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揚銘

編輯人,文字工,沒上班但是有在工作。寫過一本宅男研究制服控的《高校制服戀物論》,一本辭職後思索工作意義的《上班,辭職,還是撐下去》,一本探討自由工作生存的《離開公司,我過得還不錯》。

一周閱讀筆記:2020-week8

大家好,一周閱讀筆記又回來了!本周水星逆行開始,剛好上禮拜讀了《星空帝國:中國古代星宿揭祕》這本書,終於了解水星為何會逆行──簡單說就是兩人一起跑操場,外圈的人(地球)跑比較快,超過內圈的人(水星),地球眼裡水星看來就像在倒退囉。

就算不是為了什麼目的而看書,也會出現沒想到的趣味,寫每周閱讀筆記好像也是如此,也沒有為了什麼,就試著讓它帶我去哪裡吧!就算哪裡都沒去成,也沒關係。

好啦進入正題,本周閱讀的書──

一周閱讀:紙本書

/

《昭和史》半藤一利

延續上周,終於把四冊中的第三冊看完了。新進度是二戰之後、韓戰之前,在麥克阿瑟GHQ統治之下的日本,原來戰後的1946、1947年,日本共產黨曾經廣受人民歡迎,甚至在議會選舉中,左派成為多數黨組閣。但隨著戰後美蘇衝突情勢迅速升高,中國在1948、1949年迅速被共產黨赤化(想不到美國一恍神,國民黨就把中國丟光了),美國原本扶植中國成為親美的亞洲強國策略不可得,只能進而扶植日本成為親美反共防線。

在這波政治調整中,日本左派受到極大的鎮壓,戰後組織的工會、工運也受到嚴重打擊。國鐵在軍事復員中吸收了歸國軍人當勞工,總員工達到20萬人,之後又被迫裁員10萬人,工會組織罷工對抗政府,但反共的GHQ嚴厲打壓罷工、美軍情報單位暗地裡運作,之後出現「下山事件」、「三鷹事件」、「松川事件」的國鐵三大謎案,也是在這時發生。

ps.話說這三大謎案,我最初是在「李淼帶你看殺人案」接觸到的,想不到在《昭和史》又粗略講了一次,註解中說到,這三個案件在1960年代被松本清張寫為非虛構的《日本之黑霧》,嗯,新書單獲得,之後再來讀吧!

讀到原來二戰結束時蘇聯也是支持國民黨,不然在滿州的關東軍不會是向國民黨投降──在韓國,北緯38度以北的日軍向蘇聯投降、38度以南的日軍向美國投降,原本只是為了方便的劃分,後來造成兩個韓國;越南也一樣,17度線以北的日軍向法國投降、以南的日軍向美國投降,導致後來出現南北越。

蘇聯轉向支持中國共產黨,讓美國的亞洲戰略受挫,北韓與南韓都想成為唯一的韓國政府,迅速爆發韓戰,美國需要日本成為後勤基地,在二戰中化為焦土的日本又在韓戰的特別需求中走向復興。我們所熟知的SONY和豐田汽車,也是在這波「特需」當中打下日後的基礎,其實說基礎太委婉了,4年內需求成長10倍,不論誰來經營不都猛爆賺一票?

其次,原來此時日本從沒經歷過如此標準化的大量生產製造,日本工廠缺乏管理技術,於是由美國引進大量生產的品質管理、工廠管理方法。我以前念管理學提到的品質大師戴明、管理哲學家彼得杜拉克,就是在這時被邀請到日本,在美國不受重視的他們,反而成為80年代日本生產世界第一的起源,TQM啦、豐田式管理啦,後來又被美國人拿去做了一次《日本能,為什麼我們不能?》的電視特輯(底特律汽車工人都他媽失業了)。這些我青春時期耳熟能詳的故事,原來都是歷史。

所以我喜歡念歷史啊。

日本戰後三大事件,松本清張的非虛構作品,列入書單!

/

《洋風和魂》日本如何在戰後歷史與文化交流中保存了美國時尚風格

兩年前就買了,結果現在才翻開。

最初被推薦,是因為我研究日本女高中生的制服歷史和流行文化(好啦就是個阿宅興趣),朋友說這本書在講日本服裝和流行,你該看看,就買了,就放著,到現在為了寫閱讀筆記才翻開。

翻開不得了啊!原來小時候為了變帥一點會看的那些男性時尚雜誌《Men’s Club》之類的起源,就是這些人啊。服裝雜誌裡面流行的人要怎麼過生活、穿什麼衣服、弄什麼髮型……起源可以追溯到戰後啊我的天。

目前讀到第四章。前三章都在介紹戰後到1960年代的「常春藤風格」──戰後日本「哈美族」妄想中的美國東岸大學生的流行時尚,其實人家根本沒有那樣穿啊──但是哈美族可不管這些,因為他們自己身兼服裝設計、生產、雜誌內容製作者,怎樣才是流行他們自己說了算,然後,哇哇,美國人都這樣穿耶,那我們也應該學習~的日本人愈來愈多,最後就變成日本人的流行,洋風和魂的日式風格了。

第四章講到日本牛仔褲的起源,BIG JOHN和Edwin是取了美國名字的日本品牌(大概跟Ozaki喇叭是日本名字的台灣品牌一樣,幹,為了尾崎豐我還不是照買),這些從上野阿美橫丁戰後黑市出現的「美國大兵才穿的休閒褲」,日後變成日式流行也有好玩的地方。

這本書我最期待第八章講裡原宿之父藤原浩的故事了!藤原浩出身在三重縣,但他實在太酷了,玩音樂、當DJ、無論造型還是打扮,酷到三重沒有他的容身之處。18歲隻身上東京,創造了世界上第一個來自街頭的流行服飾品牌,用他的潮流改變了全世界。就連台北仁愛路圓環都有一家A Bathing APE門市……像我這種阿宅的天敵.藤原浩,不好好讀你的故事不行啊!
大學時代潮男同學跟我講過藤原浩的故事,但當年的我只知道秋名山AE86藤原拓海……

/

《去吧!稻中桌球社》古谷實

重讀這部影響我一生的漫畫。我的人生從來都在「成為菁英勝利組」的道路上,直到看到稻中桌球社,才了解這世界上也有廢柴般的人生,而這樣的人生,也沒有多壞呢!喜歡的東西就喜歡到底、討厭的東西就討厭到底,我們是醜男,醜到沒有人理,但我們還是要出來害人,情人去死去死團!是不允許打情罵俏的夫婦相聲!可是說到底,當有人愛我的時候,我還是好想愛她喔……

第三集講到主角前野被陷害,有個高中美少女騙說喜歡他,要他當男友,條件是前野必須退出桌球社,讓桌球社解散,前野最後請美少女忘了他,他還是回去桌球社,一面手心握拳握到被指甲劃出血痕。讀到這段時莫名感動。

讓我知道即使是廢柴,人生也很有趣的前野大人,最帥的一刻就在《稻中桌球社》第三集了。

/

好啦中間還是要工商一下,歡迎到我的臉書「工作即生活」或個人網站看看囉,不想看也沒關係啦。

/

一周閱讀:網路好文

「開獨立書店,從博客來進貨賣給客人,還能有賺頭?」柳橋事務所(我很喜歡的獨立出版社)提出了這個問題,以日本來說,已經有書店開始做了。因為進貨規模太小,經銷商不配送,讓地方的獨立書店可能比大書店晚一個月才能開賣新書,這樣的經營困難,讓日本亞馬遜看到需求缺口……

出版人朱亞君說了一段讓我很感動的話。節錄在此:

市場這麼糟,我們為什麼要創作?創作(編輯)的初心從來就不是為了符合市場而來啊,而是要為了打開市場的目標而去。
20年前的我們沒放棄,努力的開創的新的道路,所以有了新的十年的創作者。
10年前的我們沒放棄,找到了新一代的讀者,也給了新的創作者遠景、讓更年輕的寫作者迎上來、加入隊伍。
今天的我們不放棄,除了創作的根源本來就是自我的探索,本來就是一場極其孤獨的自我狂歡。
我們也在鋪路。
那是「理想」。
「理想」是甚麼?理想是說出來別人會笑;失敗了自己不哭。而後者又比前者重要。

板主問了5個問題請中國網友回答,最好看是第二題「你對臺灣民主現況的看法是什麼?你認為臺灣是「華人民主社會可以成功」的正面例子嗎?為什麼?」可以看到中國的普通網友們,對民主的想像如何,從小習慣民主自由是基本價值的我們,大概不會有「民主對經濟發展沒幫助,所以民主沒好處」的想法,但對中國人來說,這問題是另一種景色,繽紛色彩各種意見的景色。

曾經讓我每天沉溺的ptt又回來了,能看到這樣的好文,而且還是鄉民真心分享,是網路給人類的禮物。

人生到底有什麼意義?工作呢?結婚呢?這一切有意義嗎?會問意義,通常是「大家都說這是一件好事,於是我大腦也覺得這應該是一件好事,可是我身體完全感覺不到,究竟哪一邊是對的?」七個步驟找到意義:拒絕應該、對痛苦(失敗)經驗的正向解讀、做下去、了解真正的需求、混合以上策略、社群、創造和給予。

舊金山超越紐約,成為美國住房成本最貴的城市。「朋友以每月900美元租了一間大衣櫥,每月二十天睡在這個狹小空間裡,至少衣櫥有門。如果願意放棄隱私,也有論床位出租的,每月700美元,那只不過是在一般臥室放張上下鋪,一切設施都是與人共用。」

「因為繳不出房租,被迫搬進別人的車庫,她唯一進出的通道就是車庫捲門。每當拉起捲門回到家,她全家的隱私就一覽無遺地呈現給過往的路人,讓她覺得萬分羞辱。」
←對這段有點感想是說,台灣人好像不覺得這有什麼羞辱,一堆客廳就在馬路旁的落地窗,阿北翹腳看報紙摳腳趾,餐桌晚餐吃什麼都被看光啦,電視演什麼從騎樓就能聽到,住這樣也是挺逍遙自在的台灣人,不愧是憂鬱的熱帶啊。

此潭深度超過兩米,加上冬天溪水冰冷低於20度,在不黯水性且不會水中自救的情況下,被沖下去極有可能發生溺水。以下提供兩種解法:

1. 簡單的解法

若真的被沖下瀑布,謹記「順著水流方向」順勢雙腳往下踢一次蛙腳、雙手大字張開往下拍水讓身體上浮,以類似「垂直蛙式」的方式掙脫、浮出水面。

2. 困難的解法

若進入「翻滾流」,找機會順著迴圈水流下潛至水底,貼近池底「平潛」游出,是最好的方法。千萬不要想逆流回去爬上石頭,瀑布旁的石頭往往表面光滑圓潤,缺少良好施力點抓握,順流而下從溪邊上岸,才是離開深潭最好的辦法。

一周閱讀筆記:2020-WEEK7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