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子拾下

疑幻疑真的分離

愈來愈多身邊的朋友選擇移居海外,當中有的是深思熟慮,有的是對現狀感到迷惘無奈,也有的是為了一口氣,凡此種種,反正在身處的地方過活得不理想,找不到一線將來的曙光,那就試試一個未知生活的憧憬。沒有對錯之分,承擔得失,豁出去,未嘗不是人生另一個漣漪,灑脫走一會,轟轟烈烈地幹出一片自己喜歡的樂土。

自科技急速進步,加上早十年全球化思維的熏陶(彷彿全球化在金融海嘯及新冠疫情下成了過去式,另一文再詳談),人與人之間的距離縮短了,身處某一地域,是你土生土長的地方,但所關心的卻是另一個文化,以及另一種生活方式。或許是源自於出遊的門檻低了不少,又或許是互聯網絡已基本上接通大部分世界,時空與時空相互交叠起來,遠近近遠虛擬現實變得科幻但又很實在。實體固然是美好,退而求其次,虛擬也不是一件壞事,實與虛虛與實,瀰漫著一絲絲迷離撲塑的浪漫。

當你在異鄉觀賞英超時,我也在欣賞,只不過網絡有些許的延遲。當你慶祝我們的愛隊入球時,我還懵然不知,你發短訊給我,剛好入球就呈現在眼前了。按一按手提電話,現在不用額外成本,連接就是這麼簡單直接。分離,變得模糊了,不是完全全的分離,至少你想跟對方擊掌,讓對方搭搭膊頭,只能說句往事只能回味。


後記:執筆時正正負能量上身,但寫呀寫,想呀想,心境不同了,整個早上揮之不去的不安,悄悄地離我而去。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