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击

大陆居民/Asian/人类

读《愤怒的人民已不再恐惧》 | 外 祈愿

發布於

绝望的人民才会不再恐惧。

不同之处是极权注定会让人民绝望,但有的极权在那之前,善于撩拨人民的愤怒为己所用,比如第三帝国。

「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老子精辟,需要折腾百姓到活得生不如死才会有暴民,杀身成仁的英雄才会普遍出现。

当然一个人越有尊严,有知识,他要求的越多,生不如死就越容易—譬如茨威格、譬如许章润和刘晓波。崇高的人是不遇雨不生根的风滚草,他们容易不畏死亡。

庆幸而又不幸的是,这个极权足够愚蠢,简直扮演了屠犹希特勒、古拉格苏联以降的最佳邪恶帝国形象。一向心底暗暗嘲笑「星球大战」非黑即白的我,也因面见的一切向卢卡斯脱帽—你们他妈的居然是在写实?

只是又要有多少人的袖章上刻上血型?又要有多少人怀着对黎明的希望死去?那些为了胜利愿意付出任何代价,却不愿从任何一个人的胸口踏过的人…


即使变革真的发生……

面对接踵而来的投机客和秃鹫,吾国吾民如何抗衡,为自己而战?已然失血过多的知识界,能够像联邦党人那样,提供在各种陷阱间平衡好权力关系的智慧么?

在一个从未有过个人自由传统,也从未真正同时警惕过政府和多数暴政的族群中,能够生长起领会民主自由真意的一代人,去组建、保护、引导、规制一个真正向国民负责,同时又有足够能力的政府么?

后是凶煞厉鬼,前是大雾弥漫。夜马临深池,更恐怖的是,只能向前。

罢了,或许真如 Luterngun大作「寫在洪水與光復之前:中國人向何處去?」所说,应该彻底弃去大中华民族主义这份社会主义和沙文主义叠加的迷幻毒药。

「中国人」/华裔形象在海外已然塌陷式败坏,与赤色纳粹分享这一被毒化的身份又有何益?徒增义愤之士的掣肘而已。

如上文所说,未来或许属于各省各族「兄弟爬山,各自努力」。


港台是华人的希望。共产党在大陆人心中散播了病毒,那么台湾太阳花以来的民主运作,公民社会实践,香港连年抗争所培育的反抗精神和极权之恶血淋淋的例证,他们会是抗体。

会有疼痛,会有仇恨,可预见的将来还会有更多的仇恨。但是自由人会反思,我相信获得自由的人也会。

有什么能比四九年中华大地的战火更加难以逾越的血海深仇?可我们还是走到了今天,没有全然视彼此为寇仇…如果将来要流比那一场更多的血,我情愿拉开胸膛,也流一点我的吧…


行文至此,猝然发现,前文我所担心的,将来一旦解除铐链,内地所缺乏的公民精神上之钙质,港台社会作为一个整体,身上无不齐备。

仇恨再深,毕竟书同文,只要不被挑拨到什叶—逊尼派那种水火不容,或许总是「身边人叫苦,不能不听」,即使隐隐感到是农夫收治毒蛇…

我只能祈愿,港台同袍—

—叫同胞则厚颜无耻,同袍意味着我心同你们,并且愿意为之付出代价—

—我在此请求你们的臂助,你们是华文世界中唯一有着精神钙质与政治训练的族群,在将来,在保持一万分的警惕和智慧的同时,我恳求你们,尽量不要对这些被前现代恶质机器所拐卖的内地人放弃希望,他们都是精神上的孤儿。

即使真正的改变需要像摩西那样,让一代做过奴隶的人在沙漠中死尽……


在极权倒下,受害者名誉洗清并得到补偿之前,任何一种仇恨都事出有因,我并无资格说三道四…再说,毕竟仇恨是刺激性的力量,它激发机体,带来行动…

生亦何欢,死亦何苦?怜我世人,忧患实多……


但我还是相信,如果那一天到来,中国人—

—请允许我再用一次这个称谓,指现在仍在受难的或者无意中成为加害者的,所有这些「中国人」—

—将会拥有自己的鲍勃迪伦,自己的维克多·崔,索尔仁尼琴……并且这些灵魂将不再像今天一样恐惧。


但愿这些新人尽享天年。但愿这样的新人来到世间。


庚子年二月

病中絮语

寫在洪水與光復之前:中國人向何處去?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