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onso

臨床心理師,專注在創傷與強迫症的學習與治療。不只是在治療場域裡,更希望透過文字療癒每個讀者。

童年的自己,在大人輕率的擁抱中,經歷無數次的痛苦。(初篇)

很諷刺的,對言語或情緒虐待來說,身體虐待有時是一種恩賜。明顯的虐待方式,讓我們無法壓抑、否認或忽略它的存在。大多數人認為身體虐待比較嚴重性,因此,總是忽略言語或情緒對他們的傷害,甚至不覺得那會影響著他們。因為從表面上來看,我們過得還不錯,擁有所有的物質,如衣服、食物或任何想要的。但是我們的內在感受並不如外表所描繪的豐盛,因此,有著我是在幸福家庭長大的幻想。
「這沒什麼」的防衛機制,使他否認了童年創傷。

很諷刺的,對言語或情緒虐待來說,身體虐待有時是一種恩賜。明顯的虐待方式,讓我們無法壓抑、否認或忽略它的存在。大多數人認為身體虐待比較嚴重性,因此,總是忽略言語或情緒對他們的傷害,甚至不覺得那會影響著他們。因為從表面上來看,我們過得還不錯,擁有所有的物質,如衣服、食物或任何想要的。但是我們的內在感受並不如外表所描繪的豐盛,因此,有著我是在幸福家庭長大的幻想。

身體虐待就這麼直白地在面前,可以明顯感到身體疼痛,等到長大了,有機會說「不」,又或是一種說服自己反抗的實質證明,而被忽略、遺棄、矛盾或在無法控制或逃脫的情況引起的傷痛,感受不到實質的疼痛,對此感到困惑,其喪失了說「不」的機會。

「雖然從小我有情緒的時候,爸爸總是叫我去旁邊自己解決,等情緒好了再回來。但我覺得這讓我成長很多。現在我不會受到情緒影響,而能把事情處理好」他說。


隱性創傷,不僅破壞了他們的心理,還破壞了他們的神經與情感發展。

筆者將這類隱性的心理虐待統稱為「遺棄性情緒」,就像溫水煮青蛙般,持續性地忽略、輕視話語、眼神、舉止,都在扼殺我們的自尊,內化為鄙視自己、仇視自己、覺得自己沒有價值、不值得被愛,最後,制約著,他們會不斷地避免被關注、不會尋求協助、不與人連結...等拒絕。他們很少真誠地表露自己,甚至很少跟親密他人表達脆弱,以展現他們獨特的完美主義。 「我是一個有瑕疵的人」他們總是這樣跟筆者說。

每個夜晚,非理性的「自我感知」啃噬著自己,這些信念通常伴隨著羞恥感。通常會感到自己不屬於自己,或者可能錯誤地認為他人總是批評自己。這樣的信念會使得關係發生相互依賴,形成過於固著或模糊的人際界線。

有越來越多研究發現,遺棄性情緒有其神經生理機制,如觀察到海馬迴右側,前扣帶皮層 (ACC)和右眶額皮質(OFC)中的灰質濃度降低(Thomaes et al., 2010),以上是涵蓋情緒處理的重要區域。各種心理障礙也源於兒童時期的家庭關係。遭受隱性創傷的兒童,會經驗許多情緒痛苦且難以控制,進而出現情緒調節、行為及注意力能力的受損,這些症狀通常會延續到成年期,導致臨床表現包括躁鬱症 (雙極性情感疾患)、過動、邊緣型人格障礙、社交恐懼、成癮甚至是慢性身體疼痛。


有毒的家庭動力關係

我們可以看到家庭動力帶來的隱性傷害及後續的身心適應困難,以下列出幾種可能造成傷害的家庭動力關係:

1. 親職化 Parentification 記得我很小的時候,就開始幫媽媽煮飯、打掃家裡,媽媽總是躺在床上或看電視。 這樣的父母角色反轉,即孩子犧牲自己的發展需要與追求為代價,承擔父母或其他家庭成員的照料責任(Earley&Cushway,2002)。最後,在關係中成為提供關懷者,而很少或不願意獲得關懷。 若您有以下情況,過去有親職化的可能: 常被稱讚為負責任;長大後覺得自己必須負責;寧願靠自己也不願意信任他人;不記得小時候;父母照顧自己或他人時遇到麻煩,將責任推給了您;感覺再怎麼努力仍不被重視,即使他人已經說很好;習慣犧牲自己來照顧他人;認為自己很特殊且全能.......等等。

2. 代罪羔羊 Scapegoating 您是否有這樣的經驗?姊姊犯錯,為什麼是我被打。媽媽常對妹妹說,你要多吃飯,才不會像姊姊一樣太瘦、長不高。 一旦有人成為家中的代罪羔羊,整個家庭會想保持這種狀態,讓家庭緊張得以轉化,且犯錯者不必面對自己的問題,當替罪者試圖改變或離開,可能會被情緒勒索。 若您有以下情況,過去有代罪羔羊的可能:與兄弟姐妹相比,受到不平等對待;您的錯誤會被誇大,且受到極大懲罰;被欺負時,您沒有得到足夠的重視或沒有人願意聽。

3. 情緒脆弱的父母 Unavailable emotion parents 在您的生活中,父母是否很少有情緒反應,對您的情緒很少反應或冷淡或大多是跟您談論事件而非感受。 Dr. Edward Tronick 是依附理論的研究者。他著名的Still face experiment,該實驗表明,面無表情會引發嬰兒的負面情緒與行為,嬰兒只有在有他人作為鏡子時,才學會管理和調節自己的感受,即透過鏡像來學習情感與社交。因此,當父母時常處於無情緒反應,會影響孩子的自我價值感和自我調節能力。

4. 糾纏的界線 Enmeshment 如果你不聽話,就不給你飯吃。這樣的話語,在您生命中,是否熟悉? 父母過度保護孩子或很難放手,通常是由於他們的不安全感或生活不愉快,不時地暗示孩子,如果沒有我,你會活不下去,最終,剝奪了孩子冒險,探索的成長機會。當我們發展獨立時,害怕失去父母的愛,而感到困惑。若您有以下情況,可能有過於糾纏的原生家庭關係:您不會考慮自己想要的東西;您為他人的幸福或情緒有責任;您習慣避免衝突,難以拒絕他人;您常有不知道自己是誰的想法.......等等。

5. 隱性的競爭與壓迫 Hidden competition and oppression 也許您很難想像父母會對孩子有忌妒、怨恨等負面情感,而持續與孩子競爭或壓迫。這樣的父母處於矛盾狀態,一方面希望看到孩子成功,但當孩子真的成功時,他們會感到膽怯、被出賣,開始以隱諱的批評、諷刺的讚美或直接言語攻擊,來表達其忌妒。父母是我們生命中最初的榜樣,若榜樣不時地羞辱批評我們時,會使我們發展出自我厭惡、自卑,甚至到成人時,會將自我成就破壞。


不再否認自我,憐憫童年的自己

我現在離我的童年好遠,當了父母,再也沒有餘裕可以回到童年的想像,其實才不過短短20幾年光景,我們早已遺忘如何理解孩子,也不想理解內在童年的自己。看見童年的痛苦是不容易的,我們總是以為遺忘、否認會帶來成長,但那只會讓自己成為不想背叛童年的大人,時而扮演大人的輕鬆姿態,時而陷入小孩的沉重姿態。 透過回想、閱讀或觀察親近的孩子時,試著對自己說「我記得你經歷過的痛苦,那都是真的喔!」也許,這麼一句話,就能讓我們撥開一層又一層像洋蔥般的童年。而您的孩子,也會因為您的看見,而受到您真正愛的對待。

心理練習 要從「這沒什麼」的創傷中復原,取決於如何述說自己的故事。 也許您可以先從上述分類的家庭動力關係,讓自己在抓取經驗時,較容易回想。遺棄性情緒的故事,很少或模糊出現在當事人的故事中,或是述說時,像是在講他人故事般沒有情緒。述說如拼圖一片一片拾起,過去未找到的拼圖,透過述說再次找到,因此生命故事如何展開,無法預料。帶著這樣的恐懼,帶著可能因自我揭露導致的二次創傷,述說需要面對的勇氣,如何在面對時,還能保有穩定的身心狀態?

a. 尋找安全感:從當述說過程中,感受不安情緒時,「根植大地」、「自我觸摸」、「資源尋找」、「擺盪」都是很好的心理技巧。透過如此調節神經系統狀態 (從戰逃或凍結),幫助自己回到身心容納之窗甚至練習擴大容納之窗。

b. 展現脆弱:當混雜著恐懼、羞愧、難過等情緒出現時,是過去遺棄性情緒的再現。若當下感到安全或與他人連結是安全的,我們就能展現脆弱。經歷真正的親密關係可以療癒被遺棄的故事,前提是能夠展現脆弱。


參考資料:

1. Pete Walker. (2014). Complex PTSD: From Surviving to Thriving. Retrieved from https://www.psychotherapy.net/article/complex-ptsd-walker-book

2. Thomaes K, Dorrepaal E, Draijer N, De Ruiter M. B, Van Balkom A. J, Smit J. H, et al. Reduced anterior cingulate and orbitofrontal volumes in child abuse-related complex PTSD. Journal of Clinical Psychiatry, 71(12): 1636–1644.

3. Earley, L., & Cushway, D. (2002). The parentified child. Clinical Child Psychology and Psychiatry, 7(2), 163–178.

4. Effects of child abuse can last a lifetime: Watch the‘still face’experiment to see why, Washington Post, September 16, 2013.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