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server

Hiraeth

香港人的“優越感”

發布於

不談政治、不談制度、也不談經濟。只想談一下香港人的“優越感”。


從小看TVB、看香港電影長大(九七前、九七後都有),看著裡面的香港人光鮮亮麗,而那些各種陰險、做"雞"破壞他人家庭的人往往都是大陸人。後來看到香港電台一個關於香港性工作者現狀的節目,香港85%以上的性工作者都是香港人。然後我就在想,憑什麼香港人要通過傳播小概率事件來詆毀大陸人?

後來在零八年前後,後來曾經在廣州的公交車上遇到一名香港大嬸,飛揚跋扈地跟她的同行者說:"我一D都唔鐘意廣州,馬路甘丑,路邊噶樹又難睇。"當時我只感受到她那種高人一等的批判感。基於我從香港電視和網絡上了解到的香港街景,以及我在澳洲、北美的所見,我覺得香港人並沒有任何理由可以去詆毀廣州。實話實說,零八年時的廣州比現在的多倫多市貌還要好。


大多數香港人,在我看來一直都有一種"比大陸人高一等"的自我優越感。


前幾年看過一篇文章,說香港人面對大陸人的優越感是來自於亞洲四小龍經濟騰飛,而大陸基本都處於落後狀態的時候。那時的香港人面對大陸人是友善的。而後,由於發展不同,香港人無法接受大陸人比自己在物質上過得好的現實,只能通過"優越感"使自己過得舒坦。

我的“歸屬感”讓我覺得充滿“優越感”的香港人特別惡心。我的歸屬感來自于"在這個地方,有很好的人,跟我一起創造了美好的生活和美好的回憶。"

而香港人的優越感醜化了讓我產生“歸屬感”的地方。每次香港人給大陸人貼標籤,我都會覺得憑什麼?憑什麼我身邊那麼多那麼好的人要被詆毀?


因為這種"優越感"根深蒂固,通過口口相傳和媒體渲染,一代又傳一代,導致香港人無法客觀看待大陸人。大陸人做什麼都是錯的,即使只是去香港轉機。


而實際上被醜化的大陸人又做錯了什麼?唯一錯的就是從小接受的教育"我們是和香港是一家人",將心比心,你對人好,別人也對你好。

廣東地區供應給香港自來水和電力,價格比大陸實際物價更低;供應給香港的蔬菜比起普通大陸市民在街市能買到的質量更好;很多養老院都提供床位給香港的退休老人養老。香港的實際稅率相當低,從世界范圍來說。為什麼呢?因為大陸人在大陸繳稅,政府撥款改善甚至補貼供應給香港的物資渠道。

不過,每次香港人罵大陸人、說迫害的時候,往往都不會說到這點呢。


拋開制度問題,我覺得香港人最根本的問題就是沒有自己以為的那麼"客觀"。錯把"主觀臆想"認為是"客觀評價",其實是很可怕的。

因為不能"客觀",所以沒有進行交流的基礎。

每次的訴求可能一開始是65/100合理的,但最後都會因為由"優越感"滋生出來的被迫害妄想症而變成1000/100不合理的社會鬧劇。


有些大陸年輕人對香港的問題有各種的真知灼見,想支持訴求的本身(而不是運動);也有些大陸人會在非主流媒體上關注香港現在的“鬧劇”現場視頻,覺得香港沒救了。

但其實更多的大陸人是根本不關心。(比起香港這個彈丸之地的各種事情,大陸社會中需要關心的事情事件太多了。)


香港人對大陸人的偏見代代傳承的同時,大陸人對香港人的看法也會一代比一代差。而下一代的大陸人看待香港人,估計會覺得香港人“被寵壞了”,或者因為不關心而沒有看法。

這種互相不客觀的態度很可能會世世代代延續。除非香港社會先做出改變。畢竟是充滿“優越感”的香港人先讓雙方地位不平等的。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香港第一課》結語:論系統性敗壞

2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