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洞怪Sally

渺小的在台陸生,95后,運輸物流專業在讀。 因為什麼都好奇所以什麼都不是,因為什麼都不是所以什麼都好奇。 「人類的悲歡並不相通,而我只覺得吵鬧。」

爱情烦恼实录:单身|5.我依然幻想我的爱情

我依然幻想我的爱情

Kevin是个江西人,在上海某双非(非211985)学校毕业后暂时当了四年的沪漂,他和我解释他执着于不回江西小城的最大理由是他的性取向。

没错,他是个Gay,是0。

我和Kevin是在台北参加文化沙龙认识的,帮他和某个名人合影后为了传照片方便所以才加的微信,然后靠朋友圈熟悉彼此。

去年十月底,他到台北参加同志游行,顺便来台中找我玩,我们穿梭在逢甲商圈的人潮里面谈论LGBT群体在在大陆的现状,我出于异性恋的角度回忆从小到大如何认知LGBT群体,而他则以同性恋的立场追溯自己的性取向探索。


我的角度:「感觉上,现今全球范围内的LGBT群体可见数目似乎正在随着时代思想的发展与变化,呈现指数型增长的状态,虽然这个群体仍然还是少数派,但在我所认识的95后里面,大家似乎都有那么几个或认识或熟悉的LGBT朋友们,或者自己就是身处LGBT的圈内人士。于我而言,我对LGBT群体的记忆是从初中开始的,那时候全年级流窜着的各种八卦里面就有了同性绯闻,腐女这个词似乎也是刚流行起来。不过说来也神奇,虽然我的家乡城市是个三线城市,也没有人来教育我们性的相关知识,大家基本上都靠网络来获取性知识,可是在我的记忆里,大家对于同性绯闻的猎奇心理更重一点,而不是歧视和霸凌。

他的立场:「猎奇是不是一种另类的歧视我觉得有待商榷,但可以肯定的是,我们这代人中的绝大多数对于LGBT群体的认识和探求,都是依靠自我,依靠网络来完成的,而不是依靠来自长辈或者老师的教育和引领,即使有也只是只言片语,不够完善。而因为网络讯息的杂乱与不可控制,所以这种探求方式造成的影响会表现得较为极端化,好的坏的都极端。不过极端化也是现今网络的一个常态现象。但其实网络对于LGBT群体的影响,从总体上来看是利大于弊的,整个社会因为网络而联系的更为紧密,也因为在匿名的世界里,表达可以更自由,创作也进而多元化。某种程度上我觉得我是受惠于网络和那些耽美小说的,因为这些新形式的创作表达,我的性取向探索与过去的同类人相比,可以更坦然也更自由。


我一直以为Kevin是个情感世界多姿多彩的人,因为他整个人的打扮气质及谈吐都给我这样的感觉。但我和他进行了较为深入的聊天之后,才了解我的「以貌取人」错得很离谱。

Kevin自称是个绝对的自杀式单身者。

网络上对于「自杀式单身」的定义是:一直单身又不主动扩大社交范围,不去结识新朋友,每天又幻想着拥有爱情的行为。而Kevin在此基础上升华,做了一个对自我的定义,细化形成了他的自杀式单身。

首先,Kevin在他的理解内,是这么诠释自杀式单身定义里面的几个词句的:

1.单身:意味着没有正式的交往对象,但并不意味着没有暧昧对象,没有炮友(一夜情对象和固定炮友都算在内)

2.不主动扩大社交范围:除了既定生活和工作范围外的社交。(交友软件不算,因为对Kevin而言只有解决生理需求的作用。)

3.不主动结识新朋友:会认识但不会结识。不会在陌生场合搭讪。有人来主动认识自己不会拒绝,会给响应,但互动过程会非常被动,绝对不会打乱自己的生活状态,以至于在对方眼里显得有些冷淡

4.幻想的爱情:绝对的理想爱情,一见钟情且日久升情,能让人会感受到1+1>2且完全互相理解的完美爱情

然后,Kevin讲了一些他的故事。

Kevin大四的时候课很少,所以就去了校外实习和租房,谈了一整年混沌的恋爱,爱得撕心裂肺,痛得刻骨铭心。

Kevin是大三时通过交友软件认识在国企工作的Owen,他们初次见面感觉就挺好的,约了几次之后成为了固定炮友关系,那段时间相互陪伴也各玩各的,可他们在性事上面太合拍了,所以就很容易在固定炮友这种关系里面心态失衡,会觉得找不到更好的,会忍不住想要更多,所以有独占欲,所以最后就因性生爱了。

「是我先开口提出转为正式情侣关系的。大家都说先爱上先开口的人就输了,我觉得不是的,两个人里面总要有一方先说出喜欢,吵架了也总要有人先低头,这种先后并不会影响关系,沟通和两个人的态度才是关键的决定性因素。可是爱情这种东西总是来得快去得也快,荷尔蒙激情褪去之后的那种磨合特别折磨人,我们难以抑制自己的生理欲望,情感上也扯不开,所以维持在了一种各玩各的却也能生活在一起的状态。我们的前半段如胶似漆,后半段藕断丝连,最后一拍两散,姿态还不好看。

「和Owen分手之后我有过一段特别疯狂的时间,约了很多不同的人,却总是发疯似的想着他,梦里头都是被他干的场景,爽到醒来却只有空荡荡的房间和孤零零的自己,总是在深夜叹口气去阳台抽烟,空虚地看城市水泥森林里的灯火故事,反省自己乱七八糟的情感状态和人生。」

「那段时间我虽然放纵,但因为空虚,所以反省的总是很深刻。我慎重思考过几种感情状态里的自己。我不适合正式的情侣关系,因为在大陆找个能看得见未来的伴侣实在是太难了。我更不适合固定炮友关系,因为很难确保自己到最后没有奢求。思考到最后,我觉得我还是保持单身并且爱工作好了。只有偶尔的约炮,即使有固定的,时间也不会超过一个月。」

「我之前出差几个月回来碰见很多新同事,其中有一个男生刚好和我在做同一个项目,觉得有点帅,在接触了一段时间后确定他确实是Gay,我就见色起意,就工作上找很多话题找他聊天,但接触多了又发现,感觉他并没有我一开始想的那么厉害。某次加班期间大家一起吃饭,我顺便喊他一起,在饭桌上就聊了几句,我瞬间对这个人就没兴趣了。因为他给不了我幻想的爱情,我觉得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给我。

我自嘲这是我的英雄主义,我坚信遇不到理想的爱情却依然幻想爱情,所以我也不会有任何展开亲密关系的行动。嗯……大概这也是自杀式单身者的英雄主义。我亲手斩断了能展开亲密关系的可能性,虽然我依旧向往着爱情,但我认为我无法碰不到,那还不如单纯的沉迷工作,有性欲望的话依靠自己或者安全的炮友来解决。」

「所以你看,我是个多么符合描述的的自杀式单身主义者。」


Kevin得出了他是自杀式单身这个结论之后,还跟我聊了聊他对于自我现状的理解和诠释。

「我那天在微博看见有个小可爱说约炮的原因是免费,这年头大家都爱免费的东西,所以谁和谁睡过都不奇怪。我当时就想,会认可这句话的人一定不懂性生活,而且十有八九是个异性恋。因为你们这种异性恋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把第一次看得特别重,耽美文里面的双洁也是异性恋小姑娘炒起来的。像我这种死同性恋就特别敢于直视自己的欲望,我在意识到自己是个同性恋之后当然理所当然的想跟我喜欢的男生做爱。而跟比人做和跟自己DIY的感觉实在差太多了,所以我理所当然的还是要约啊。」

其实人有性欲望是很正常的事情,你情我愿的解决彼此的需求,互相满足,这和烟欲酒欲冲上头脑去买烟买酒是一样的。约炮者的世界里,除了爽之外,安全干净才是最重要的。约炮自始至终都与免费无关。

在写自杀式单身这个小节的时候,我有问过别的异性恋,同时是母胎单身的朋友,她处于自杀式单身状态的理由,她跟我是这么说的:「为什么有的人失恋一点反应都没有,而有的人则像被活剥了一层皮?前者让我觉得谈恋爱是看对眼就凑合,后者让我觉得付出真心的感情太可怕了」。于是我把这个答案分享给了Kevin,想听听他的想法。

「前者我觉得根本没走心,对我来说根本就不会走到恋爱那一步,只会维持在炮友关系。后者好比我和Owen,因为爱过所以分开时才撕心裂肺,或者其实也并没有那么撕心裂肺,而是当一个人渗透进入你的生活之后又没有了,你就是会感到不适和痛苦,像活剥了一层皮。」

不过,爱和性反应在人的身上都是相似的,这与性别认知无关,与性取向无关,而仅仅与你这个人有关。我相信应该也有不少异性恋和我可能有类似因性生爱的经历,也一样处于这种挣扎的自杀式单身状态里面。只是我因为我的性取向,因为我生活在中国大陆,所以我更挣扎。」

「Sally你回忆一下你是如何认识有好感的对象的,比如营队比如比赛比如社团比如Party。我记得你说你是那种想要什么就会去得到的人,所以会在那些场合搭讪你有好感的对象,留他们的联络方式,但你的搭讪对象……你有碰见过是Gay吗?毕竟在现在还是异性恋比较多。而对我们同性恋而言,至少在中国大陆,交友途径一般来说还是交友软件为主,现实层面的机会比异性恋少很多。

你觉得我是个对未来有希望的人吗?我完全想不到自己30岁之后的生活。我觉得世界上最挣扎的Gay应该就在中国大陆了,目前中国大陆的大环境对LGBT群体的包容度依旧不好,我似乎都听不到圈内那些30岁以上的普通的Gay的真实生活。而且不管短期还是长期,看起来似乎并没有什么解决的办法。彩虹横跨了大西洋却跨不过太平洋,亚洲除了台湾,政府对于LGBT群体的态度始终都是暧昧不清。」


而在最后,我问Kevin:「你有没有想过,你幻想的爱情是不存在的,真实的生活世界里面,接近就是个祛魅的过程,恋爱只会是两个平凡人的拥抱。」

我知道,但我依然固执地幻想我的爱情。

我听完后,叹了口气,默默道:「又有谁不是呢?」

爱情烦恼实录|感谢你们来阅读我们的文字

愛情煩惱實錄 - 感謝你們來閱讀我們的文字

愛情煩惱實錄:單身-5.尋找狂歡季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