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ry

一個努力完整的人

GUCCI如何以神话思维反应「当下」和「未来」

自Alessandro Michele上任以来一直被视为最懂得玩转艺术和商业的时装奇才。他知道如何激起人们的广泛讨论而又不触及任何关乎政治甚至伦理的禁忌。抽丝剥茧往深处瞧一瞧,在Michele构建的系列之间,那些时而躲躲藏藏时而大张旗鼓的观点早在暗处开启一场旷日持久的预测未来之赛。

*从「过去」窥视「当下」*

Alessandro Michele曾表示他所要带来的「时装」不再拘泥于日常穿着和对身体的结构或解构,他抛开上世纪九十年代那一套以身体出发的建筑式哲学方式来描绘着装,转而以更为宏观的思维开展对后现代性时装中的「时」进行探讨。在贯穿许多系列中的神话故事恰恰是洞悉当下、思考未来的最佳方式。在众多品牌纷纷对VR,AR取材时,Michele一度向远古时期靠拢,「古希腊」的元素在他运用之下不断回潮,我们揣测他试图在大流之中与众不同?恰恰相反,Michele试图通过对神话思维的理解来描绘一幅关于当下的蓝图。Alessandro常以神话对当下进行一番思考和重现,这从尼采《悲剧的诞生》中得到答案:神话的内容首先是赞颂战斗英雄的史诗,它并没有什么美感,而是径直对我们说:看呵,这就是你们的生活,这是你们生存之钟上的时针。

蛇形图案,鸽子模型不间断的出现在的Alessandro系列之中,“粗鲁与温和,高尚与卑俗,稀有与普遍,污秽与洁净,愚人与圣贤,也许二者我均是。而我曾是,也将永远是鸽子、蛇、猪。”尼采如是说。蛇于神话有多种说辞,结合尼采之说与Michele对于「亚当与夏娃」的故事的倾向——夏娃被蛇引诱,偷尝了禁果,导致亚当和夏娃双双被逐出伊甸园,并且负起生育之责,生生世世饱受妊娠之苦痛,缠绕在智慧树上的蛇代表著「性」,也是生命的起源。或许我们可以将蛇看作是「欲望」与「性」。也由此开启并且不断成为GUCCI系列中的一个重要因素。

Gucci 2017春季成衣系之一使用的心脏图案,上面插着一把匕首。在天主教中,圣母玛利亚的胸前有一个心型图案,心上会环绕着玫瑰,插一把刀,这是代表了圣母的内心,她的喜悦与悲伤,她的美德与隐忍,以及对众生之爱,苦其所苦,乐其所乐。胸口插七把剑的,称为圣母七苦。而近两年中突然被广泛提及的《恶的科学》一书中,与其说是对科学、个人主义的指责,不如将其理解为一种「共情能力」的丧失。科学所抹杀和掩盖的或许正是人与生俱来的「共情」,回到尼采所说的“上帝死了”,所预示的便是对神话和宗教的彻底决裂,进而将我们对「天性」的抛弃。

*「宗教」背后的「未来」*

没有人会认为Alessandro所制作的时装是「未来」的,大量漂浮在我们眼前的未来感时装是以「太空主题」、「真空面料」甚至是多功能性组成的,这些都是表面和狭义的未来感时装。时装风格被消弭,复杂与多元的文化成为当下迫不及待想要了解的真相,在这场与世界的直接交流之中,怎样的时装才是最具有代表性的?它应当如何在一件时装中被体现和感知。Alessandro也许能够给我们一些答案。

对于未来的思索,人类大多基于数据和逻辑的总结,经济学家Tyler Cowen就如何面对未来做了简要阐述,他认为人类的思维能力有其局限,往往在许多时候,这些基于数据的预判并不靠谱,并推出思考未来更多关乎的是信仰和信念而不是事实、逻辑和推理。“平均而言,宗教人士的生育率比其他的人更高,他们参与长期的商业项目或慈善项目比普通人更高,这并不是偶然”,这一点在马克斯·韦伯的1905年出版的大作《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中有了具体的论述。JG Ballard更是在十年前如此预测“非理性是唯一真正通向自由之路,大家处心积虑地将自己重新变回原始人。人类曾经受益于魔术与玄学,如今重燃起对它们的渴望,他们亟需进入新的黑暗时代。他们迫切的想要逃离理性世界的穷极无聊。”

在这一切之后,我们再看GUCCI的2019早春系列,在数个系列之后Alessandro对神话和宗教式展示的更加鲜明和用力——“墓地重生”,缭绕的雾气,庄严的歌剧,那些来自古罗马圣徒的骸骨装饰、弗拉维王朝的女性发型,基督圣徒的宗教仪式,那些可见的来自中世纪的来世与死亡的想象,像是一场生命之光的朝圣,暗示JG Ballard所预测的未来。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0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