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洛
洛洛

插畫學徒、愛貓人,願望是不要成為無聊的大人。 🐿插畫粉專 Lomia Illustration https://www.facebook.com/Lomia-Illustration-105063445389776 🍄插畫Instagram https://www.instagram.com/lomia6/

我的文字復健之路:以一個短篇小說開頭

(edited)
這是一個叫做「故事骰」的桌遊,九個骰子每面都有不同的畫面,骰出來後利用畫面想像故事,是一個簡單的小練習。

我在搖晃中驚醒,刺眼的陽光灑在眼皮上,我忍不住用手遮住,等等,我在哪?

我坐起身,發現自己坐在一個龜殼上,在大海當中搖晃著,龜殼的主人正悠哉地划著水,對背上的動靜絲毫不聞。

發生什麼事了?我記得把機票交出去,坐上了直飛烏魯克魯的飛行機,在飛行的轟隆聲中沈入夢鄉,為什麼一醒來就在烏龜的背上遨遊大海?

正當我猶疑的時候,烏龜停了下來。

「人類,閉上你的大腦,吵死了。」

我的大腦?這隻烏龜聽得到我腦中的聲音?這隻烏龜會說人話?

「你以為我生來就是隻烏龜嗎?大錯特錯了!」

烏龜白了我一眼,繼續前進。

「告訴你一個故事吧。」

 

我出生在大熊的腳印中。

我睜開眼,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那留著大把白鬍子的人類法師,他丟掉拐杖,欣喜地捧起我:「從現在開始,你就是我的兒子了。」

他每天餵我吃各式各樣的東西,舉凡蝙蝠的糞便、螳螂的血、泥土的芬芳,他竭盡所能地找來一切的材料讓我吃,甚至連月光的眼淚都給我嚐過,那冰涼酸楚的滋味我一輩子忘不了。

在七十個七日後,我成熟了,準備好要變形了。

那個我稱之為父親的男人開始找各種圖畫給我挑,要我選擇想變成哪種形體。

「我們變形怪一旦選擇形體,沒有經歷過一番歷練是沒辦法再變化的,好好選擇啊,兒子。」

我知道他希望我跟他一樣選擇人類,但當人類太無聊了。我受不了柔弱的四肢、受不了雜亂無章的毛髮。

最後我選擇了烏龜的形體,堅硬的殼讓我不怕受傷,也沒有煩人的毛髮要梳理。

父親很失望,但仍協助我完成變形。當我長出背上堅硬的大殼時,突然因它的重量而後悔。

幾乎是一完成變形我就向父親詢問歷練的事,他嘆了口氣。

「烏龜的形體要經歷的歷練很簡單,但很耗時,我親愛的兒子啊,我可能沒辦法活到幫助你再次變形的時候了。」他搖搖頭,「你要在大海中流浪,背上載過七十個七個人,當你載到最後一個人時,才有能力在沒人幫助的情況下再次變形。」

這就是我變成烏龜的故事。

 

烏龜說完故事後,我沈默了半晌,周遭只剩浪濤的脈動與悠然的划水聲。

「在那之後,你載了多少人呢?」受不了這份沈默,我開口。

「你知道的,大海中的烏龜沒什麼機會能載人。」牠回我話,「我載過躲在木桶裡的王子、載過前往龍宮的漁夫、也載過因人魚歌聲而躍入水中的笨蛋。」

「從古早以前人類搭木筏,一直到木船、鐵船,今天,我載的是搭鐵鳥的人。」

「你也是從鐵鳥上下來的。那隻鐵鳥沉沒後,只有你沒有上橡皮船,就這樣在水中沈睡著。於是我把握機會,讓你睡在我背上,你是我第七十個七人。」

他說著,划水聲停了下來,我才發現我們已經停在一個沙岸上。

烏龜爬上岸,讓我從牠背上下來,接著,牠變成一隻白色的熊。

「再見了,我第七十個七人。我這次決定好好享受陸地的生活。」

白熊向我鞠個躬後,往沙灘的另一端走去,留下我怔怔地望著牠的背影。

「烏龜先生,不,白熊先生,你究竟把我載到了哪裡?」


這篇是2015年我第一次想要文字復健時寫的。因為寫作歷練很不夠,在寫小說時我很容易被當時讀的東西影響行文的氣味,今天回頭看這篇,看得出來當時我正在看的是《特殊傳說》跟《黑眼圈》。

那些年我玩過的internet中提過,我從小因為接觸二創的關係,斷斷續續地有寫些東西,並曾經短暫地幻想要當小說家,原本大學時想讀中文系,但當然被反對了(有空再來寫寫我的求學過程,不過這種東西會有人有興趣看嗎XD)。

大三時因緣際會參加了寫作社團,當時每兩個禮拜要寫一篇作業。可能是觀察練習、象徵練習(我們戲稱20惡夢,因為出題者通常會要大家寫20個),也有可能是命題作文,要我們寫短篇小說,大家再互相評價。就這樣持續了三年,隨著大家年紀漸長,請假的人越來越多,最後我們無限期停止活動了。但是即使這樣,我們並沒有斷聯,畢竟當時一起努力過的情感還在,因為這樣,我知道之後有人後來念了台灣文學研究所、有人真正成為有編輯,要持續更新文章的網路小說家。我則是踏上上班族之路一去不回頭。

當時剛出社會,還有一點想在本業上奮鬥,所以花了很多時間學習自己專業的東西,自然就把寫作的興趣放下了(那段期間即使有動筆,也是在學長的指使下翻譯論文而已)。到了2015年我有種自己快要枯萎了的感覺,真的覺得自己像古人說得一樣「三日不讀書,面目可憎」,但我是多日不讀書,行屍走肉。真的覺得人要有靈魂,還是要看看書,跟寫寫東西,這樣有輸入,有輸出,才是流動的,不然會變成一灘死水,慢慢地死水會變爛泥,等真的變成一整塊乾涸地泥土就來不及了。

當時就是抱著這樣的心態,又剛好看到網路上有人在用同一組故事骰寫故事,就加入了(不過我加入的時間好像是他們快要停的時間,最後只做了兩次練習),這就是當時的作品。

我的文字復健之路並不順,在那兩次停滯之後也跟著停滯了,之後一段時間就會想文字復健一下,但都撐不過兩個月,直到加入Matters,真的不知道為什麼在這邊就會有動力寫,我給自己的期許是「有寫就好,不管什麼都行」,但隨著時間過去(算算,我加入有三個月了呢),開始想「或許能找回當年寫小說的自己」,人真的是很貪心啊!

之所以把這篇放上來,就是期許自己能好好做復健,目標是自己寫簡單的小說,並自己配圖,做成小繪本。希望能持之以恆:)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17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