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onso

臨床心理師,專注在創傷與強迫症的學習與治療。不只是在治療場域裡,更希望透過文字療癒每個讀者。

做了一場關於夢的夢

我們是一群會做夢的原始族群,行走讓夢是過去心靈的儲藏所,也是未來的芽苗。夢是族人接近神靈祖先的途徑,這讓族人們是自由的。

時空更迭,族人們對夢的釋義越來越混亂,開始有人提出讓夢成為一個可以看見脈絡的世界,開始述說有些族人們的夢可能毫無意義,只有酋長、巫醫的夢才有意義,逐漸族人們將夢交託出去,意味著族人們各自接近神靈祖先的途徑關閉了,部落的存在,逐漸依賴酋長與巫醫,因此我們不再做夢,即使做夢也認為是無意義的,夢逐漸消失。

某一天,酋長、巫醫卻說,其實他們已經好久好久沒有做夢了,夢從顯化成了捏造。

那一天,外來族群接管了夢的意義與功能,控制著族人的行為,因為他們有在夢裡行走的能力。

只有當夢不斷地重複出現,我們才會覺得夢存在的意義且開始詮釋它。

我們被這樣教育著,夢有了全新的解釋。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創造夢—醒時夢與現實夢(上)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