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hmin

左手感性寫文字、右手理性寫程式 喜歡文字但目前在寫程式的網頁工程師 台灣台南人,五都都待過的流浪人,北漂狀態中 希望能雙手一直寫下去,留下更多值得回憶的事物

【長篇恐怖連載小說】淋浴間 9

國中生為了福利社的限量零食都會跑第一

高中生為了合作社的便當下課也會跑第一

大學生為了宿舍的熱水也會盡可能跑第一

出社會的我們現在都是為了什麼會跑第一呢...



淋浴間 9


怒氣衝天的鈺仁剛下床就衝出去,張憲鴻見狀跟著跑了出去。


「等等,你冷靜一下,你是要去哪?」


「我不是說了嗎?我要去找王聖文算帳啊。」鈺仁看著張憲鴻,雙手一攤。


「去哪找?」


鈺仁頓時啞口無言,冷靜下來後他才想到,他竟然要去找一個根本不認識也沒見過的人。


「你先告訴我發生了什麼事。」


鈺仁一五一十地把夢境的內容詳細地告訴張憲鴻。


張憲鴻聽完後露出狐疑的表情,沒有做任何回應。


「怎麼了嗎?」


「沒事。」


由於鈺仁睡到晚上才醒,月亮已高掛在天空上,在走廊上討論的鈺仁和張憲鴻,突然看到一群人雙眼無神地走向淋浴間的方向。


一間、兩間、三間…陸續有好幾間寢室的人都拿著洗澡用具走向淋浴間。


這樣的場面鈺仁和張憲鴻看過,那是在高中時下課鐘響大家會一同走向廁所,或者是合作社買東西。


但現在是大學,而且在宿舍啊!


而這群人不但眼神呆滯,步伐也給人喪屍般的感覺,一群人沒有意識般的走向淋浴

間。


鈺仁和張憲鴻看著彼此,嘴巴微張地吐不出半句話來。


張憲鴻看見一位他認識的同學,走到他面前。


但那位同學卻像沒看見他似的繼續往前走,都快要撞到張憲鴻了。


他出力搖了那位同學的肩膀:「欸!你在幹嘛?」


那位同學一開始嘴巴微張、雙眼沒有焦距地不知看向哪裡,被張憲鴻這麼一搖,眉頭緊皺。


張憲鴻繼續奮力地搖他,「喂—張晨維!」


張晨維突然像是想起什麼似的,看著張憲鴻的雙眼。


「你幹嘛搖我?」


「你怎麼了?你現在要去哪?」


張晨維想了一下後便說:「我要去洗澡啊!你在這邊擋著我幹嘛,好了,你沒看到很多人要去洗嗎?我要趕快去搶位置了。」


說完後便鬆開張憲鴻放在他肩膀上的手,張憲鴻錯愕的看著他的同學,跟一群往淋浴間方向的同學又用著相同的節奏跟表情繼續前進。


這幅景象極像是一群集體被催眠的人正在被操控。


鈺仁踏了一步過來,「他們怎麼了?感覺中邪一樣…」


張憲鴻還沒回應,淋浴間傳來彼起彼落的叫罵聲以及碰撞聲。


兩人看往淋浴間的方向,他看到有一群人扭打成一團,在地上滾來滾去。


又一個人突然拿起臉盆想都沒想就往另一個人的頭上打下去。


而張憲鴻的同學這被兩個人拖著甩到了淋浴間門上,他又一拳揍向其中一人。


「我先來的,搶什麼搶?」、「裡面那個人出來,別搶我的位置。」、「夠了,快滾!我先洗」、「你再不出來我要丟東西進去了。」


一群人正在為了沒有位置可以洗澡而扯口大罵,甚至已經有人拿起一旁的馬桶刷準備撬開淋浴間的門鎖。


有必要這樣嗎!沒位置洗澡等等再來洗就好了啊,張憲鴻和鈺仁心中都浮現起這樣的驚懼且疑問。


此時鈺仁突然被後方的人撞倒,鈺仁疑惑地倒在地上,看著撞倒他的人表情呆滯,沒有要跟他道歉的意思。


又有更多的人拿著洗澡工具要走向淋浴間了。


就像是升旗典禮要到操場集合的情況一樣!


張憲鴻趕緊扶起鈺仁,靠在牆壁一旁看著這樣的場景。


「幹!又出現了。」鈺仁指向淋浴間場所的天花板。


張憲鴻隨著鈺仁指的方向一看,緩緩而升的水氣又聚在一塊,逐漸化成一個人形。


「先離開這棟宿舍再說。」擅於思考的張憲鴻冷靜下來馬上做出判斷。


兩人走向電梯的方向,十分巧合地兩台電梯剛好都在七樓。


按了下樓電梯,趕緊坐了一台進去。


「電梯下樓,電梯門要關了…」電梯的提示聲依舊機械式地撥放著。


「不能按一樓!」鈺仁快速地連點一樓,但卻沒有反應。


沒有按任何按鍵的電梯此時卻下樓了。


喜愛看電影的人,直覺地認為這台電梯要墜樓了。


張憲鴻此時機靈地想起之前聽過的安全宣導,趕緊按每層樓的按鍵,無奈沒有任何反應。


「先抓住一旁的扶手,膝蓋微蹲!」張憲鴻想起在網路上看過的電梯宣導,鈺仁隨即聽命行事。


但電梯並沒有高速的墜樓,而是如同平常一樣緩慢的下降。


「電梯到了,電梯門要關了。」


此時電梯停止且門開了,兩人趕緊踏出電梯,看著電梯的門關了起來。


「這裡是幾樓?」鈺仁驚魂未定地提問。


張憲鴻看了一下窗外,再看一下電梯旁的標示。


「這裡是二樓。」張憲鴻指向斗大的二樓字樣。


「趕快走樓梯下去吧。」


「等等。」


張憲鴻在空曠的走廊上,看到一人害怕地瑟縮在一旁,那人雖然形體消瘦很多,不像之前看到的那樣高大壯碩,但他們倆還是認得的。


那是宿委陳文叡。


兩人靠了過去,只見宿委陳文叡不停地喃喃自語、抱頭痛哭。


「嗚嗚—果然是回來了啊,果然是回來了啊,嗚嗚,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嗚嗚嗚…」陳文叡沒看到有兩個人靠近他。


鈺仁和張憲鴻互看了一眼,蹲了下來伸出手摸了陳文叡一下。


陳文叡反應極大,整個身子震了一下。


「哇啊!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嗚嗚…」陳文叡雖然看見了鈺仁和張憲鴻,但卻顯得更加的害怕。


這時二樓淋浴間也傳來兇惡的叫罵聲,「媽的!給我滾。」、「我先洗聽不懂嗎?」、「裡面的人再不出來,我要潑尿進去了!」


跟七樓的狀況一樣,大家都為了洗澡而大打出手。


「快告訴我們,這發生了什麼事!什麼東西回來了?」鈺仁奮力地搖著陳文叡的肩膀,想試圖叫他冷靜一點。


但陳文叡就像瘋了一樣,不停地道歉,不停地哭泣。


「對不起啊,嗚嗚,我不敢了,我不敢了,果然是回來了,嗚嗚。」陳文叡依舊語無倫次般的重覆。


兩人看著發瘋的陳文叡,不知該如何是好。


張憲鴻眉頭思索地思考,看向淋浴間,想起鈺仁跟他說過的夢境。


「是不是跟王聖文有關?都是他造成的對不對?」張憲鴻此話一出,瀕臨崩潰地陳文叡隨即冷靜了下來,如同看到救星一般望著張憲鴻。


「對對對!都他害的,拜託你幫幫我好不好,嗚嗚。」陳文叡跪倒在張憲鴻的面前,不停地磕頭。


「告訴我他在哪。」張憲鴻看到陳文叡這模樣,覺得無法再問他什麼,只好想去找出一切的罪魁禍首。


「現在這時間他應該在操場練球,你會幫我對不對?拜託,嗚嗚。」


「冷靜點,告訴我到底怎麼了。」鈺仁看著眼前的陳文叡,十分想揍他一拳。


「她是回來索命的,當時有關聯的人她通通都要殺掉,我也是,嗚嗚,我不是故意的啊,嗚嗚,我不敢了,果然是回來了啊,嗚嗚…」陳文叡勉強地透露出訊息,隨即又開始沒有邏輯的重覆。


「我們去找他吧,問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張憲鴻和鈺仁將陳文叡丟在一旁,兩人從樓梯走到學餐。


這時學餐人煙稀少,畢竟不是晚餐時間,但有幾個人在桌上看著電視,一旁餐廳的阿姨也準備關店收尾,風平浪靜,不像樓上正上演一場集體中邪般的催眠!


兩人快步地踏出學餐,從天橋走到學校,在天橋時兩人回頭看看各樓層的淋浴間,依稀還聽的到爭吵的聲音。


而在天橋上的人沒有任何異樣。


到了操場之後,很快地就瞧見王聖文的身影,畢竟王聖文身高一米九、體格壯碩,兇神惡煞,就算是站在人群中也是十分的顯眼。


他正跟一群身材差不多的人打全場,張憲鴻看著他們練球時的情況便想到,他之前跟學長聊到這個系的籃球隊相當強,每年都奪冠,但球風很髒,常常一場比賽下來對手都會有好幾個掛彩。


練完之後,王聖文發現那兩個人從頭到尾一直看他,感到不爽:「你們兩個是在看三小?」


鈺仁被這麼一嗆感到不爽,馬上回嗆:「你自己以前做過什麼事你自己清楚!」


王聖文感到莫名其妙的被冤望,作勢要打人。


張憲鴻一看不對勁,馬上站在兩個人中間阻止,問道:「李其英啊!你還記不記得這個名字,他前女友是不是你害死的!快承認吧,我們都知道。」


本來鈺仁和張憲鴻目光如炬地看著對方,劍拔弩張的氣氛在王聖文一聽到李其英三個字之後瓦解。


「李其英?」王聖文帶著輕蔑的語氣看著張憲鴻。


「對!之前被你霸凌欺負的人,你該不會忘記了吧?」


「我怎麼會忘,那個廢物,你說他前女友怎麼來著?」


張憲鴻面對這樣的提問,無法回答,畢竟他不知道李其英的前女友最後到底怎麼了。


「你說我害死她的是吧?你有證據嗎?」王聖文邊說邊笑,表情盡是在嘲笑著這兩名無知的人。


「你一定對她做了讓人不可原諒的事,你這個禽獸。」劍拔弩張的氣氛又被鈺仁的一句充滿火藥味的話點起。


但王聖文聽完後卻笑了,張憲鴻此刻非常緊張,面對如此高大壯碩的人他認為就算一打二也打不贏。


但王聖文沒有出手,反倒說了一句意味深長的話。


「你們確定害死她的人真的是我嗎?」


(待續)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長篇恐怖連載小說】淋浴間 8

4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