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onso

臨床心理師,專注在創傷與強迫症的學習與治療。不只是在治療場域裡,更希望透過文字療癒每個讀者。

看著身體,拾回涵納創傷的自癒力

〝僅僅是看著身體,讓您拾回涵納創傷的自癒力。〞

之前,我們曾介紹過,創傷,會使人處於長期的身體脫節狀態,而出現身心情緒失調,甚至「解離」現象 (註1)。 這是由於人類在思想上的許多限制,包括世界快速的步調,使得我們失去自我恢復的能力,進而與身體失去連結。

身體是個容器,當人們能感覺到容器時,情緒和感覺就不會因為包含其中而感到不知所措。

在這裡我會介紹簡單幾種提升覺察身體意識的方法,重新與身體接上線,開發身體容器,讓身體成為您的日常資源。

1. 自我擁抱 Self holding

將一隻手放在另一隻手臂下,然後另一隻手放在另一隻手臂的上部。注意呼吸、身體是否有變化,在空間的感覺是否有變化。讓自己感受到自我擁抱帶來的支持。如同人智學提到十二感官教養 (註2) 中,提到觸覺,透過自我擁抱的觸覺感受,建立身體界線,讓身體容器更加穩固。

還可以有以下作法:

a. 一隻手放在額頭,一隻手放在胸口

b. 一隻手放在後頸頭骨底部,一隻手放在太陽神經叢

c. 一隻手放在胸口,一隻手放在尾骨 (您也可以身體捲起做此動作)

d. 您可以發明自己的自我擁抱動作 (歡迎來信分享)

2. 追蹤感官感受 Tracking sensations

這是幫助我們在經歷創傷後,重新學習如何感受身體的感覺,透過感覺的描述,可以讓您與您的身體保持一致性與真實性。

選擇一個安靜的地方坐下或躺下,注意身體,描述您發現的感覺,可以使用感覺特質的單詞來幫助自己描述。如下:

壓力、氣流、張力、疼痛、刺痛、瘙癢、溫度、大小、形狀、重量、運動軌跡、速度質地、元素、顏色、情緒 (如封閉、振奮、垂墜、提升...等等描述)、聲音、味道、氣味......等等,以上為筆者在進行追蹤感官感受技巧時會用到的特質,當然還有更多的感覺特質,等待您去探索。

在進行心理治療中,進行追蹤感官感受時,個案常說「我感覺不到、我沒有感覺、我只是......」,而感覺特質單詞是一把鑰匙,通往身體各部位的鑰匙。

3. 定位 Orientation

我們可以從動物掃描環境以評估安全性的自然反應,清楚看見定位的發生。當您在開闊的草地上悠閒漫步時,陰影突然在視線周圍移動。本能地,您的所有動作停止了(可能有驚嚇的感覺)。透過身體與環境互動,我們會評估這是否安全。

定位涉及兩個主要的身體反應:

a. 轉動頭部,以便眼睛,耳朵和鼻子可以朝向刺激來源,以應對可能的威脅或者保

持鎮定。

b. 自主神經系統變化,如瞳孔放大或心跳加快,以準備潛在的戰、逃或凍結反應。

步驟:

a. 在安靜的地方坐在舒適的椅子上或任何您現在所處的空間。

b. 注意您的背部靠在椅子上,腳放在地板上。

c. 注意可能想要釋放張力的身體區域。

d. 讓 (Let) 眼睛移到他們想去的地方,注意物體,顏色、形狀、聲音......。讓您的感

官與周圍的事物聯繫起來。讓您的眼睛閉起休息,讓感官接受訊息。

e. 注意身體各部位,此刻的其他反應,如安全、開放......等等。

“ Let”是關鍵詞。用放的方式,將注意力放在眼睛、脖子、身體各部位,指強調自然、緩慢的注意。

4. 根植大地 Grounding

紮根的動作,如同植物表現出向下的力量,紮得越深,越屹立不搖。

您可以想像土地就像一塊海綿,讓我們得以紮根。您可以試著在住家附近公園,赤腳踩土地 (又稱接地氣),進行根植大地的練習。有研究顯示,接地氣,可以減少身體發炎、疼痛及壓力,增加睡眠品質,提高活力,促進血液循環 (Clint Ober et al., 2015)。

根植大地使您可以感覺到自己的身體,注意到自己的緊張狀況,並使身體的重量沉入重力中,從而感受到大地的支撐。作為創傷恢復的一種資源,幫助您重拾安全感,並增強彈性。”
- Dr. Arielle Schwartz

在人智學裡提到十二感官的教養,而與根植大地相關的感官是"運動覺"或稱"本體覺",即我們是否熟悉身體地理位置及身體定向。運動覺是學習來的,依賴於早期肢體是否有足夠推壓及延伸的重力經驗,進而影響到信任、支持、自我激勵的經驗。在這裡,我們認識到根植大地不只是連結身體,也可幫助我們連結關係

步驟:

a. 感覺背靠在椅子上或牆上,注意背部的感覺。 (椅背支撐著我)

b. 感覺腳在地上。感覺每根腳趾頭、腳掌、腳後跟如何與地面貼近。腳的任何部位

都有壓力嗎?有不同的溫度嗎?是否有其他感覺,例如疼痛。 (地板支撐著我)

c. 感覺重力。感覺身體正被往下拉。

d. 感到身體承受支撐壓力。感覺身體有著向下及向上延伸兩種力量作用著。

( 有發現 追蹤感官感受,也運用其中嗎? )

根植大地的變形型態:

感受其他壓力型態,可以找夥伴一起做。

a. 請夥伴腳踩著自己的腳。

b. 請夥伴以穩定、同速的力量,觸摸並按壓自己的手、頭、肩膀或其他身體部位。

c. 運用重量毯或枕頭,放在身體各部位。

5. 滴定 Titration

這個名詞來自化學實驗。進行實驗時,我們將裝有一種物質的燒瓶,慢慢滴入另一種物質的燒瓶。透過滴入微小的滴液,監測滴落時產生的反應,會在某一刻,出現化學變化,再持續滴入,可能會出現不同的化學變化。

創傷來得太快、太多,滴定與創傷的作用恰好相反。在心理治療中,為了個案,整合過程中,必須更加小心,採用滴定的方式,一點一點地慢速過程中,讓當事人更願意往創傷的核心走去,也在這過程中,幫助雙方獲得此刻正在發生的信息,以調整治療的方向與節奏。

滴定包含兩個特性:

a. 速度:減慢反應,無論是情緒上或生理上的反應。緩慢的速度,可以打開更多的

調節空間,有時間讓神經系統恢復自然及整合的功能,讓我們更能涵納創傷及後

續效應。

b. 容量:將創傷的情緒、影像拆解成極小部分,每次處理一點點。您可以自由決定

要處理多少。

一般都是透過心理師的引導滴定,在這裡教大家,簡單自我滴定的方式。當感覺到情緒來臨時,如果可以,暫停一下,試著撥放慢節奏的音樂。告訴自己,我現在只選擇處理一小部分的情緒或感覺。然後離開現場或關掉音樂,感覺此刻的情緒或身體變化。

6. 擺盪 Pendulation

線性式的創傷歷程及視覺化的創傷漩渦,讓我們得以實踐擺盪的技巧。

將創傷,依時間特性,往前及往後設定”創傷強度點”,讓我們能漸進式地深入自己的身體區域,帶著恐懼、憤怒、焦慮或其他難以承受之情緒的區域。然後將注意力轉移到中立或平靜的地方 (註3),在你體內,非常緩慢地來回走動。就像鐘擺般,來回擺動,形成如”無限符號 ∞”,範圍由小至大,深度由淺至深的節奏,深入身體核心。

透過擺盪,能向上提升我們觸碰無法承受之勇氣及能力。筆者曾將人智學的8字形律動節奏結合擺盪技巧,從有形的走,轉化為無形的行,能為我們的身體感受帶來改變

以上,筆者僅列舉介紹臨床上用到的幾種方式,需給自己時間多加練習,若有疑問,可以來信詢問。

註:

1. 解離的表現:

a. 某些時間段,事件,人和個人信息的記憶喪失

b. 與自己、情緒分離的感覺

c. 對周圍人和事物的扭曲和虛幻感

d. 自我身份意識模糊

2. 十二感官 :除了常見的五感,觸覺、視覺、聽覺、嗅覺及味覺以外,還有七種感

官,生命覺、運動覺、平衡覺、溫度覺、語言覺、思想覺及自我覺。

3. 擺盪的轉移,不單純只是注意力的轉移,仍需透過其他心裡技巧,來協助我們進

行,如資源建立、追蹤感官感受、呼吸、如何選擇擺盪的位置......等等。


參考資料:

1. 彼得.列文 (2013)。解鎖:創傷療癒地圖。張老師文化。

2. DSM-5精神疾病診斷與統計(Diagnostic and Statistical Manual of Mental

Disorders(DSM-5)5e).

3. Peter Payne, Peter A. Levine and Mardi A. Crane-Godreau. (2015). Somatic

experiencing: using interoception and proprioception as core elements of

trauma therapy. Front Psychol, 6: 93.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創傷隱藏在神經系統裡

呼吸清除體內的創傷能量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