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揚銘

編輯人,文字工,沒上班但是有在工作。

關於說跟做

發布於

蹭熱度聊一下說跟做。工作到現在,愈來愈覺得說跟做是兩回事。以前會很想跟人辯論(或自己想搞清楚)怎樣做才對,最近才發現,話怎麼說都對,還是要看實際做什麼才見真章。

比如電商66折賣書的事這兩天吵很兇(獨立書店臉書串聯 11日歇業對抗削價競爭)。

電商可能會說,啊我們沒有壓低進貨價格,是自己壓低售價補貼消費者當成行銷活動,這樣也要被說虧待文化產業?

出版社可能會說,你大平台喜歡削價競爭圈客戶,通路做大之後很可能反過來壓迫我們折讓更多,出版社利潤已經很低了,再折讓下去生意都不用做,所以我們要守住價格!

獨立書店可能會說,你們電商大通路一直搞折扣戰,我們經營愈來愈困難,最後消失的是文化風格,社會整體損失更大。

當然還有人會呼籲文化部、政府單位要出來控管等等……

以前我會很想搞清楚,到底怎麼做才對?比如這種事真的要政府來管嗎?電商這樣做有沒有道德或文化上的爭議,還是單純用商業競爭來看就好?出版社抵制合理嗎?獨立書店的訴求正確嗎?

但現在愈來愈不想管這些,因為大家各自有立場,話怎麼說都對。也不太在意怎樣才是正確,更在乎自己實際上怎麼做。


說自私一點,身為作者,通路要用幾折促銷,不影響到版稅比例就好(當然這基於版稅是用定價而不是售價來算),但如果通路壓價導致出版社必須折讓太多,會影響到作者出書的機會,我就不開心。

身為書的消費者,老實說打折很不錯,因為每月有固定買書預算,用完為止,打折當然能多買一點,但不會特別在1111買書。我關心的是欲購清單有很多書在排隊等,在有限額度之下該怎麼選,又要有多少時間能讀,書已經多到看不完了,不能無限增加。


說到這裡,感覺到了嗎?站在我的立場,說這種話當然對,因為對自己有利啊。

話怎麼說都對就是這個意思。我有我的立場,你有你的看法,他有他的堅持,老實說誰很難說服誰,或是說,誰也沒必要聽誰的。懶得請公道伯(政府)出來主持正義了,因為也就是要哪邊吞下去而已。當公道伯裁決也很累,在這裡凹誰一點,在那裡就要還誰一些,所以說政治是妥協。


年輕時挺正義的,但年紀愈大,對於是非對錯、正義與否漸漸不關心,或說失望了吧。在乎的變成「不管情況如何改變,我都要活下去」這種強烈的意志。

如果新書從79折變成66折,身為作者的我還是要找到方法存活,解答或許不是書,或許書只是一部分,還要加上其他。如果這個世界書消失了,身為創作者還是要找到方法活下去,儘管不知道解答在哪裡,但相信我會找到。

如果圖書定價制成立,買書變貴了,身為讀者的我還是會讀下去,可能是減少買書量而已。不論結果如何,總要找到方法對應。


話怎麼說都對,我更在乎自己實際上做了什麼(閉上嘴趕快動手做)、夠不夠了解這些選擇背後的風險、能否承擔?如果風險不會致命,那就勇敢去做,做了再說。

「功夫兩個字,一橫一豎,站著的說話。」我可以一直挨打,但如果可能,希望站到最後,站到最後也不用說什麼,所以先打再說吧。

這些是自由工作之後才有的體悟,自私、生存,讓我變得比以前更強,更有自信。因為無論如何我會活著,也必須活著,所以案主公司倒了我不怕、沒有人發案子給我也不怕,趕快找到能做的事情、去做才重要。

不管你怎麼說、他怎麼說、我怎麼說,話怎麼說都對,去做才是真的。

老實說,也不知道這種態度好不好,就是一種選擇,也只不過是千萬選擇中的其中一種,不夠對,不夠好,都沒關係,只要存在就是證明。

自由工作久了,變得愈來愈自私,希望記得警覺,不要變成「都吃不飽了哪有時間管環保」、「你要把餅做大啊不要來分餅」的那種人,在不妨礙他人生活的前提之下,按自己認為快樂方式去工作、去生活。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