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袋生水草有云

still waters run deep

2020末尾,将自己作为“没有梦想的咸鱼”

今日冬至,早上六点半爸妈就急忙包饺子,就着咖啡吃了6个,急急忙忙骑着自行车去上班,饺子的味道如何没大体会到。上午公司集体包饺子,美其名曰吃“大家做的饺子”,感受节日氛围。和一群不认识、不熟悉的同事擀皮、包陷、吃饭,饺子的味道如何也没大品味到。这就是我六月份研究生毕业、八月份入职人生第一份正式工作后的第一个公司节日了。

本来没打算工作的。为考博准备了一年半,所有关于2020的计划都是围绕继续求学设计的。听了一学期博导的课程、研读博士专业的专著论文、和博导的学生交流学术心得,似乎一切都已经为读博准备好了。然而正如新冠来的如此突然,我的求学之路在最后一刻戛然而止、仓促收场。经过难熬的心理重建后,我开始找工作。

然而哲学专业的我,在错过秋招、春招之后,在实用型招聘会上几乎没有可选择的余地。我不能亦没有机会,用哲学专业去应聘工作。就业的焦虑让我日夜无法入眠,可我当初跨考哲学专业研究生时,不就从未考虑过就业的问题吗?那么多人问过我:为什么从英语跨到哲学。我的回答是:我喜欢。喜欢到昼夜不分、梦境颠倒。冬夜十点半从自习室回家,飘着白雪,也不觉着冷,脑子身心只有读了什么书。考虑过就业吗?从未。因为太快乐、太满足、太富裕、太自由。

从自我构建的自由塔里清醒过来,还是要考虑就业的问题。姻缘巧合,八月份入职了院士公司,做学术编辑。这份工作给了我极大的自由空间。通勤时间短,从家到公司骑自行车只需18分钟;工作内容不多,让我有机会读了研究生期间从未有机会和心情阅读的小说;同事关系融洽,没有勾心斗角升职竞争。于此,我享受到了从2001年上学以来,从未体验过的“心平气和”看路边花花草草的心境。不必着急回家吃饭写作业,不必担心导师催促写论文,不必焦虑未来如何,不必给任何人任何答复。在此刻,我就是我。把自行车停在路边,看天上的云朵由金变暗,由聚成散。漫无目的的走到公园,为一只被雨打落的月季拍照片,十分钟等待光线,又十分钟找角度。图片好看,分享给朋友;难看,走了就是。没有人、没有事,要求我、期待我。

给自己一年时间,作一条没有梦想的咸鱼,呼吸这个世界,感受空气稀薄,平静而自洽的穿梭于城市之间。

(下班了,骑车回家。希望晚上不吃饺子。)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