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hmin

左手感性寫文字、右手理性寫程式 喜歡文字但目前在寫程式的網頁工程師 台灣台南人,五都都待過的流浪人,北漂狀態中 希望能雙手一直寫下去,留下更多值得回憶的事物

【長篇恐怖連載小說】淋浴間 10

發布於

現代人還會愛到卡慘死嗎...



淋浴間 10


籃球場邊,王聖文的同學瞧見這裡似乎有什麼事發生,紛紛靠了過來。


「怎麼了?」一群人站在王聖文旁邊問道。


「這兩個人要教訓我。」王聖文嘻嘻笑。


鈺仁依舊殺氣十足的瞪著王聖文。


張憲鴻見苗頭不對,趕緊道歉:「不不不,誤會一場,抱歉抱歉。」


馬上拉著鈺仁離開現場,逃到了宿舍門口。


「我想…可能真的不是他害的。」確定安全之後,張憲鴻說出了這句話。


鈺仁不置可否地看著張憲鴻,「很明顯就是他啊!還是你也怕他了是不?」


「不,先不講我之前就覺得李其英怪怪的,我問你,你說在你的夢裡,他被送進醫院而他前女友在照顧他對不對?」


「對啊!那很明顯就是王聖文搞的鬼,不信我們現在再去問他一遍。」


說完鈺仁便要起身,但被張憲鴻拉住。


「我沒說不是,我再問你,後來護士進來說可以出院了,女生先走在附近等公車,然後就被王聖文抓走了,對不對?」


「對,媽的。」


「哪有這麼巧的事?」


鈺仁不解地看著張憲鴻,回想起那女生走到公車站後,沒有幾分鐘王聖文就來了,這的確太過巧合了一點。


「就算王聖文神通廣大到知道被救護車送到哪個醫院,但哪有辦法知道啥時出院?女生啥時離開醫院?」


鈺仁此時也很多問號浮現在心頭,但更可怕的答案也漸漸呼之欲出。


「除了護士進來提醒說可以出院之外,還有誰知道?」


「……李其英?」鈺仁不敢相信。


「我想不到更合理的解釋。」張憲鴻作出結論。


鈺仁哭了,他不想相信,但他覺得張憲鴻的推論全部都是正確的,雖然王聖文可能到最後真的對那女生做了不可原諒的事,但這一切竟都是李其英造成的!


他正感覺自己的心一點一滴的在崩落,周圍的世界正在被摧毀,一直以來相信非惡即善的他感覺被紮實的賞了一巴掌。


張憲鴻站在一旁看著不斷哭泣的鈺仁,他也很希望自己的推理是錯誤的,但綜合李其英莫名平靜的反應、王聖文自信十足的嘲笑以及鈺仁的夢境,他知道這便是最合理也最醜陋的真相!


「我們去八樓。」哭到一半的鈺仁,語氣堅定的道出這句話。


「蛤?為什麼。」張憲鴻抓不著頭緒。


「我相信那女生真的死了,現在樓上的混亂跟之前那消失的時間,我想都是她造成的,我想跟她溝通。」


「怎麼溝通?」


「不知道,但我覺得就是有辦法。」


兩人便坐了電梯準備到八樓。


搭電梯的途中還聽的到各樓層傳來的叫罵聲。


八樓到了,在走向淋浴間的途中,走廊上不少人扭打成一團。


鈺仁和張憲鴻到了淋浴間,此時整個空間人潮洶湧,每個隔間裡面都有人正在洗澡,每個隔間外面都有人在不停的敲門,誰也不讓誰,儼然就像一場革命般的暴動!


鈺仁勉強從這混亂中走到了倒數第二間淋浴間,這間裡頭沒人,也沒人在外面想進去,因為早已從裡面被鎖死,不能使用。


鈺仁跪了下來,痛哭流涕的說道:「我知道在你身上發生了什麼事,我也為你的處境感到可憐,放過這群人吧!他們是無辜的,真正有錯的不是他們,嗚嗚…。」


沒想到就在鈺仁講完這些話後,一團女人形態的霧氣在鈺仁上頭成形,她就這麼抱著鈺仁,就像是兩個人抱在一起痛哭。


場面詭異,但卻十分感人,這時整個空間的人平靜了下來,他們一頭霧水地搔頭,不清楚為什麼自己現在在這裡。


而有好幾個人受了傷,直呼好痛,也不太明白他們為什麼受傷。


而在淋浴間裡頭洗澡的人也紛紛走了幾個出來,他們表情上訴說著他們連自己啥時進來洗澡的都不知道。


淋浴間的人潮散去,只剩跪倒在地不停痛哭的鈺仁和站在一旁的張憲鴻,跟一團女人形態般的霧氣,也許該稱她為女鬼。


三人僵在那好幾十分,淋浴間上頭的燈由於沒感應到人而暗了,也因為沒人在洗澡而霧氣漸漸散去,包含那女鬼。


張憲鴻扶起鈺仁:「我們回去吧。」


男兒有淚不輕彈,但鈺仁此時可能將一生的眼淚都流光了,他不太清楚他哭的原因,是因為不甘於發現真正的壞人不是壞人,而且他還心疼李其英也祝福過他們,還是同情這女生的遭遇?畢竟他是才最可憐的人。


他只知道他情緒十分難過,而且沒辦法平靜。


張憲鴻看在眼裡心情亦十分複雜,他頭一次看到這麼難過的鈺仁。


當晚鈺仁就在亂七八糟的狀態下睡著了。


而他又延續了不久前的夢,畢竟鈺仁幾小時前才剛醒。


那女生跟王聖文擠在一間小小的淋浴間裡,王聖文露出猥褻的笑容。


女生害怕地發抖,但沒地方可逃,扳開了水的開關,蓮蓬頭的水不偏不倚的潑到王聖文。


「臭婊子!」王聖文勃然大怒,一巴掌打在女生臉上,女生不堪力道如此大的巴掌,一頭撞向旁邊的木板。


女生一陣暈眩,幾乎站不穩,又感到右邊額頭有股濕黏的感覺,一摸便知是自己流血了。


「不要…不要…」女生暈眩感十分強烈,不但站不起來也幾乎看不清眼前的東西。


此時王聖文抓著那女生的雙手拉了起來,露出貪婪地微笑。


鈺仁把眼睛閉起來,不想看到接下來那令人憤怒的畫面。


「臭婊子!醒醒,你真的以為我對你有興趣嗎?」王聖文掐住女生的脖子。


女生一度乾嘔想吐,但總算比剛剛舒服了些,害怕地看向王聖文,不明白他想做什麼。


「給你看個東西。」王聖文露出意味不明的微笑,放開了那女生,那女生頓時感到輕鬆,但身子還是不住地發抖窩在一旁。


王聖文從口袋拿出手機,滑了幾下。


便拿到那女生面前看,女生看完後震驚的幾乎沒有任何情緒。


鈺仁想知道手機裡的內容是什麼,而此時那股力量便牽引到他能看到手機內容的距離。


『我想跟我女友分手,他現在剛好在台中醫院外面等公車,她想怎樣隨便你吧。』


一封簡訊,寄件者:李其英。


時間恰巧是那女生離開病房後的過幾秒鐘。


「呸!我強姦了你不就正好順他的意?你以為你這身材我有興趣喔?出去賣你還要貼錢勒。」王聖文口無遮攔地污辱那女生。


但那女生面對王聖文的污辱沒有任何反應,她只是靜靜地站在那。


「去照照鏡子吧,你男朋友不要你了,懂嗎?他把你交給我這種人,你知道嗎?哈哈哈。」


那女生右邊額頭在流血,但心裡亦在淌血,右邊額頭傳來陣陣的刺痛感,但卻遠遠不比心裡的痛。


王聖文看那女生沒有反應,並沒有打算就此停手,反而變本加厲的做出更過分的行為。


他扳開了水,把蓮蓬頭的位置朝向女生:「看沖一沖你能不能清醒一點,我在幫你,知道嗎?哈哈哈。」


那女生放棄了抵抗,她不想反抗,她甚至不知道反抗是為了什麼。


冰冷的水沖的那女生直發抖,但她沒有要關掉的意思,或許她真想藉此清醒一點。


王聖文見這女生像個死魚一樣,感到無趣,便離開了。


那女生就這樣站在那被沖淋了十幾分鐘,明明身體已不爭氣的發抖,但她還是選擇繼續呆站在那折磨自己。


鈺仁十分同情她,心裡不斷想著:「可以了…別再這樣折磨自己了。」


時間不知過了多久,那女生終於願意走了出來,但依舊面無表情、渾身發抖。


安豪一直忐忑不安的站在走廊上,看到渾身濕透的女生便上前關心:「你還好吧?你沒事吧?」


那女生沒有回應,只是步履蹣跚的繼續往前進。


安豪見他不回答,又上前跟在他旁邊,擔心地問:「你…不會說出去吧?」


原來這是安豪忐忑不安的原因,他不是擔心女生發生了什麼事,而是擔心這件事傳出去之後會害到自己。


鈺仁大嘆死好活該。


那女生停了下來,轉頭看向安豪,給了他一個充滿陽光的微笑:「你放心,我不會說出去。」


安豪鬆了一口氣,連忙道謝:「謝謝妳!謝謝妳!謝謝妳!」


那女生不理會安豪,自顧自的走到電梯,按了下樓。


電梯行駛的途中停了幾層樓,進來的人都被這濕淋淋的女生嚇了一跳。


到了一樓,女生走了出去,許多人看到男宿電梯出來一個全身濕透的女生皆好奇地看向她。


女生完全不在意任何人的眼光,只是繼續走著自己的路。


鈺仁一直跟在女生後頭,看她緩慢地向前走,路上不斷遭到路人的異樣眼光跟指指點點。


終於到了女生家裡,女生回到家後拿起浴巾開始擦拭自己的頭髮,看似心情不錯,還哼著歌。


鈺仁看到桌上還有她跟李其英的合照。


女生換完衣服之後,拿著手機趴在床上,撥打了李其英的電話。


電話通了。


「喂—老公我到家了喔。」


電話那頭沒有回應,只有呼吸聲。


「我安全到家了喔。」女生裝起娃娃音撒起嬌來。


沉默半晌,終於有了回應。


「夠了,你別再糾纏我了好嗎?他沒對你怎樣?」李其英不耐煩地說道。


「我知道是你叫他來的,但不管怎樣我還是很愛你呀。」


電話那頭又沉默了起來,鈺仁能感受到李其英目前的情緒,他大概認為這女生無法溝通了。


「隨便妳吧。」說完後便變成了嘟嘟聲,李其英掛了電話。


鈺仁替女生感到心痛,他剛剛已經遭受到傷害,為什麼李其英還能說出那麼傷人的話?


女生知道李其英掛掉電話,但她還沒將手機放下,而是說出了一句毛骨悚然的話。


「嘻嘻—你放心,我會保護你的,傷害過你的人,坐視不管的人,我通通都會殺掉。」


(待續)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長篇恐怖連載小說】淋浴間 9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