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什么和什么

想写什么写什么

我们好吗?雨会在云层落下

發布於
封城日记


3月30日,封城令一出,社区里被吓怕的人们把附近能买到的菜都连抢带购拖回去了。

下午出门看看情况,常去的小区外围那家菜店前面都是人,挤得一圈一圈如轮胎套轮胎:店家放弃卸货开门上架,直接用白泡沫箱子装起来摆在湿漉漉地面。大声公厌倦叫着:疫情时期请勿聚集。

爷叔大妈们满脸焦急,匆匆拿塑料袋去装已经有点奄奄一息的豆角萝卜鸡毛菜。想了想还是决定空手而归,正不爽就看到小区门口有辆大货车停在昏黄路灯下。后车厢大门洞开,一摞摞绿叶菜整齐堆得快比上路灯柱。马路牙子前面整齐摆满蔬菜筐子。人不多,菜还有的是。

挑颗花椰菜、一颗绿包菜、三个大土豆和一把青椒,收了59元。几乎是平日价格的两倍了。稳如泰山的老板坐在小板凳上,见扫了二维码付钱就弯腰捞起一大把葱,塞到塑料袋里做赠品。葱为了看起来新鲜点洒足了水,还得放在窗台吹一吹才不会过夜就烂掉。

朋友好意问还有菜么?闲扯着说到她老公打算把厨房一面墙敲掉,好放个双开门大容量冰箱。他们最近储菜都是半个月的量。

她住的小区前阵子被封控快十多天,现在仍然有点心有余悸。


3月31日,下午忽然下起小雨,变得很冷。出门走过空荡荡的街道,每一家店铺都紧锁着,不管是超市、商场、便利店、小餐馆、生鲜菜场。毫无生命气息,看起来肃杀得吓人。有的连招牌都熄灭了,点着LED灯牌的店面在灰蒙蒙细雨中看起来也很惨淡。

昨天还有在街道上随意停着货车卖菜的小贩,今天已经全部不见踪影。可能是下雨又冷的缘故?

已经没有什么可买的。

屋子里还有半袋大米、两包1kg装挂面、七个鸡蛋和昨天临时买的那些绿叶菜。如今新鲜蔬菜的地位都快等同奢侈品了。

还是想出去走走,哪怕呼吸下冰冷的空气也好,虽然到处都湿漉漉。明天早上又不能出门了。

另一个朋友在小群说她住的那栋楼里有阳性,现在很担心被带走隔离。我们安慰她也许现在人手不够,不一定会那样子。出门前她


3月30日,封城令一出,社区里被吓怕的人们把附近能买到的菜都连抢带购拖回去了。

下午出门看看情况,常去的小区外围那家菜店前面都是人,挤得一圈一圈如轮胎套轮胎:店家放弃卸货开门上架,直接用白泡沫箱子装起来摆在湿漉漉地面。大声公厌倦叫着:疫情时期请勿聚集。

爷叔大妈们满脸焦急,匆匆拿塑料袋去装已经有点奄奄一息的豆角萝卜鸡毛菜。想了想还是决定空手而归,正不爽就看到小区门口有辆大货车停在昏黄路灯下。后车厢大门洞开,一摞摞绿叶菜整齐堆得快比上路灯柱。马路牙子前面整齐摆满蔬菜筐子。人不多,菜还有的是。

挑颗花椰菜、一颗绿包菜、三个大土豆和一把青椒,收了59元。几乎是平日价格的两倍了。稳如泰山的老板坐在小板凳上,见扫了二维码付钱就弯腰捞起一大把葱,塞到塑料袋里做赠品。葱为了看起来新鲜点洒足了水,还得放在窗台吹一吹才不会过夜就烂掉。

朋友好意问还有菜么?闲扯着说到她老公打算把厨房一面墙敲掉,好放个双开门大容量冰箱。他们最近储菜都是半个月的量。

她住的小区前阵子被封控快十多天,现在仍然有点心有余悸。


3月31日,下午忽然下起小雨,变得很冷。出门走过空荡荡的街道,每一家店铺都紧锁着,不管是超市、商场、便利店、小餐馆、生鲜菜场。毫无生命气息,看起来肃杀得吓人。有的连招牌都熄灭了,点着LED灯牌的店面在灰蒙蒙细雨中看起来也很惨淡。

昨天还有在街道上随意停着货车卖菜的小贩,今天已经全部不见踪影。可能是下雨又冷的缘故?

已经没有什么可买的。

屋子里还有半袋大米、两包1kg装挂面、七个鸡蛋和昨天临时买的那些绿叶菜。如今新鲜蔬菜的地位都快等同奢侈品了。

还是想出去走走,哪怕呼吸下冰冷的空气也好,虽然到处都湿漉漉。明天早上又不能出门了。

另一个朋友在小群说她住的那栋楼里有阳性,现在很担心被带走隔离。我们安慰她也许现在人手不够,不一定会那样子。

出门前她发来一条:明天做核酸。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