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hmin

左手感性寫文字、右手理性寫程式 喜歡文字但目前在寫程式的網頁工程師 台灣台南人,五都都待過的流浪人,北漂狀態中 希望能雙手一直寫下去,留下更多值得回憶的事物

【長篇恐怖連載小說】淋浴間 15

有些問題要被解決,除了方法之外就是人,正所謂解鈴還需繫鈴人...



淋浴間 15

輾轉難眠的鈺仁,躺在床上不知過了幾小時,才真正闔眼睡著。


已經好久不再作夢的他,今晚夢境又繼續在他腦海裡上演。


他看見在一間教室裡,有著令人熟悉且整齊一致的木桌木椅,前方還有個講臺矗立在中間,後頭則是黑板,這是多麼令人懷念的小時候的教室啊,黑版左下角寫著值日生三字,而值日生下的名字是李其英。


這時,他看見一位穿著制服的小學生拿著板擦走了進來,後頭跟著一位小女生。


「欸,等等我嘛。」


「你幹嘛?今天值日生是我,你不用幫我啊。」


暗自竊喜的李其英說完這句話便偷笑了出來,喜悅的心情溢於言表。


那女生以為自己被嫌棄,嘟起嘴來撇過頭去,「哼,好啊,那我要走了。」


李其英嚇了一跳:「我…我開玩笑啦,要不然等等我們一起去倒垃圾,再陪你去買冰來吃。」


那女生一聽到有冰可吃,馬上笑開懷地說:「好啊!這是你說的喔,不准賴皮。」彷彿剛剛的生氣都是演的。


李其英好氣又好笑地抓抓頭,把東西放好後便離開教室,在走廊上打情罵俏、有說有笑,那兩小無猜的樣子令鈺仁感到惋惜,那是最單純的感情。


場景忽然轉變,鈺仁還沒反應過來,便看到有一對男女從他眼前走了過來,雖然略有差異,但還是可以從特徵上辨別出那是剛剛那對小學生。


而且鈺仁也清楚地在那男生的制服上看到某某國中,李其英三個字,便可以佐證這是在國中時期的事。


鈺仁看見那女生哭的雙眼紅腫,兩道淚痕清晰的畫在白皙的臉上。


而李其英忙不迭地安慰著她。


從對話中鈺仁聽得出來,那女生的爸爸因為癌症去世了,她哭得唏哩嘩啦,鈺仁很同情她,看在眼裡也不免眼眶泛紅,而轉頭看看李其英,他也跟著淚流滿面了。


「妳…妳不要難過啦,我會一直陪著你的。」


兩個人就這樣默默地相擁在一起,不停哭泣。


場景又突然轉到在一個類似露營地區的山上,鈺仁看見一個男的從剛搭好的帳篷走了出來,這時他對眼前的男生很熟悉,那便是李其英,跟他在現實中曾看到他沒兩樣。


他又看見另一個女生從帳篷走了出來,那女生背著一個他很眼熟的背包,他在之前的夢境裡看過,那是那位女鬼的背包,這裡想必就是他們之前一同去露營的回憶裡。


鈺仁看著他們倆之間的對話、相處,看了好長的一段時間,他得到結論,這根本不是情侶,這是家人!家人的相處就是這麼自然不過的,不帶著任何一點情侶的跡象,但這也並不是說明他們熱戀期已過,而是對彼此已經有了很深的認識才能如此自然且不做作的相處。


突然又切換到了另一個場景,鈺仁定神仔細看,卻只看到一片漆黑,過了一會兒,他被詭異的鼾聲傳入耳裡才知道原來他醒了,這裡是宿舍的床上,鈺仁莞爾一笑。


但想起夢境的事又感到沉重,他像是看了一部青梅竹馬的成長電影,那一點一滴累積起來的相處,家人般的戀愛,而最後這部電影的結局卻是個悲劇,慘烈地上演在現實當中。


不過,突然有個念頭在鈺仁腦海裡閃過。


也許…這並不是故事的結局,還有什麼挽救的餘地?


他想起了剛剛在夢境裡夢到的有關於他們倆的種種相處、姿態、眼神、表情,鈺仁覺得那段感情並不是假的,那是真愛!無論是從友情、愛情、親情來看他們這一對,那都是真的感情。


「對啊!我怎麼都沒想到?」


鈺仁此時腦袋突然變得十分清晰,也許根本不用犧牲什麼,只要勸李其英去說服那女鬼就好了啊。


畢竟會有這一切的原因都是因為李其英,而不是因為有人還沒死啊,鈺仁頓時感到豁然開朗般的快樂在他心裡膨脹,但隨即又有朵烏雲籠罩在他的內心當中,將他才剛感受到的那陽光滋味消散的灰飛煙滅。


有可能這麼順利嗎?如果事情完全不是他想的那樣怎麼辦,變得更糟也惹她更加生氣又該如何是好?


因為這些事情而使得越來越悲觀的鈺仁不停地往死胡同裡鑽,找不到出口,越走越是更加令人哀傷的結果。


甚至,他完全沒想到如果李其英打從一開始就不答應呢?那後面所想的結果不過就是空談而已,鈺仁苦笑了一下。


外面天色已漸漸亮起,蟬叫聲與鳥叫聲不絕於耳,不時還混雜著室友那有著詭異節奏的打呼聲。


鈺仁坐了起來倚靠著牆壁,看著兩位室友以極其詭異的姿勢睡覺,覺得好笑,又看到張憲鴻上的床是空的,陷入一陣思考。


最後他下定決心,他要去找李其英幫忙,解鈴還需繫鈴人,好像有一句話是這麼說的。


鈺仁心想:「好吧,事不宜遲,待會就去找他!」


下床拿著盥洗用具,他準備上完廁所後,就要馬上去找李其英,能越快解決這件事越好!


正當要推開門的同時,手還沒碰到門,門卻自己開了,站在門前的是汗流浹背的一個人。


那是陳文叡,鈺仁頓時愣住了,不知為何陳文叡會出現在這裡。


靜默了一會,待陳文叡喘完之後,勉強急促地說出一句話:「來,來吧,你跟我來。」


鈺仁半張著嘴不知該作何反應,站在門前發呆。


陳文叡露出疑惑不解的表情:「發呆什麼?走了。」拉著鈺仁便出了門。


他拉著鈺仁直接走到了八樓淋浴間裡,鈺仁剛踏入這便感到全身起了雞皮疙瘩,不知是自己太過敏感,還是感應到了「她」的存在。


「帶我來這裡幹嘛?」明明是一個陽光普照的清晨,鈺仁在這裡卻感到背脊發涼。


陳文叡沒有馬上回答問題,而是畏首畏尾環顧四周,仔細看著每一個人的表情,但每個人的表情都是睡眼惺忪,沒有注意到誰在看他們。


他又把鈺仁拉到了左邊倒數第二間淋浴間,由於這間是屬於比較外側的,而內側那裡靠近小便池以及廁所跟洗衣場,所以從門口進來的人要是沒特別注意,是不會發現這裡有人的。


而現在一大早的,大家通常只是上廁所跟刷牙洗臉,不會有人來這洗澡。


陳文叡將鈺仁拉到這後還不時盯著看來上廁所的人有沒有注意到這邊來,但每個人表情都一樣,根本無暇理他。


鈺仁看了看陳文叡,又轉頭看向門微開的淋浴間裡。


傳來眼裡的景像讓鈺仁像是被電到般,嚇了一大跳,不敢動彈。


「裡面有人!」鈺仁這麼心想,他在那微開的門縫中看見有個人坐在角落,不省人事。


一陣風吹來,門轉了半圈打到隔壁的門蹦了一聲,鈺仁也被嚇的整個身子彈了一下,而裡頭的那人更讓鈺仁嚇了一跳。


那是王聖文啊!他怎麼在那裡?他怎麼坐在那睡覺?不對,他手怎麼被綁著?嘴巴怎麼黏著膠帶?他死了嗎?不是吧,只是昏迷而已吧?


一連串的疑問和驚懼如洪水般衝向鈺仁的腦海裡,但這一切馬上有了答案。


「我抓他來了。」


陳文叡低沉地說出這句話。


這時鈺仁才仔細瞧了陳文叡的臉,面容憔悴,兩坨明顯的黑眼圈,狼狽的模樣看來是整夜都沒睡,但眼神竟露出從未所見的堅定。


「我抓他來了,現在怎麼辦?殺了他是吧?」


鈺仁從頭到尾隻字還未開口,只是驚訝地微張著嘴,一聽到「殺」這個字,彷彿有股電流從背脊急速地竄上腦門,讓鈺仁震了一下,不得不退後了幾步。


他看著眼前這男人,不知該回答些什麼才對,瞬間腦袋一片混亂,眼前這男人怎麼跟之前在二樓看到那蹲倒在地、痛哭流涕的男人判若兩人!


而他又突然好奇陳文叡是怎麼把王聖文抓到這來的!他哪來的能力,鈺仁打量了陳文叡的全身,有幾處撕裂傷跟瘀青,看來也是費了很大的勁。


怎麼辦?他沒想到陳文叡如此有效率,昨天才剛說想到辦法會告訴我,今天就把人帶來了?當宿委辦事這麼有效率不是更好,腦袋一團糟的鈺仁竟然幽默地在心裡酸了一下陳文叡。


「你發什麼呆?人我已經帶來了!現在你要怎麼做,你快叫她出來呀!」


叫?我要怎麼叫她出來?這是我能掌控的事嗎?而且她本來是叫我要你的命啊!他要的兩條命都在這裡,他要是出現一次殺死你們兩個怎麼辦?


鈺仁冒著冷汗,此時深感度秒如年,不知該如何回答陳文叡的問題,也不知該如何解決眼前這情況,王聖文還一動也不動地坐在那裡,他要是醒了看到我絕對會把我揍死吧!而陳文叡則像是學生向老師問問題一樣,將責任全部丟給我,等待我回答出正確答案,有正確答案嗎?正確答案是什麼?


如果她真的出現把所有人都殺了怎麼辦?我到底該怎麼做…


內心被逼到走投無路的鈺仁此刻想起他最好的朋友:「要是張憲鴻在這裡的話,他會怎麼做…」


(待續)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長篇恐怖連載小說】淋浴間 14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