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hmin

左手感性寫文字、右手理性寫程式 喜歡文字但目前在寫程式的網頁工程師 台灣台南人,五都都待過的流浪人,北漂狀態中 希望能雙手一直寫下去,留下更多值得回憶的事物

【長篇恐怖連載小說】淋浴間 5

住在一個電梯反應很慢很慢的社區,有一次低頭進去划手機,臉書、IG都滑過一輪了怎麼都還沒有到,突然抽風機的聲音也關了,抬頭一看,原來我沒按...



淋浴間 5


馬上有人跑去二樓報告宿委,連警察都來了,但那個門是鎖死的,所以只好強行用工具撬開,在一旁看的宿委十分緊張。


這一切鈺仁和張憲鴻都在眼裡,他們很快地想起了之前一年前的那些事情,而且也從宿委的表情內看出絕對有隱情。


門打開了。


映入眼簾的果然是一具屍體,全身浮腫,白色的牆壁血跡斑斑,更顯怵目驚心,跟一年前發現的一模一樣,估計又是淹死的。


但那時鈺仁就在隔壁洗澡,怎麼可能會有人在隔壁淹死…


想著不禁感到毛骨悚然,而腳下還殘留著紅色的血跡,濕濕黏黏,甚至還有溫度,覺得噁心,不禁開始乾嘔起來。


宿委們驚慌失措的趕到現場。


此時宿委們望向裡面,尖叫了一聲,陳文叡失聲地道:「啊——果然是回來了,果然是回來了。」


接著開始抱頭痛哭。


另一名宿委眉頭深鎖的拍著陳文叡的肩。


張憲鴻向裡頭一看,也被裡面的景象嚇了一跳。


裡頭除了一具浮腫的屍體外,牆壁上的血跡彷彿有規律的在呈現什麼。


定神一看,怵目驚心的血跡呈現的是四個大字。


『我、回、來、了。』


清楚明白的四個大字也讓張憲鴻全身發抖不停,就連警察也呆滯了一會兒才開始行動,將旁觀者全部趕走,再次架起黃色布條。


張憲鴻和鈺仁兩人回到七樓寢室,鈺仁不停的拿浴巾邊擦拭自己的腳邊罵髒話。


「媽的,怎麼又讓我遇到這種事。」


張憲鴻心有餘悸,不知道該回答些什麼。


過了一會兒,聽到有人在走廊上討論著。


「裡面死的那個好像是宿委耶。」


「是誰會做出這樣的事情啊?男宿真的有殺人魔嗎?」


「便宜果然沒好貨,我還是出去租好了。」


張憲鴻和鈺仁聽到這些話後,心有靈犀的互相一看,他們想起剛剛只有兩名宿委在那裡而已。


鈺仁猛然想起,不在那的宿委在他的夢境裡,是協助霸凌同學的其中一人。


他迅速連結了這慘案跟夢境的關係。


於是鈺仁跟張憲鴻決定去二樓興師問罪,鈺仁認為那場夢不是沒來由的。


到了二樓,在寢室外,鈺仁不敲門直接開了進去,只見兩名宿委身子震了一下,害怕地看向門口,問道:「你們做什麼?」


「我想問你們,之前那間淋浴間是不是發生過什麼事情?」鈺仁問道。


「是能發生什麼事,不是一直不能用嗎,呵呵…」陳文叡心虛地說道。


另一名宿委幫腔:「對呀,你們到底想幹嘛?」


此時張憲鴻開始滔滔不絕的將學長告訴他的事情,一字不漏的說給兩名宿委。


只見兩名宿委越聽越害怕,開始心神不寧,眼神不敢與張憲鴻對到。


張憲鴻怒了,大聲喝斥道:「你們是不是逼的那個男走投無路,到最後去自殺了!」


只見兩名宿委表情由害怕轉疑惑,回道:「你說什麼?」


「你們不但不處理他被霸凌的事,甚至還幫那位老大傷害他,然後他就自殺了對吧。」鈺仁咄咄逼人地問道。


「什麼,他還沒有死啊。」兩名宿委互看一眼後,默契地說道。


陳文叡道:「我承認我的確幫助那惡劣學弟做過一些事情…但我們也沒有辦法啊,其實我們也是受害者耶,我們也已經苦口婆心的勸學弟趕快搬走了,殊不知他就是十分固執。」


「對啊,而且自殺的不是那個學弟好不好…」另名宿委理直氣壯的補充道。


陳文叡馬上接著說:「好了好了,別在那聽你那個學長胡說八道了,前面做的事我們承認,那你又想怎樣?人死了又不是我們殺的,自殺也不是我們的錯啊,可能是有神經病兇手殺人後還惡作劇啊,請以後別再來打擾我們了,我們也只是學生而已,發生這些事情我們也不願意。」說完後便將我們趕走,門立刻上鎖。


上鎖後,陳文叡小聲地責備另一個宿委:「你是想要怎樣?告訴他們真正死的人是誰嗎?」


另一名宿委沉默不語,滿臉歉意。


被晾在門外的鈺仁和張憲鴻對陳文叡說的話感到半信半疑,現在已經確定之前霸凌的那些事情是曾經發生過的,但如果那個男的到最後沒有自殺的話,那為什麼陳文叡會抱頭痛哭的喊著:「啊——果然是回來了,果然是回來了。」了呢?難道死者另有其人嗎?那又如果那個男的沒死的話,那應該是找的到他吧?


整理完思緒之後,他們倆決定開始調查此事,想去找到之前那位男生來問清楚到底發生過什麼事情,達成共識後,兩人準備回到寢室。


等電梯等了好一陣子,猜想大概是因為八樓廁所暫時不能使用的原因所引起的騷動吧,好不容易等到了電梯,裡頭沒人,兩人站了進去,電梯上升的途中,他們倆皆分別感到這個空間有股詭異的氣氛。


地板還有一灘水。


「怎麼這麼濕!」兩人抱怨道。


電梯前進的十分緩慢,儀表板上的數字「二、三、四…」有規律地閃著。


「咦,你幹嘛按七樓又按八樓?」張憲鴻指著樓層按鍵,七樓和八樓皆亮著。


「我按七樓而已啊,可能是按錯吧。」鈺仁回道。


「是喔,好吧。」


他們倆是面向電梯門口的,總感覺後面還站著一個人,轉頭一看,又只有在鏡子看到自己的臉跟另一個人的背影,於是並沒有想太多。


「叮,電梯到了,電梯門要關了。」


七樓到了,兩人走了出來。


「你有沒有覺得剛剛電梯裡好像一直有人跟我們站在一起?」一出電梯後的鈺仁問道。


「有耶,而且我覺得怎麼這次電梯開的那麼慢,還有點冷的感覺。」張憲鴻說道,隨即搓搓自己起雞皮疙瘩的手臂。


「而且那個語音提醒怎麼感覺聽起來不太一樣啊?」鈺仁說。


「這我就覺得大概是你想太多。」張憲鴻翻了白眼。


「去上一下廁所好了。」鈺仁被裡頭的冷風激起一股尿意。


兩人走向廁所,在寧靜且漆黑的走廊小聲地討論著。


聲音離電梯越來越遠,越來越小聲…


此時,在電梯裡,鏡子漸漸浮現出一道人影,那人全身呈紫青色的浮腫,頭髮以及衣物濕的皺成一塊,滴答滴答不停地滴著水,低著頭使鏡子無法清楚呈現五官,但唯一清楚看的見的是。


他咧嘴笑了…


「電梯向上。」


(待續)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長篇恐怖連載小說】淋浴間 4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