益,来把自己保持为统治阶级,最后被剥削的还是两国的工人阶级与无产阶级。

或者说即使这样中国也该实行现在这种民主?因为那样的话至少网络不会有墙吧,或者这次民法典同性婚姻就能被讨论了。如果这样,那要怎样的代表制度?投票投票方式用FPP,还是STV?以前网上遇到一个人说孔多塞计票法很好,但又不直观。
两会一到,又在网上看到了申纪兰(举手器)的视频,不跟选民交流的言论播了一遍又一遍,可实际上在中国的确拉票是被认为违规的行为,与“串通”一样,而申纪兰所说的也就是她没与选民串通罢了。当然乍一听跟奇怪,但这也是中国认为你的identity本身就具有代表性造成的结果,包括名额选举,其实就像Biden承诺一定会选一位女性副总统一般。

写到最后,又变成了自己的发泄,现在对于政治的事情真的愈来愈迷茫,这篇提出来的问题比答案多,感觉怎样都无济于事。奔流里的纸船而已

[转载+存档] 中国大陆的选举制度及其变革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