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什么和什么

想写什么写什么

非本意窃听

隔壁的新疆汉人,三十多,男同,爱在半夜抽烟,讲起话来是很常见的同志特有的音色,很难形容。每当他在阳台上打着午夜电话时,小套房的每个隔断间都能听到他那笑声:好像在尖锐的横跳,对故意破音的模仿。

从没正面看过他的样子,依稀是高大的背影,馒头面孔。出门倒垃圾或者去厨房冰箱取东西偶尔能碰上,然而合租一套房的陌生人自有生存法则,尽量不要碰面,碰到了也要装作不是进的一扇门。

睡得晚或者大失眠的时候,约莫凌晨两三点的样子,能听到一连串开门输密码锁关门拖鞋啪嗒开浴室灯的声音,然后莲蓬头水流作响,这就是他回来了。再是午夜阳台电话粥时间,有时拨给新疆,应该是家人的光景,卖掉第一套房现在租房住;脾气暴躁偏执的家姐如何不得人心;奉劝老母不要带外孙女。这时候的语气是急躁,听着倒没有很尖。

电话粥拨给朋友,那就得把窗户关严实——倒也没有多隔音,摆出一个“没兴趣偷听”和“邻居要睡觉了”的态度,少些不必要的麻烦。

煲的多是同志间烂熟的梗,性和荡妇羞辱之类的笑话,咄咄的语气常有,打火机在半夜的寂静里咔咔作响,一口一口烟雾,像叹气的失水金鱼。电话变真人站在阳台上的,有一个是本地人口音,努力把普通话凹得字正腔圆倒有些滑稽刻意,他们在阳台上抽烟,新疆汉人谈起新疆的:断网、经济不好。那位说得少,也许是崇拜的表情。另一个常来的是纯正北方口音,一是一二是二十四是十四。这两位倒从来没一起出现过,也许阳台太小站不下吧。

本地人来的时候新疆汉人难得下厨,煲粥,好像电话粥还吃不够似的,或者叫麦当劳。北方人就出去馆子多些,两人姗姗睡醒,阳台上玻璃门滑开,点烟。

这边还是法餐少。

可不是,上海才法餐多。

不过日式很多。

吧唧吧唧,两条脱水金鱼吐着烟圈。有点餐前甜点的意思。

出入多了,也许是疫情期陌生人进出和门卫起了争执,但新疆人在三楼阳台朝着门卫室大骂,响彻整个小天井花园。

你他妈的才是变态,有本事上来,等着削你,就在这等着你呢,这房子租的怎么了租的就不能让人进了?

门卫室是沉默,对面楼某层有个男子的声音响起:好了好了不要吵了。

楼上装修,九点一过开始钻孔,新疆人把头往阳台栏杆上一伸,开始叫骂。楼上沉默一阵,浇下一桶水,新疆人骂着甩门而出,把楼上的门敲得震天响。

最后也不知道有没有应门。

那阳台种了大盆的芦荟,也许不是他的,没见他浇水。晾着白色衣服和灰色抹布。他站在那抽烟,打着电话,不换气地滔滔不绝:还是我们新疆好啊,牛羊肉不知多好吃,这里的猪肉特别腥。

我们新疆成绩好的孩子能保送牛津剑桥。

那套房不错,能买城区还是要买城区啊。

你要多看些有哲学思想的人的微博,比如李诞。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