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洞怪Sally

渺小的在台陸生,95后,運輸物流專業在讀。 因為什麼都好奇所以什麼都不是,因為什麼都不是所以什麼都好奇。 「人類的悲歡並不相通,而我只覺得吵鬧。」

爱情烦恼实录:单身|4.他不知道我们在一起过

他不知道我们在一起过

Helen是四川人,就在成都读书,她来台湾交换的时候和我一起参加过某个营队,有天晚上营队的几个朋友们组织出门喝酒,结果一不小心谈了心,然后就成了好友。

那天晚上我们原本是在聊追星的,我和Helen俩人疯狂痛骂私生饭,可聊到最后却把自己聊到心碎:

Helen:「TM的我忒不懂那些私生饭怎么想的,那么喜欢爱豆怎么还要伤害他,而且他们没有自己生活吗?无所不用其极,这种喜欢太可怕了,追星追成这样追个锤子喽。」

我附和道:「就是就是,这样的追星不配叫做追星。」

在我们愤慨激昂的时候,旁边有个男生突然幽幽地说:「你们在喜欢一个人到深处,却始终不能拥有的情况下,能确保自己不会走火入魔做出些什么病态的举动吗?」

Helen和我的愤慨激昂倏忽就冷了下来。

男生看到我们突然语塞的反应之后,接着幽幽道:「是吧,换个角度想想,追星就是一场光明正大的暗恋,始终都无法转正的那种。所以也没必要那么骂私生饭,想想自己,其实和她们是能够共情的。因为人的情绪并没有那么好控制,我们在喜欢一个人却无法拥有的时候都容易变得病态,人很容易在暗恋的时候成为疯子,暗恋的越深,疯的越严重。


不知道是否是因为酒精的缘故,Helen仿佛突然陷入了某些回忆和情绪里面,默然道:「也对,我暗恋时候做过的疯事也不少,我最疯的时候,一度每隔半小时看那个人的微信步数,来看他是否有活动,还是宅在宿舍……唉,喝酒喝酒,说多了都是泪。」

那个晚上的局很早就结束了,因为营队第二天还要早起。

我是在某个Helen释然的晚上才听到了故事的全貌。

我也知道难怪Helen会在那个晚上突然沉默。因为她对那个人做过最疯狂的事,确实与私生饭无异,她曾在他们都回老家的时候,不仅通过研究他的微信步数来判断他有没有出门,甚至去他小区门口溜达,也确实在他家的小区门口撞见过他。

Helen是这么形容自己当时的心境的:「我就是发了疯似的想离他近一些,想多近距离看看他,跟他打声招呼也好。虽然他根本不了解我,我在他眼里就只是个认识的还不错的小师妹,仅此而已。」

「后来想想也确实是真的够病态的,虽然他什么都不知道。我当时把他当做我的精神寄托,以为照亮我黑暗人生路的火炬是我在他的手上,失了理智,跟着他亦步亦趋,没注意到也不可能想到这样其实根本无法走出黑暗。

Helen是高三时对Frank师兄一见钟情的,因为他们拥有同一个高中班主任,而Frank在高考时以天人之姿成了他那一届的黑马,就读于谁都没能料到他真能考上的211985,虽然他自己则早在百日倒计时就信誓旦旦说那是他的目标,只不过当时谁都没信。

班主任当时估计是想找有为青年Frank去给高三的师弟妹们加油鼓劲的,却没想到他会看着墙上「今日不肯抬头,明日以何抬头」的大红标语,又痞又丧地说:「其实我分享了很多经验,但感觉自己又像什么都没说。因为努不努力,拼不拼搏,你们上大学之后还是会感觉到命运的无力感,很多人的起跑线就不一样,高考的阶级跨越能力正在减弱。但我还是想对你们说加油,因为高考仍然在某种程度上改变了我的命运,只是我从没觉得我是个高考的成功者,但我希望你们有人会是,努力还是会有好运的。

Helen不是黑马,她其实本就是个资优生,只是她高三的时候正处于低潮期,觉得世界要将自己遗弃,她爸妈在那年迅速离婚且各自拥有了新家庭,爸爸和妈妈都有了新的小孩。

低潮期的Helen被那一席话击中了心脏,觉得这师兄真TM帅呆了,所以她跑去加了Frank的QQ,看他在空间发的只言词组。

总之, Frank从此成了她的精神信仰,成了刻在她心上的白月光。

是命运的阴差阳错,也有一点她的私心,她最终去了Frank就读的那所大学。


Helen大一的时候Frank带着她逛学校熟悉环境,学校里到处都是欢迎新生的气氛,Frank就在那种氛围里,对初入校园Helen说:「高中的时光中,成绩就是一切,所以毕业的时刻里,谁考最好谁就是最成功的。你考得好,所有人都会为你欢呼,所在城市的地方媒体会有记者来找你,学校会为你挂横幅,班主任及所有任课老师都引以为豪,掌声鲜花络绎不绝。但没人告诉你,那个看起来是命运转折点的热烈的盛夏结束以后,你要往哪里走。所以师妹,我对妳的大学祝福是,希望妳能在大一就努力想明白妳要往哪儿走。」

Frank说话的时候还是又痞又丧又迷人,Helen心都要化了,但她知道师兄有个从大一就在一起的女友,两人还要一起出国读研,所以只是点了点头,把话听进心里。

Helen其实不知道Frank到底为什么那么丧,明明在很多人眼里他就是个人生赢家。

但她没资格问。

异性交友的那条界限总是很难把握,一不留神就容易有风言风语,何况Helen知道自己心里有欲望,身不正所以特怕影子斜。


Helen大二的时候Frank去了美国读研究生,他所在的美国东部和北京东八区刚好差12小时。Helen经常会在中午十二点到下午五点,也就是Frank那边的凌晨,在微博看见Frank发一些隐晦的充满抑郁气息的图片,甚至某次看见他秒删了一条「好想跟这个没什么意思的世界说再见」。

Helen非常担心他,她只是隐约听说他似乎是失恋了,隐约听说他家里似乎出了什么事,于是憋了很久很多的关心,在大二冬天的那个跨年给他发了大段的话。她实在太害怕某天Frank会撑不下去,她想让Frank知道:你一直都是一个女生的白月光,你曾帮助她过走过低潮期,你也值得她两年的暗恋,所以其实你很厉害很优秀,世界上还有很多人在关心你

我其实一直都不想让你知道我有偷偷关注你的微博,所以从未私讯过你。
可是我觉得你在微博发的内容,总在深夜展现出一种抑郁的状态,这让我非常不安,以及难以抑制的想要关心。因为在我曾经抑郁的时刻,你也许不相信,但我是靠着想你所度过的,以及我甚至在某种程度上是为了你才选择了XX大学。我知道这很病态,也不知道你知道后会怎么看我,但我还是选择跟你说了。
那个时候心理医生和药物对我而言基本没有作用。也许我的运气不够好,但从我个人经验来看:如果心理医生不能够给予慰藉,如果药物不能够给予遗忘,都是枉然。
对了,如果你回成都再走走的话记得要吃学校旁边的那家水煮鱼,你在美国肯定很想念川菜吧?可能连以前觉得难吃的食堂都有些想念吧哈哈,其实你也可以回来找我聊聊,找以前的老师聊聊,大家都很关心你的。
回高中也好啊,X老师(班主任)挺挂念你的,我每回回去看到他的时候,他都是眼神温柔,笑容和睦,一如当初,我总会忍不住微笑。和他讲许多事,也许他不太懂得那些事对我的影响或者意义,但依旧让我愉悦幸福,心灵平静且富足。
如果你愿意和我说一说,我会非常乐意倾听。如果你不愿意也没有关系,但我觉得很多事说出来总比埋在心里好。
也许回报这个词不太妥,可我希望你能明白我表达的善意。
2017年还有几秒就要结束了,希望你能整理好心情面对新的一年,2018不会再差劲的。真的。
祝愿你天天开心。

听完这段故事,我理所当然地好奇:「后来他怎么回?」

「就只是『谢谢妳』『新年快乐』,仅此而已。但我不怎么生气,因为其实我们两个基本上可以称作陌生人,压根不怎么聊天,除了逢年过节会有互相往来那种群发似的祝福。我当然知道该如何以正常的方式和一个人聊天,但我在他面前就是做不到。我当然知道我写大段的语句释放关心只会造成压力,我当然知道了啊。可是我就是做不到,因为熟了就不是白月光了。

「而且我们没有可能会在一起,他是准备留在美国的,可我家里甚至不可能让我去美国读书。二胎政策刚放开没多久我就有了个弟弟你也是知道的,家里的经济压力突然变大了。

「不过当时我发完那段话其实觉得自己特别糟糕,特别差劲。我甚至还怀疑我性格是不是有缺陷,因为感觉自己特像个傻子。我也是后来和现在这个男友经历了正常的恋爱步骤,被他好好爱了之后才感觉我当时就只是比较敏感而已,这只能说是一种特质,但并不是缺陷。我当时的矛盾是合理的,老实说我现在想再对一个人这样都不行。因为那个会把别人当做精神寄托的我再也不见了,因为我长大了。

「我有阵子还怕他会以为我是个神经病。但后来一想又觉得没事儿,就让我在他心里当个神经病好了。因为他就是在我心里那么特别,所以无法克制,所以作得要死。但在长大的我眼里,他怎么想我一点都不重要,我自己心里清楚我是什么样的这就足够了。


「我特庆幸在我还很喜欢李胜利并且他也没出事的时候去现场听了他唱歌。不过我在高中时,我最喜欢他的时候我就预设过他吸毒偷税约炮嫖娼出柜杀人同时劈腿好几个女人。假想的结果是假如是别人污蔑的话我还挺佛的,我不会生气不会去微博上跟人吵架,但如果是真的出事了要服刑什么的也没关系,我还是会把他的歌放在专属的歌单里面。」

「后来我才想明白,大概那个还不够成熟的我,在喜欢什么人的时候,从来都没有彻底活在那个人给我的幻想里,我是活在喜欢他的我自己的幻想里。

其实人不一定必然需要恋爱,但需要恋爱感。而当时的我就是从暗恋他当中收获了恋爱感,把他当做我的精神寄托。」

不过他不知道我们在一起过,永远也不会知道,因为从头到尾都是我的想象。


不管在追星上还是现实层面上,我都有和Helen类似的「他不知道我们在一起过」的经历,但我也和Helen一样都不后悔这种在一起过。

因为那是我们曾经在黑暗里的一束火炬,发出令我们向往的光亮,替我们照亮了前行的路。


只不过我们真正应该做的,不是跟着那束光亮亦步亦趋,而是点燃自己的火炬,发出自己的光亮,这样不管人生路上是否会途经黑暗,我们都能靠自己找到前行的路。

愛情煩惱實錄 - 感謝你們來閱讀我們的文字

爱情烦恼实录|感谢你们来阅读我们的文字

愛情煩惱實錄:單身-4.愛的模樣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