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留

外星人👽

生老病❌?那个难以启齿的字。

年初二和家人一起出游(当时新冠肺炎在其他国家还没爆发)经过一块墓地,我顺口问老妈你和爸订的墓地在哪?老妈抱怨说这人真不识大体大年初二怎么提起这种事?我说你们不是老早就把墓地订了,既然想起就问了还需要另外择日的吗?还有我死后不用这么麻烦一把火烧成灰就可以了。她回了句你的事跟我说干嘛自己打算,就这样混过去了,车里的老爸和老哥一声也没吭可能当作没听见。。。😂

生老病死是人生必经的过程,谁也逃不过。但“死”这个字对很多人来说似乎是个禁忌,连听见都觉得刺耳。这场疫症让所有人措手不及,媒体每天在报导今天哪个国家又死了多少人,死亡离我们好像又靠近了一些。但很多人似乎还是尽量在避免谈论这个话题。我其实很纳闷,人生于这世上最终目的不都是死亡?这明明是大家都清楚不过的事实不是吗?不谈论不表示就不会发生,就算没有这场疫症,明天和意外谁也不知道哪个会先来,与其求神拜佛不要太快轮到我或身边的人,不如提早做好心理建设,真的发生的时候也不会措手不及。

室友的父亲上周因新冠肺炎过世,一个九十几岁还很活跃能自己开车上山采蘑菇到市集摆摊的老人,一周前意外从楼梯上摔下被送急诊,大概是在急诊室被感染呼吸困难打了两天吗啡后就走了。确认是新冠肺炎之后为避免传染禁止家人探访,连身后事都是电话安排。室友感慨说父亲都这把年纪了,虽然遗憾没能陪他走完最后一段路,但比起在医院疗养几周再回家隔离失去行动自由,这样没有意识安详的走也许对他反而是件好事。相较得了老人痴呆症在安老院渡过几年才痛苦离去的母亲,未尝不是一种幸运呢。这样想会比较容易释怀,不然每天以泪洗脸又能改变什么呢?再伤感终归要面对现实,日子还是得继续过啊。

今早打开Matters看见@Nisa 的文,文中分享的那本书和链接很有意思,有兴趣的不妨去看看。特别喜欢那句 “无论你身边有多少人陪伴,到最后都只有你自己一个人面对死亡,这是你的个人秀“ 。我非常赞同。就算是一场天灾,能和最爱的人同时一起死去的机率其实很小。那是不是值得好好想一想,我要是先走了他(们)会怎么过?如果可以选择的话我想怎么安排我的身后事?要是他(们)比我先走我又该怎么做,往后要怎么过?人生无常,把一切需要安排的预先安排好,面对死亡其实也没那么可怕。伤感在所难免,毕竟一个实实在在的人从此只剩下回忆。所以更应该好好把握当下,珍惜在一起的时光不是吗?哪天不存在了,逝去的只是躯壳,但记忆可以长存。

链接中提到面对生死的五种态度:空白期(不想),酝酿期(不理,不讲),准备期(接受),行动期(实践),升华期(活着,感恩),我原来已经处在最高境界(升华期)了啊哈哈。但真的有很多人还处在空白期:不想去想,觉得不需要去想,或酝酿期:不知怎么做,怕不开心。其实人生就像一场旅程,旅程总有结束的一天。计划旅程的时候,我们不会避过旅程结束的那天吧?(虽然有些人计划旅程还真的是走一步算一步,但总有结束的时候)或许我们无法选择何时及如何结束,又或者有些人就是不爱计划,那想象一下假若自己明天死去,会不会有什么遗憾?如果还有遗憾,以同样的生活方式再活三五年后迎来下一个疫症,答案会有所改变吗?是不是有些什么还来得及做的?生死有命,生命的长短从来就不由得我们控制,但宽度掌握在自己的手里。我自认想做的已经做得七七八八,假若明天期限到了,我可以坦然的说,我准备好了😇

马丘比丘2019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