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丽

我是個極端情緒化、常常糊里糊塗的人。我不喜歡受約束,不愛爭勝負,不喜歡正經八百,也絕不會道貌岸然。喜歡與世無爭的生活!

北京邮电大学阚凯力痛斥:中国大学已变成养猪场 转华兴评论

据报导,北京邮电大学信息产业政策研究所所长阚凯力痛斥,中国的大学已经变成了养猪场,养猪卖钱,完全失去了大学的精神。他主张在国内上完初中就把孩子送出去,不然就是浪费青春。


阚凯力去年在接受《凤凰教育》访谈时说,现在大陆的学校教育太功利了,上小学是为甚么?为了考一个比较好的中学,上中学又是为甚么?为了考上一个好的大学,上大学为了甚么?为了将来考研,然后出去能找到一个挣钱多的工作,或者是铁饭碗的工作。这种学习目标,本身就极端地害人,是把学习变成了一种追求功利的手段。

阚凯力指出,现在在大学,教授搞到了项目,挣到钱就进自己腰包了,然后把任务分配出去,让学生给自己做项目。有的教授自己开公司,研究生到教授的公司去上班,甚至还要打卡。有的教授自己没拿到项目,也没办公司,那怎么办?让学生去公司兼职,把学生给“出租”了。公司一个月给教授四五千,而学生只拿到四五百,变成包身工了。

大学是赤裸裸的金钱利益关系。或者说,学生在教授这里打工几年,给教授赚够了钱,才给你毕业,这就是一种官方合法的卖学历。


教育部甚至都出了规定,每个教授带研究生,要给学校交钱。理由是甚么呢?因为学生帮教授赚钱了,所以教授从学生身上赚到的钱,要分一部分交给学校——这就是教育部的规定,带一个研究生一年要交几千块。


这种教育部的规定,不就是和珅规定的“养廉银”吗?贪官污吏在地方上搜刮百姓,朝廷不但管不了,而且要交给朝廷一部分。这就是说,你如果不去当贪官污吏,连这个给朝廷的养廉银都交不起,实在是浑蛋逻辑。


阚凯力说,他2000年到北邮经管院作院长,当时也是满腔雄心壮志。在成立大会上,讲话的题目就是“为建立中国的斯坦福大学而奋斗”。结果没过两个月,他就不敢再提这事儿。现行体制下,那些既得利益集团是很难触动的,它已经形成了一个很坚固的体制结构。  

他痛斥,现在中国大学变成了一个赚钱的系统,学校领导都是官,分甚么副部级的、局级的。这样下来,中国的大学就是两个字的目标:一个是权、一个是钱。钱学森的“世纪之问”是:“为甚么中国的大学里培养不出大师?”靠这样的大学培养甚么大师,简直是扯淡。我们的大学已经变成了养猪场,养猪卖钱,完全失去了大学的精神。

对于在现行体制下,给中国的学生和家长的建议,阚凯力回答,这个建议还真不太好说,恐怕还是能出去就出去。他说今天中国社会环境之恶劣,学校里的腐败的程度,已经远远超过了80年代。所以,主张在国内上完初中就把孩子送出去。这时候,他对中国的文化和基础知识已经接触的差不多了,又不需要接受高考的折磨,浪费青春。

阚凯力引用朋友的话说,小孩子在这样的环境里成长,很容易成为两面派。不要说快乐了,有一个正常的心理状态都难。怎么办呢?没有办法,只有离开。

阚凯力,1979——1984年国家教委首批公派赴美国斯坦福大学留学,获硕士、博士学位。2000年至今竞聘为北京邮电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院长。现为北京邮电大学信息产业政策研究所所长。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