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洛

插畫學徒、愛貓人,願望是不要成為無聊的大人。 🐿插畫粉專 Lomia Illustration https://www.facebook.com/Lomia-Illustration-105063445389776 🍄插畫Instagram https://www.instagram.com/lomia6/

Mlog|那些曾經被欺負的回憶

只是因為別人轉貼的文章,想到了當年的自己。
圖源:Pexels

關於霸凌。

噗浪上最近又開始轉貼起某個人當年被霸凌的事情。一段時間就會出現跟霸凌有關的噗,我幾乎不敢點開來看,會讓我想到自己以前的經歷。

被排擠不會只有一個原因,總之我國中時就是那個不受歡迎的同學。雖然還沒有到肢體暴力的程度,但是在國中班上總是感到不舒服,並有強烈地「為什麼不能接受我」的痛苦。

國中的記憶其實我記得的不多,在升高中那年暑假,我有幸出國遊學一段時間,也趁著那幾個星期,把國中三年的記憶洗掉。我的記憶力還不錯,如果不是刻意去忘不會忘得這麼徹底,對於國中只剩下零星的記憶碎片。

同學說我聲音很噁心,叫我不要說話。

主副修成績很低,他們說我占了音樂班名額,趕快轉學算了。

視為朋友的人答應當我的伴奏,考試前突然說不彈了。

每次分組總是最後剩下的那個人,只能和其他不受歡迎的同學一組,我最討厭各種分組報告課了。

想加入小群體,但總是被排擠,原因是「我們裡面輪流有人對你不爽」。

同學問我高中希望能考上哪裡,回答了地區的第一志願,然後被到處傳說我很傲慢。

唯一的好友因為面貌姣好被許多學長追,學姊帶頭在學校留言板匿名罵她,順便連她身邊的我一起罵。(然後當時班上的老師還把網路留言印下來給全班傳閱,告訴同學「這個行為不好」,完全沒想過是否造成二度傷害)

別的家長罵老師,因為我媽很兇,所有人都覺得是我媽罵的,連帶我也被那個老師討厭。

因為在班上沒什麼朋友,跟別班的比較要好,然後被班導叫去辦公室罵。

諸如此類,我以為我忘記了,沒想到打出來後像葡萄一樣一串記憶又被釣起來,我要趕快把他們壓回水面下。


有趣的是我發現那些以前欺負人的人,不一定有意識到自己在欺負人。怎麼說呢?幾年前在診所上班,其中一個病人看到我後大喊:「欸!我是XXX,你還記得我嗎?」

她改過名字,如果不是她認我,我根本不會記得她的臉。而她當年偷看我寫給別人的信、並且到處造謠說我看不上地區第一高中,要去考北一女。(會知道這件事是考基測當天,她媽看到我媽,跑去嗆她:「你女兒不是要考北一女嗎?怎麼不去考?在這邊幹嘛?」)

當時她認我,我第一個反應是心想:「你怎麼還敢認我!你不知道你現在躺在診療椅上嗎?」,事後我跟同事說她以前的行徑,據說她下次回診獲得了「洗牙戳大力一點」的服務(嗯⋯⋯雖然覺得這樣報私仇不太好,但心裡真的覺得有點舒坦XD)

會講到她,是因為她既然敢認我,代表她不認為自己以前對不起我吧?(如果是我知道自己有對不起人,除非是為了道歉,不然絕對不敢認啊)

再來說說我先生,他是個調皮鬼,以前曾經把便當附贈的布丁藏在同學裝參考書的袋子裡,看那個每天背一堆書回家的同學什麼時候會發現。最後那個同學過了一個禮拜才發現,而那群調皮的男生笑翻了。

當他跟我說這個故事時,完全沒有「自己在欺負那個同學」的自覺,只覺得開了個無傷大雅的玩笑,我跟他說這樣分明就是欺負人,他還說我太嚴肅。

我沒有要檢討誰的意思,只是把這個觀察寫出來,然後再次提醒自己,自己不以為意的事情在別人心裡可能會記很久。

真的要時時刻刻提醒自己,不要不小心變成欺負人的一方,自己當年經歷過,知道很痛苦,那就要很小心不要讓別人也承受這種痛苦。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