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hmin

左手感性寫文字、右手理性寫程式 喜歡文字但目前在寫程式的網頁工程師 台灣台南人,五都都待過的流浪人,北漂狀態中 希望能雙手一直寫下去,留下更多值得回憶的事物

【長篇恐怖連載小說】淋浴間 7

發布於

這種天氣洗著水壓強溫度又高的熱水澡最爽了,雖然整個浴室搞的煙霧瀰漫,伸手不見五指,但那些煙霧真的只是煙霧嗎...



淋浴間 7


隔天晚上,半夜十二點,天花板上的電燈泡「啪」的一聲變暗。


「啊啊啊!好晚了,我該去洗澡了。」鈺仁剛結束一場慘烈的廝殺。


踏入淋浴間時,空前盛況,他聽到許多間傳來嘩啦啦的水聲。


「今天好多人啊!」這是這幾個月以來鈺仁第一次在洗澡的時候碰見這麼多人的情況,但還好還有一間是空的。


洗澡的時候他不禁回想起最近的生活,打工雖然很充實,但是很累,而且跟他所學的沒有關係,他不知道他還能撐多久,而課業上的表現則是普普,不禁開始思考起未來到底該做些什麼才好…


思考的同時也洗好澡了,回到寢室時,他看見三個室友對他投以奇怪的眼神。


「怎麼了?」鈺仁不解地問。


「你今天怎麼還是洗那麼久啊?」


「有嗎?」說完後便拿起手機一看,十二點二十分,又洗了二十分鐘。


「奇怪,我沒感覺那麼久啊。」


鈺仁感到奇怪,但他後來想想可能是在想人生重大的事情,所以時間一下子流逝掉了沒注意吧…


畢竟思考事情的時候,想得出神總是會沒發現時間就這麼過了。


又隔天,洗完後的鈺仁回到寢室,他室友還是跟他說今天還是洗很久,鈺仁不相信地拿起手機看又洗了二十幾分鐘,雖然今天天氣比較冷,沖水沖了比較久了一點,但他並沒有感覺這樣的長度有二十分啊!


再隔天,鈺仁回到寢室,看見鈺仁回來的三位室友隨即拿起手機的碼表一看。


「今天幫你計時了,你出去後回來總共二十一分整。」


鈺仁無言了,他今天有稍微留意他洗澡時的狀況,拿著盥洗用具和換洗衣物走到淋浴間,今天的淋浴間依然高朋滿座,但他運氣很好地選到了一間空的且走了進去,然後脫下衣服,洗頭洗身體,一切都跟平常一樣,十分流暢且順利,水也沒有忽冷忽熱。


對他來說頂多只花五分鐘而已,室友手機上的碼表跟電腦裡的時間卻無情地告訴已經過了二十幾分鐘。


他傻在那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說什麼,片刻之後。


「呃…明天你們在幫我計時?」說完這句話的鈺仁不禁苦笑了一聲,他竟然要叫室友幫他計時他洗澡洗多久,這說給別人聽不被笑死才怪。


張憲鴻回道:「嗯,好吧。」


隔天晚上,天花板上的燈隨著節能環保政策熄了,他們有默契地互看一眼。


「去吧,加油!」張憲宏語重心長地說。


「加油!現在時間是十二點零二分。」另一位室友幫鈺仁打氣加油。


「加屁油啊,我現在是要去打架嗎。」鈺仁覺得室友們認真的表情讓他感到好笑,但也輕鬆了許多,畢竟他自己也有點莫名其妙的緊張。


平常習慣成自然的動作,他今天記得特別仔細,就像是吃飯的時候,你會很自然的拿起筷子就開始挾菜,但並不會去深究你是如何拿起筷子、挾起菜的,因為都已經學會了而且也很自然。


今天依舊人很多,他仔細的選了一間、仔細開門、仔細把門反鎖、仔細脫掉上衣、仔細脫掉褲子、仔細脫掉內褲、仔細洗頭、洗澡…一切都相當仔細的做完,然後他匆忙地穿了衣服走了出來。


他感到相當興奮,按照感覺他認為只過了五分鐘不到,不料打開寢室的門後,室友們深皺眉頭看著鈺仁,不發一語地把各自的手機拿到鈺仁面前。


「十二點二十分。」


「十二點二十分。」


「十二點二十分。」


一陣沉默凝結了寢室裡的空氣,沒人打破這結冰的狀態,想笑又覺得好像不該笑,十分詭異。


好一會兒,終於有人肯開口。


「呃…這樣好了,我想到一個方法,你進去之後把手機放在裡面按錄影,有影像或許就可以真相大白了吧?」心思細膩的張憲鴻說出來連自己都想笑。


「好吧,呵呵…」鈺仁只能苦笑,他壓根兒沒想過要為這種問題煩惱,也從沒想過有一天他必須偷窺自己。


人都有偷窺的天性,想知道他人最私密、最真實的一面,或者是從未在自己面前展現過的一面,這令人感到心神振奮,但鈺仁只感到莫名其妙。


隔天晚上,他依然在人很多的淋浴間裡勉強選了一間,進去後他將手機用膠帶貼在門上,由於距離近,拍攝的範圍只有臉跟上半身,但這樣就可以了。


這天他依然快速的進行洗澡的動作,洗完之後穿完衣服。


在往返寢室的路上,他自己先瀏覽了剛剛的影片,內容還沒看他已經害怕地想哭了,因為影片時間是二十分鐘。


回到寢室,只見室友用著擔憂的神情看著他。


「不管了,先來看看影片吧。」不等頭髮乾的鈺仁坐在椅子上就按起了播放影片。


影片開頭鈺仁正常地褪去衣服,由於門的距離很近,能拍攝進去的範圍只有上半身跟臉,還好不會讓室友們看到不該看的東西,不過大家一同看偷拍自己的影片還是讓人感到有點尷尬。


三分鐘時,鈺仁剛按下洗髮精洗頭,不消一分鐘就迅速地洗完了。


三分五十秒,鈺仁剛把頭髮上的洗髮精沖乾淨,準備洗身體。


四分五十五秒,鈺仁已經把身體洗完了,照理講他應該要拿起浴巾擦乾自己的身體。


但是影片中的鈺仁卻突然地一動也不動的站在裡頭被水沖。


五分三十秒了,鈺仁依舊是眼神呆滯地望向前方,身體沒有任何動作,就這麼靜默地站在那,整個影片裡唯一有動作的就是不停流下的水。


「你在幹嘛…」看到七分多鐘後,其中一位室友發問。


鈺仁不知道該回答什麼,那影片中的人令他感到十分陌生,他只記得他洗完身體後馬上就擦乾身體了,但他完全沒有他站在那一直被水沖的印象!


受不了的鈺仁選擇快轉影片。


十分十二秒,跟五分三十秒的動作一樣,鈺仁一動也不動地任憑水沖。


一直快轉到影片結束的倒數三十秒,鈺仁才恢復正常的拿起浴巾開始擦乾身體,穿衣服,走了出來。


除了那靜止的十幾分鐘,一切都跟往常一樣。


大家都傻愣愣地看著已經撥放停止的影片。


「我中邪了嗎?我受到什麼詛咒了?」鈺仁喃喃自語地道。


「等等,你把影片再重播一次。」張憲鴻似乎發現了什麼。


張憲鴻把手機拿了過來,從頭加快播放。


「我發現了一件事。」


「什麼?」眾人想擺脫這種令人不舒服的詭異感,極想從張憲鴻那找到能合理解釋這一切的答案。


「明明今天那麼多人洗,但不覺得安靜的太詭異了嗎?安靜的只有各個淋浴間的水聲而已。」


鈺仁聽完後馬上拿起手機再仔細看一次,誠如張憲鴻所說,真的都只有水聲而已。


鈺仁突然想起前幾天的狀況。


「我記得,你們那天說我洗很久的時候,我記得淋浴間很熱鬧,一堆人,但走進去好像都沒聽到半點人的聲音,我記得以前常常遇到有人邊洗邊聊天啊,但我都只有聽到水流的聲音而已。」


「而且我才在覺得奇怪,為什麼最近淋浴間都那麼熱鬧,但不可能是人變多,所以是大家洗澡時間變長了啊!這代表不是我這樣而已嗎?那為什麼你們洗澡時都不會這樣…」鈺仁不解地問。


張憲鴻沒辦法給鈺仁一個滿意的答案,只能沉默。


「我好像看到了什麼!」


說出這句話的室友,馬上拿起影片再次播放。


「你看,雖然熱水升起很多霧氣,但到最後那些霧氣竟然有規律地化成了一個形狀。」


大家再次目不轉睛的看著螢幕,只見那些霧氣本來不規則往上飄,但影片中後段時,竟然開始在鈺仁的身邊不停地纏繞。


平常看到這畫面會覺得像是賽亞人集氣或是獵人的念等等,但現在大家沒心情開這種玩笑。


「幹!你們不覺得那些霧氣繞到最後像是一個人形嗎。」


霧氣不停地旋轉,逐漸組合成一個人的形狀,而這團霧氣就這麼趴在鈺仁的背上,看起就像是從後面抱著他。


不停移動的霧氣隨著時間的推移,雙腳、雙臂、頭髮、眼睛、耳朵…等等特徵明顯地出現在影片裡。


那是個女人,毫無疑問的那團霧氣就是個充滿女人特徵的霧氣。


鈺仁看到這已經想哭了,這根本就是撞邪見鬼了。


「喇叭調大聲一點,我好像有聽到什麼。」張憲鴻隨即把喇叭聲音開到最大聲。


此時寧靜的寢室裡只有大聲且清晰的流水聲,沒有半個人在講話,連呼吸都特別小心翼翼。


這流水聲持續了好幾分鐘,折磨著眾人的身心靈,大家緊張地連口水都不敢嚥下去,眾人們好希望有人能說個話,而不是大家都在安靜地洗澡。


突然間,眾人皆看到且聽到了既清楚又高亢的聲音。


那是不該存在這的聲音,因為那一聽就知道是女生發出來的。


「嘻嘻。」大家看到了纏繞鈺仁的霧氣團們笑了。


(待續)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長篇恐怖連載小說】淋浴間 6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