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晴君(詞﹑曲﹑畫﹑小說﹑手繪﹑動畫)

專長填詞/作曲/繪畫/新詩/小說/貼圖/小動漫/周邊製作,多方位創作人歡迎估狗方晴君,皆有作品。就畫畫…寫寫﹑唱一唱,塗寫出我眼中的世界

短篇小說:湘西三邪之【落洞花女】第17集 禽獸

「好~很好!要死我成全你!」

雲嶽洞神再次高舉右手,一出掌,就從建文的腦門重重的用力劈了下去! 『吵死了!找死的傢伙,才剛勾到你的魂,就一直跟我作對,現在的人對神鬼的信仰,承諾是到哪去了?說好的會唱曲兒,能文能武呢?這傢伙要是留在我身邊,成天會被這個像蒼蠅的人煩死。』

洞神勾到建文的魂時,他們本來有了談話,他就知道建文是一個重情惜義,正氣超然的人。

當他知道,建文為了指腹為婚的青青而來時,建文還數落了他一把。

「洞神你神通廣大,想到開心就抓姑娘來陪你作伴,但你有沒有想到他們家人的感受?除了青青,我知道城裡織鞋的阿婆,她到現在還在悲傷,你一定也有父母吧!你就想想,如果你被人家抓走了,他們該有多難過?!」

「我只知道這千百年,我一直在這裡,總是孤單一個人!父母在哪裡?我不知道,也或許我是被遺棄的,時間過太久,我已不記得。」

「除了少數,世上沒有父母不愛自己的子女,你的父母說不定也是無能為力,不然他們不會丟下你不管的,你在洞裡,聽到不少父母在外頭為了他們的女兒大聲哭喊,甚至不惜傾家蕩產也到法師來搶魂, 還有明明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卻在洞口外燒著金紙與祭品,只求贖回女兒的魂,那就是他們的愛!我是不知道你為什麼在這裡,而他們求你放回女兒的無能為力,或許就是當年你父母的心情。」

「李建文,你懂什麼?少教訓人了!不要以為我讓你跟我談個幾句,就自以為瞭解我。」

想起那時,洞神淺淺一笑;他其實欣賞建文,這千百年來還沒人能這樣,但也只限他那麼一個,他不認為自己有很大的耐性與包容,可以忍受一個剛強正直的人在身邊給他綁手綁腳的,對他說教!

「我身邊女子不計其數,倒是不曾見過你那麼癡心的漢子!這幾千幾百年來,至少在我這裡,還是第一次遇到笨蛋。還是個癡心的笨蛋,要我何等尊貴的洞神,和一個笨蛋爭一名女子,這傳出去還能聽嗎?你什麼都做不了,愚蠢的凡人。也想跟我鬥!」洞神經不起建文的言語所激怒,一出手處理掉建文落個耳根清淨;

「閒事本洞神沒心情管!」他看了青青和張城一眼,面無表情的便一揮長袖就消失了。


青青還在抵抗,而張城已經撕破了她衣裝上的袖子。
「張城,你放開我,放開我!」青青掙扎著,但張城根本不理她的哭喊。
『啪!』青青賞了張城一耳光,那一聲打的清脆,也惹怒了張城。

「賤人,妳敢打我。」張城怒氣衝衝的瞪大了眼,那表情像要把青青吃了;青青恐懼又害怕。

「我要的女人,沒有不得手的,就算是妳,王青青!」張城像猛獸一樣撲了上來。

「啊!」青青閉著眼大叫了一聲。


「給我朝死裡打!打到他爹娘都認不出來。」 一個似曾相識的聲音,適時的在這個時機解救了她。

「小姐,妳沒事吧!」聽到熟悉的聲音,青青一睜開眼睛,原來是家丁阿勇和婢女小翠。

「果然老爺料的沒錯,妳定是來洞神來這裡討人了!對不起小姐,我們來晚了。」小翠說。
「嗚…小翠小翠!」青青難過的哭更大聲了。
「走走,我們回家!」 帶來的人手海扁了張城直到昏死,看樣子沒死也去了半條命。

「我警告你,再對我們家小姐有非份之想,下次我們要你的命!」家丁阿勇對著張城烙下了這句話。

青青一頭淩亂,滿臉塵土,由小翠一路攙扶,虛弱的走在回家的路上。


建文的雙親聽到消息趕來王府,只見王家二老面色凝重,問清楚事情的來龍去脈,李家老爺鐵著面不說話。

「青山,你要打要罵都隨你吧,我也不知道怎麼跟你交待了,你看我年紀一把,就算生也來不及養來還你了…」王老爺哽咽的說著。

「建文!建文!我是娘啊~你不是說來陪青青走完就回來,怎麼事情會變成這樣?」李夫人看著一向疼愛的兒子,現在躺在床上昏迷不醒,她悲從中來,便趴在建文身上大哭!

「人還沒死了,哭什麼哭,我們這兒子,我給他算過命,關關難過,關關過,老子對他有信心。」李老爺要扶起夫人,但李夫人說什麼也不肯。

「不要拉我,我要建文啊!我的寶貝兒子。」李夫人誰的話都不聽,她無法信相,她一個懂事的兒子就這樣快要沒了。

「我們建文這樣子,青青上哪了?!」李老爺說。

「這段日子都是青青在照看建文的,只是稍早人不見了,剛才我才差人去找!」

「差人去找?!她的命我們建文拼死拼活的去救,結果她一刻都待不住?!」李夫人因為太悲痛,言語責怪起了青青。

「她不是待不住,她是太難過,我想可能她去洞神那裡討建文的魂,等一下就回來了!」王夫人想要安撫著李夫人。

「那個,王夫人,妳別介意,賤內也只是看建文受此苦難,心中不捨罷了。」李老爺心裡雖然悲痛,但是他也知道,他讓建文來,也是自己同意的,事情至此,也怪不得別人,自己也是其中一個推手。 王夫人點了點頭,也不好說些什麼。

「我何止不捨?我心如刀割啊!早知道就不答應建文來這賠什麼最後一程了。」李夫人聽李老爺這樣的回應,心中更酸了,倒是抱怨自己當初的妥協了。

「妳別生氣了……娘──」

「我兒子建文傷成這樣已經生死未明瞭,我還不生……」

「建文!!」王家二老和李家老爺與夫人由悲轉喜,一時愣住了不知道要說什麼。

「娘,妳別生氣了──讓妳難過了。」建文虛弱的說著話。



「青青呢?我沒看到青青?」建文望瞭望四周,沒見到青青,便要起身。

「建文,你先別動,幾天沒吃東西,身子很虛。」王夫人說。

「青青出去,等一下就回來了;我派人去找她了。」王老爺說。

「老爺老爺~」門口聽到阿勇急促大喊的聲音。

「你聽你聽,這不是回來了是嗎?」王老爺說著。

「老爺,小姐她…」阿勇沖進了建文的房內,看到李家二老都在,頓時安靜了。

「怎麼了,去雲嶽洞沒找到小姐嗎?」王老爺急了。

「有…小姐真的是去跟洞神討魂,可是…」阿勇吞吞吐吐,畢竟這事有關小姐的名節。

「可是什麼,還不快說?!」建文連忙起身,用盡所有力氣說了這段話。

「遇到張城要非禮小姐,我們已經把他打到昏死了。」
「那小姐有怎樣嗎?」
「一些皮肉傷,人還在後面應該快到了,怕你擔心,叫我先來跟你講一下。」

「帶我去!帶我去。」建文說。

「你不准下去,身體都還沒好,等一下青青就回來了,你也聽見了,不是說沒事嗎?」李夫人看到建文這樣的身子還要去找青青,念了他幾句。

「建文,聽你娘的話吧!青青等一下回來,我叫她立刻過來見你!」李老爺說話了,建文也就安份的坐在床上。

「阿香,阿香!」王夫人喚了人。

「夫人!有什麼事?」阿香走了進房。

「妳去弄一些粥的,清淡點的,拿來這裡,建文少爺醒了,等一下給他吃。」

「好。」阿香說完之後,退下了,出來時,與青青和小翠照面。

「小,小姐,建文少爺醒了!」
「真﹑真的?!」
「真的,我現在要去弄些吃的,只是他爹娘也來……」 阿香還沒說完,本來還很虛弱的青青便進了房,她一身的狼狽,一進房裡,對上的是建文熾熱的雙眼。

「建﹑建文!」青青的淚不受控制的滑落了。 而建文看著青青這一身殘破的衣裝,那一瞬間想起了在洞神那裡看到的情景。

「我﹑我總算等到你回來了!」青青奔向了建文的懷裡!
「我也是!」建文激動的流下了男兒淚。

『雲嶽洞神,謝謝你!』他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洞神那麼冷血,又那麼霸道,為什麼要幫他?

落洞花女周邊

落洞花女皮革鑰匙圈販售處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短篇小說:湘西三邪之【落洞花女】第14集 落洞男子?!

短篇小說:湘西三邪之【落洞花女】第15集 洞神的男新娘?

短篇小說:湘西三邪之【落洞花女】第16集 不速之客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