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想

開心一點吧 都會過去的

【自留地】堂本自問自答(三)

發布於

因为關注兩位domoto桑的緣故,最近開始很認真的思考“關係”這個命題。糾結的點自然在於兩人是否是情侶或者說夫夫,而判定的標準當然就是兩人有無肉體關係。而在仰臥起坐的過程中,突然發現自己把性看得太過重要了,或者說整個社會都把性緣關係神化了,基本是在此基礎上衍生出了一切的社會關係。

一個人的出生是源於母親的性行為和生育行為,因為有了這層關係,社會開始用各種文化和道德標準將人綁架,什麼為母則剛啦,父父子子啦,子不嫌母丑啦。如果將人比作孤獨的原子的話,原子A從原子B陰道中出生,和原子A在街頭和原子C擦肩而過一樣都是隨機事件而已,對於前者實在不必賦予什麼神聖的含義。原子B並不因為生育原子A而對其有什麼恩情,因為這完全是B自己的決定。

原子間的碰撞是隨機無序的,而碰撞的結果能否產生愛的火花更是複雜難測的,A和B產生血緣是一種碰撞,而能否產生愛則沒有基本法可遵循,只能說是大概率事件。骨肉相殘也並非是稀奇事件,不到嘖嘖稱奇的地步。

原子A長大了,可能會和擦肩的原子C成就一段緣分,如果將性行為看做廣義上的身體接觸的話,根據親密程度,兩個的社會關係大致分為朋友、炮友、情侶等等。每段關係都有相對嚴格的定義或者說性行為標準;比如朋友摟摟抱抱親親可以,插入式性行為不可以,否則就進入炮友階段,如果要求彼此身體的獨佔權,希望維繫穩定而長久的性關係,則被視為過界,或分手或進一步步入情侶關係。大家被這種所謂的標準束縛,不是和人在交往,反而在和各種關係較勁,始終拿著標尺裁斷別人,也時時不忘規矩自己,就像在玩跳房子遊戲一樣,一定得站在框裡才安心,對于框里有什麼卻並不關心。

在各種關係中掙扎和沉淪的時候,有一個真相被常常被忽視,那就是一個人人都是孤獨的原子。這顆原子可能和其他原子在身體上負距離,但它終歸還是一顆獨立的原子,無論放在哪個框框里都一樣。愛與被愛,支配與被支配,競爭與合作,忠誠與背叛,矛盾與和解永遠存在于每段動態變化的關係中,原子間有的相斥,有的相吸,有的漸行,有的漸遠,最終歸于湮滅。

其實,兩位domoto桑關係的有趣性,就是在于絕妙的平衡感,競爭與合作關係並存,性格、愛好和處事風格都極具個性且差異明顯,卻能塑造出外人無法介入的獨特二人世界,且並不打算輕易切斷這份羈絆。我急於給他們的關係定性,不也是在跳房子嗎?對於我們看客來說,兩個人之間的種種,擺在檯面上的就是答案了,至於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