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hmin

左手感性寫文字、右手理性寫程式 喜歡文字但目前在寫程式的網頁工程師 台灣台南人,五都都待過的流浪人,北漂狀態中 希望能雙手一直寫下去,留下更多值得回憶的事物

【長篇恐怖連載小說】淋浴間 17 完

發布於

以前的我非常喜歡看全家49元異色館小說,對我來說那就是一種純粹的文字娛樂,跟吃炸雞喝可樂一樣,圖的是短期的快感,雖然我一直很想解釋說看那些小說可以增進我的作文能力,是很有營養的,但應該不會有人相信吧,哈哈,不過那時就希望自己也能寫些純娛樂性的東西,看完可以很爽,但不一定要得到什麼就是。

故事到這就結束啦,算是恥力很高的po完這篇,因為這是一篇好幾年前,學生時期嘗試的長篇創作,重新讀來自己也有點尷尬感?但對一些描述以前的自己竟會那樣寫也感到神奇,這就是創作的一種樂趣吧,可以留存下來的東西,未來的我來看別有一番風味,希望自己可以保持這樣的興趣繼續的把腦海裡的想法輸出為文字~

有默默看完的人們,感謝啦^^



淋浴間 17


一聲道歉之後,四人處在尷尬的空間不知所措地看著坐在那昏迷的王聖文,逐漸有醒來的跡象。


「怎麼辦…他快醒來了啦。」陳文叡恢復了以往怯懦膽小的模樣。


三人用著期盼的眼神看著鈺仁,期待他能有什麼方法。


鈺仁被六道炙熱眼光射的更加煩躁,他求助地看向張憲鴻,得到他眉頭深鎖的回答,看來他也不知該如何是好。


最先打破沉默的是坐在那的王聖文,他醒了。


「嗚…呃…」他表情痛苦地呻吟著,看來昏迷前受了一番折磨。


清醒點後,看著眼前的四人用著害怕的眼神看著他,感到莫名其妙,接著看到擄他來的陳文叡,便目露兇光的開始扯口大罵。


「他媽的,你最好放開我,要不然你會死得很難看。」


沒人來的及回答,排水孔一道青煙急速的往上竄,鈺仁吞了一下口水,他知道她來了。


眾人沉默地看著那道青煙,突然蓮蓬頭自行開啟了大量的水,噴的坐在那的王聖文整身都是,而這只是個開端,其他間的蓮蓬頭也依序的開始灑水出來,甚至連洗手台的水龍頭跟小便池的沖水口亦是,幾名學生被噴的整臉都是,慌張地逃出這裡,只留下那五個動彈不得的人。


一如往常,青煙迅速化成一道人影。


「不是說要把他們殺掉嗎?你把他們兩個都帶來幹什麼?」


鈺仁看著那道人影,面對這樣的質問,他小心翼翼的回答。


「我…我辦不到。」


「是嗎?嘻嘻,那我就殺了你。」


只見一團煙朝著鈺仁蔓延過來,在脖子幻化成形,鈺仁感到不能呼吸,十分痛苦的掙扎。


「嗚…呃…」


陳文叡眼看著那女鬼正在折磨著鈺仁,想幫忙卻不知該如何行動。


從張憲鴻的角度來看,由於他跟以前一樣一直看不到女鬼,不知情的人可能還會以為這裡正在排演話劇,但鈺仁臉色發白,越來越痛苦的表情是真的,心急如焚的他只好拉著李其英到淋浴間正門口。


王聖文濕答答地坐在裡頭,不能動彈,目瞪口呆的看著眼前這幅怪異的景像。


「三小…」看來王聖文也是看不到那女鬼。


「住手!」張憲鴻大喊。


而張憲鴻在這聲喝斥後,鈺仁突然感到一陣輕鬆,扶著一旁的門不停地大口呼吸喘氣。


「其英…為什麼你們要把他帶來這裡!為什麼?」那女鬼看到李其英後歇斯底里的大叫。


緊接著惡狠狠的瞪著陳文叡:「是你帶他來的對不對?也好,那你就死在他面前吧!」


「不!不是我帶他來的,不是我…」


張憲鴻只能憑藉著陳文叡的這句話來推敲那女鬼問了什麼問題,畢竟他看不到,也聽不到。


「去死吧!」一團煙以排山倒海的氣勢向陳文叡伸去,那兇惡的程度更甚伸向鈺仁的那隻手,陳文叡嚇的往後退了好幾步,跌坐在地。


「對不起。」


李其英跪了下來。


這已是不知第幾次的對不起,不管是對著誰,他跪倒在女鬼的面前,誠懇的道歉。


陳文叡脫離險境,但呼吸依然急促。


而就張憲鴻看來,倒像是他在向王聖文道歉。


「對不起,我為我以前所做過的事道歉,請妳放過他們吧。」語氣平淡的掀不起任何一絲漣漪。


時間約過了五秒,陳文叡和鈺仁不約而同的尖叫了一聲,十分惶恐。


張憲鴻和王聖文亦被嚇了一大跳,天知道他們又看到了什麼。


而李其英神情哀傷的跪在那裡,平靜到讓人覺得詭異。


陳文叡和鈺仁看到了那模糊不清的青煙不但越來越明顯,甚至出現了駭人至極的景象。


那女鬼表情扭曲痛苦,身體誇張且大幅度的擺動掙扎,彷彿正在與什麼拉扯,而七孔漸漸流出混濁不清且帶點紅色的血水,淒厲的哀嚎不斷的在他們兩人耳朵裡播放,彷彿正在上演一部具有4D效果的恐怖電影。


掙扎了數十秒,她終於停止掙扎,像是剛遭受了一場慘不人道的凌虐酷刑,而頭殼和身軀已漸呈紫青色的浮腫,十分噁心,令人作嘔。


鈺仁心頭震了一下,他對這幅景象印象深刻,那便是他在大一時,那天早上在這倒數第二間淋浴間所看到的真實景像,此刻景象和回憶竟然毫無違和重疊在一起了!


原來這就是她當時邁向死亡的痛苦過程嗎…


在經歷那地獄般的數十秒之後,那女鬼化身成了可愛的小女生,身著一身白色洋裝,表情黯淡地伸出手試著想摸李其英。


「你還愛我嗎?」伸手尚未觸及,她問了這個敏感的問題。


但李其英並沒有直接回答這個問題。


「對不起,我知道我為了跟你分開而做出的事很不應該,抱歉…」


那女鬼淡淡的微笑了,雖然他並沒有直接回答問題,不過眼前的他依然是她深愛的那個李其英,她如此深信著。


「不過現在,我一點也不愛妳。」


這句話瞬間凝結了整個空間的空氣,鈺仁看到那女鬼的臉雖被散亂的頭髮掩蓋著,但卻藏不住裡頭散發出來的憤怒氣息。


「你瘋了是不是…」陳文叡時而害怕地看向那女鬼,又責備地看向李其英。


李其英始終低著頭,視線一直沒有對到那女鬼身上。


歇斯底里的女鬼藏起了剛剛那溫柔的模樣,變成駭人的姿態,不斷狂吼:「都是你們兩個,為什麼要帶他來?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一連串的發問搞得鈺仁和陳文叡心驚膽跳,冷汗直流。


看不到那女鬼的王聖文和張憲鴻則一直用著匪夷所思的表情看著跪在那自言自語的李其英和反應十分激烈的鈺仁和陳文叡。


「我現在愛的人,是我現在的女朋友。」說完這話的李其英,還不忘揚起淡淡的幸福微笑。


女鬼聽到這句話後,想起他們在電梯前那卿卿我我的樣子,雙手握拳,尖銳的指甲甚至已穿過自己的皮膚,鮮血直流。


「住口!別再說了!別再說了。」她拿著沾滿血水的雙手不斷抓著自己的太陽穴,試圖將接收進去的訊息當作不曾聽到一樣。


但李其英絲毫沒有住口的打算。


「她很溫柔,很體貼,很黏我…能夠認識她,是我這一輩子最幸福的事情之一。」


李其英沉浸在自己的回憶當中,品嘗那甜蜜的滋味。


陳文叡看不下去,他看那女鬼抓狂的模樣已經無法控制,深怕他在說下去這理所有的人都會被她殺死。


「媽的夠了,別再說了。」陳文叡怒斥。


李其英看了陳文叡一眼,又回頭看向自己前方的地板。


「我非常愛她,因為有了她,我才找到人生的意義,我絕對會一直喜歡她一個人,永不變心。」


「啊——」她終於受不了,發怒狂吼,伸出兩隻扭曲變形的手抓住鈺仁和陳文叡的脖子,將怨氣轉為力道,他們感到痛苦、暈眩,逐漸覺得難以呼吸。


張憲鴻看著鈺仁開始翻白眼、口吐白沫,雙手一直空抓著自己脖子,臉色逐漸變的蒼白,心一急,馬上跑到了他面前。


「夠了李其英你別再說了,也拜託妳放過他,這完全不關他的事,你要殺就殺我好了…如果這樣能讓你好受一點,你殺我好了…」


「就跟我以前那麼愛妳一樣。」


李其英語畢,痛哭流涕了出來。


鈺仁和陳文叡同時往後一彈,大口喘氣,雙臉逐漸恢復血色。


「我以前很愛妳,那些回憶都是真的,我的確愛上了另一個人,我也是真的愛她,為了擺脫你,我的確做了很過份的事,但我沒想到妳真的會因此死掉,對不起…嗚嗚。」


李其英毫無保留的哭了起來。


鈺仁勉強恢復正常後,看那女鬼形體逐漸變淡,直到消失前的最後一刻,他往這裡瞧了一眼,面露慈祥的微笑。


過了一段時間,李其英的哭泣聲終於結束,五人面面相覷地看著對方,最先破冰的是王聖文。


「媽的,我雖然不知道你們在搞些什麼,但最好快把我放開!」


而在鈺仁眼前的張憲鴻轉過身來,急忙詢問道:「你還好吧?」


最後王聖文還是揍了陳文叡一頓,他到頭來完全不知道是在搞什麼把戲,但看到鈺仁和陳文叡瀕臨死亡的痛苦表情,感覺大概是鬧鬼了,將憤怒發洩在陳文叡身上後便離去。


陳文叡雖然被揍的鼻青臉腫,但他卻笑得很開心,他感覺她不會再出現了,這些事情已經結束。


在一切都穩定下來,離開之時,張憲鴻忍不住心中的疑問,上前問了眼眶泛紅的李其英一個問題。


「你…是不是也看不到她?」張憲鴻注意到他完全沒有抬頭看向前方,而鈺仁和陳文叡則明顯地一直注視著某一個點。


他收起哭泣,冷漠的回:「我已經不愛她了,我跟她已經沒有緣份,再看的到也沒有意義。」


「陳文叡看的到,我沒有疑問,那為什麼鈺仁也看的到?」


他看向窗外,不假思索回道:「我怎麼知道?也許能不能看到根本不是重點。」


正當張憲鴻想自己追問下去時,李其英已經準備離開。


他像個有威嚴的學長勸道:「抱歉讓你們遭遇到這種事情,以後我們大概不會再見面了,別跟我一樣,保重。」


留下這句話,便揚長而去。


張憲鴻看著他落寞離開的背影,想起他跪倒在那毫無保留的那段告白以及鈺仁瀕臨死亡的模樣。


他漸漸釐清了某些一直存在他心中的自我矛盾和疑問。


原來他對鈺仁是帶有一份特殊的情愫的,難怪在高中時明明不乏女生追求,卻始終沒有開花結果。


難怪在大學聯誼時,機會活生生擺在眼前,卻也沒有更進一步的發展。


難怪鈺仁受到威脅時,他會如此不經思考且奮不顧身的做出錯誤的決定。


難怪鈺仁剛剛瀕臨死亡時,他會如此心急如焚…


解決了心中一個大疑惑,卻也沒讓他更加輕鬆,這種事,永遠只能他一個人知道,他如此心想。


「你還好嗎?」站在後頭,臉色不甚好看的鈺仁問道。


「這句話應該是我問你吧?」


兩人回到寢室休息。


幾個月後,某天晚上,他們倆早已將這件事情淡忘,就之視為一場不真實的恐怖體驗罷了。


「啪!」燈泡暗了,時間已經十一點五十五分。


「啊!又熄燈了。」鈺仁打電動打到忘記要洗澡,急忙的衝向淋浴間。


寧靜且黑暗的空間又只剩他一人洗澡,安靜得除了流水聲外,連外頭的狗叫聲都能聽的一清二楚。


正當他洗完穿好衣服之時,一桶冷水從上頭潑了進來。


鈺仁衣物全濕,心中一把火上來,但之前的回憶湧上心頭。


「不會吧…」他害怕的心想該不會之前的事情又要在上演一次吧?


緩緩的推開了門,只能從右邊窗外的月光跟左邊走廊裡,「逃生指示」透進來的燈光看的見一些東西。


一個巨大的影子被走廊的燈光映在牆壁上,他嚇了一跳,悄悄地往前跨上一步。


恰巧從洗手檯上的鏡子看到不該存在的一團光在半空中游蕩,他心裡直覺,「這是鬼火!」


他沒想到這次似乎是真的見鬼,不知所措時,一堆人衝了進來拿了東西砸在他臉上。


「哈哈!再洗一次澡吧你。」


「生日快樂,嘿嘿。」


他伸手把兩眼上的奶油撥開,看見一群人拿著一塊小蛋糕,上頭插著蠟燭,不懷好意的看向他。


原來今天是鈺仁的生日。


「你們這群王八蛋!」他帶著他溼答答且沾滿蛋糕的身體衝向他們,一陣嬉鬧為這黑暗的淋浴間增添了幾分色彩。


正當他們慶祝完,一群人準備回寢室打電動時。


啵的一聲,蓮蓬頭被打開。


嘩啦啦的流水聲,從無人的倒數第二間淋浴間傳了出來…


(全文完)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長篇恐怖連載小說】淋浴間 16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