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hmin

左手感性寫文字、右手理性寫程式 喜歡文字但目前在寫程式的網頁工程師 台灣台南人,五都都待過的流浪人,北漂狀態中 希望能雙手一直寫下去,留下更多值得回憶的事物

【長篇恐怖連載小說】淋浴間 8

發布於

曾有一段時間會一直告訴自己,很想體驗真正的「靈異經驗」,如果有跟另個世界的人對話的機會,也會很想嘗試看看

但就連夜遊時聽到的鬼故事,或是遠處草叢有白影躁動,毛毛的感覺還是直衝心理,即使一直告訴自己「別怕!機會來了。」



淋浴間 8


一句笑聲,像把利刃刺進每個人的恐懼神經裡。


「幹!」「媽的!」「耖!」「把影片刪掉!」眾人只能以大聲的國罵來消除在體內不斷擴大的恐懼。


尤其是鈺仁,他所受到的震撼遠遠多於其他人,因為他清楚了解他的手機調到最大聲時播放出來的情形,而剛剛的笑聲不像是從手機播放出來,而是像有人貼在你耳朵旁突然地笑。


他把手機摔在桌上,每個人退到門邊倚靠在一起,恐懼地看著在桌上微微亮著的手機,此時像個即將爆炸的手榴彈。


過了驚心動魄的幾十秒,亮著螢幕的手機暗了,應該是影片已撥完進入了休眠狀態。


沒人敢向前一步,大家膽小如鼠的窩在一塊。


稍微鎮靜下來後,鈺仁才前去拿起他的手機來看。


沒想到,影片竟然不見了,他不管怎麼瀏覽、搜尋就是找不到長達二十分鐘的影片。


大家面面相覷地看著彼此,影片雖然不存在,但剛剛共同經歷的恐懼都是真實的!


「我先睡了。」其中一位室友破冰,努力假裝什麼事都沒發生過。


今晚這間寢室沒有再出現第二句話,醒著的三人在各自的位置上漫不經心的玩電腦,而上去睡覺的那位室友也沒有真正的睡著,不停的翻來覆去。


所有人都折騰到天快亮時才真正闔眼睡著。


隔天中午,張憲鴻被撲鼻而來的食物味香醒,起來一看才發現兩位室友已經醒來很久而且在吃午餐,拿起手機看竟然已經中午了,但鈺仁還在睡。


這也難免,畢竟鈺仁是當事人,面對這種事情他也不可能就這麼釋懷,而張憲鴻是昨晚倒數第二個爬上去睡覺的,睡覺前看鈺仁還在望著螢幕發呆,因為螢幕顯示的網頁跟十分鐘前一樣,而鈺仁的手就放在滑鼠上面,一動也沒動。


「早點睡吧。」臨睡前的張憲鴻關心了一下鈺仁,但鈺仁沒有任何反應。


張憲鴻了解鈺仁,這需要給他一點時間。


「早。」下床的張憲鴻跟兩位室友打了招呼。


「早。」「早。」兩位室友就跟平常一樣,並沒有太大的情緒起伏。


「等等要上課嗎?」


「老師出國,上禮拜說停課喔,之後會在星期六補課。」


「喔喔對耶,我想到了。」


聊完之後張憲鴻拿著洗面乳跟刷牙工具走向廁所,由於是正中午,淋浴間被陽光照的風光明媚,絲毫沒有夜晚那樣陰森,也不像個會發生什麼事的場所。


回到寢室後,張憲鴻玩了一下遊戲後便出門買午餐,買完後回來發現鈺仁還在睡覺,心想可能整夜都沒睡,累慘了吧。


日漸黃昏,兩位室友鼓起勇氣的去洗澡,回來後看了手機時間發現並沒有消失的十幾分鐘,他們臉上總算出現了笑容,並下了一個只要別太晚洗就不會出事的結論,並跟張憲鴻說你也先去洗一洗吧。


張憲鴻看向後方座位,鈺仁還在上頭睡覺。


「好吧。」


說完後張憲鴻便前往淋浴間,準備洗澡,下午洗澡時的缺點就是熱水不夠熱,只能邊洗邊發抖,但總比因恐懼而發抖好了許多。


回來後張憲鴻看見兩位室友的表情已經知道他也沒遇到那時間消逝的狀況。


「哈!以後就早點洗就好了,管他熱水不夠熱,男人就是要洗冷水澡!」


人愈挫愈勇就是在說明這種時刻。


「等鈺仁醒來再跟他說,早點洗就沒事了。」



在醫院,鈺仁站在門邊看著一名長髮及腰、五官清秀的女生坐在病床邊細心照顧床上的男生。


鈺仁仔細一看,纏滿繃帶的那男生是李其英。


「你放心好了,我會每天來看你,你好好休養,我會幫你準備三餐的。」那女生滿懷笑容地說,且伸手撫摸了李其英的頭。


但李其英表情痛苦,眼神不在那女生身上。


「我們分手吧。」李其英不帶任何感情的說出這一句。


「最近變天,覺得冷要跟我說喔。」那女生依舊滿懷笑容,像是沒聽到似的。


「我們分手吧。」李其英機械式的又說了一次。


「唉唷,我知道你是在撒嬌啦。」


「你別這樣,我們分手吧!我是為了保護你,好嗎?」李其英雙眼肯定地看向女生。


「這就是你還愛我的意思啊!既然相愛為什麼不能在一起?」女生語氣依舊溫柔。


此時護士走了進來。


「等等就可以出院了,以後記得定時擦藥即可,要記得少使用清潔劑刺激嫩皮,清水即可,還有也要減少陽光的曝曬。」


「謝謝。」女生開心地向護士道謝,護士看著這對小情侶笑了一下便離開病房。


「我真的沒事了,你先回去吧。」李其英開始不耐煩地說道。


「不行,你現在剛好沒多久,我要照顧你。」


「你愛我嗎?」


女生面對突如其來的提問,臉瞬間紅了起來,「當然愛啊!」


「那就聽我的話,先回去好嗎?」


李其英將雙手放在女孩的肩上,雙眼目不轉睛的盯著女生。


女生被李其英如此熱情的舉動,內心甚是雀躍又害羞,她不想回答,他想將時間凍結在這一刻。


享受了好一會兒。


「好啦,那我回去再打給你,你自己小心,再見。」女生說完後便起身準備離開,離開病房前不忘依依不捨的再看李其英一眼,李其英勉強回了一個微笑。


女生走了之後,李其英像是結束一場報告,嘆了一口氣將全身陷進床裡,雙眼呆滯地看著天花板。


鈺仁聽完剛剛的對話,他被女生對李其英深深的愛而感動,也覺得自己能夠了解李其英為什麼對她那麼冷淡,因為他被老大王聖文威脅過,鈺仁覺得李其英一直跟他提分手是為了保護她。


一想到這,鈺仁頓時怒不可遏,他更加痛恨那兩名傷害李其英的宿委,以及一切的罪魁禍首—王聖文!


此時,一股熟悉的力量開始拉著鈺仁前進,鈺仁被這股力量拉著,直到碰見那女生時才停了下來,那女生像個情竇初開的小女生,在手機上不停滑著李其英的照片傻笑。


鈺仁看了一下四周的環境,看來那女生在等待坐回去的公車。


但公車還沒到,他看見了一群人兇神惡煞的走了過來,而那人群的中間竟是王聖文!


他看見王聖文露出見獵心喜般的噁心笑容,其他等待公車的人一看知道這群人絕非善類,紛紛假裝突然有事的走開了,但女生還沉浸在李其英的相片之中,完全沒有察覺到環境氣氛的異變。


「快點離開啊!」鈺仁想大聲地叫那女生趕快跑,但出不了聲。


只看到那群人惡狠狠地走過來,在大庭廣眾之下沒有任何猶豫的就抓住了那女生,女生被嚇到尖叫一聲,眼神惶恐的看著抓住他的人。


王聖文馬上堵住她的嘴巴,不讓她發出任何一點聲音。


「帶她走。」老大向一旁的小弟下了指令,那群小弟馬上將那女生抬起,準備擄走。


王聖文留在原地,眼神銳利且兇狠地環顧四方,本來因好奇而圍觀的群眾便散開了。


一群人一路走到了鈺仁熟悉的地方,那是他們的宿舍。


「呃…嗚…嗚」女生痛苦地掙扎。


在學餐的任何人都知道一群人正在欺負一位弱小女子,但卻沒人敢跳出來阻止,因為在他們想阻止的同時,他們看見王聖文隨後走了進來。


惹到不該惹的人,接下來的學生生活都不會好過,只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一群人浩浩蕩蕩地坐到了八樓,幾名只穿著內褲的大學生看見此況,馬上回到寢室將門關上。


他們終於放開了那位女生。


你們幹嘛?帶我來這裡做什麼?」女生害怕地看著圍著他的男生,勉強說出這幾個字。


「這裡是李其英的寢室,你知道吧?」王聖文奸笑地指向一個房間。


「是…是又怎樣,你想幹嘛?」


「我跟他說過,她敢害我跟我女友分手,我就要對她女友下手,把她拖進去!」


一群人強拉著女生走向淋浴間的方向,這時電梯門開了,有個人恰巧看到這情況。


那是宿委安豪,他不安地看著王聖文,再轉頭看著一群強拉著女生去淋浴間的人。


王聖文看到安豪,不發一語的對他笑了一下,隨即也走向淋浴間。


一群人將女生強行推進倒數第二間的淋浴間裡,王聖文接著走了進去,將門反鎖。


「你們去外頭把風,別讓任何人進來!」王聖文下了命令,一群小弟隨即走到淋浴間的門口。


安豪站在走廊上,害怕地看著那群守在門口的小弟,一動也不動。


鈺仁心想:「快報警啊!在這裡發呆做什麼。」


此時鈺仁淋浴間裡傳來淒厲的哭喊聲,平常這在男宿是絕對聽不到的,鈺仁知道那是那女生的哀嚎,也極想衝進去殺了王聖文,天曉得王聖文對那女生做了什麼令人髮指的事情。


夜幕低垂,鈺仁醒了。


他雙手握拳坐在床上,非常憤怒。


張憲鴻發現鈺仁醒了,準備跟他說他今天跟室友下午洗澡時並沒有發生那奇怪的事情。


「一切都是他造成的。」張憲鴻話還沒說出口,鈺仁忿恨地說出這句話。


「誰?」


「王聖文啊!我要去找他算帳!」


(待續)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長篇恐怖連載小說】淋浴間 7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